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一纸婚约
    “哼!”蓝千裳几不可寻地轻哼一声,转瞬间又恢复了之前那幅淡然的样子。

    对此情况,兰薇薰也并不在意,轻轻勾唇一笑,然后埋下头继续吃东西。

    这次的插曲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红挲原本是不开心的,最后不知柳璃殇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瞬间便喜笑颜开。

    兰薇薰和帝夜煌都不屑去听,因为他们有绝对的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浮云。

    蓝千裳从一开始就是暗中观察着众人的,对于柳璃殇对红挲说的话,她自然是一清二楚,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明意味。

    宫宴已经接近尾声,中间没再出过什么风波,宴会气氛也相对较为和谐。

    “皇上,臣有一提议,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一曲歌舞落幕,在朝堂上向来位高权重的柳国公柳颢之站了出来。

    红挲一愣,随即又笑起来:“爱卿不必拘束,有什么话,可以尽管说,朕不会怪罪你的。”

    兰薇薰刚与帝夜煌交谈完话,面色有些古怪,这柳颢之,又要出什么夭蛾子?

    可下一刻,她就知道柳颢之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只见柳颢之恭恭敬敬地跪下,说道:“臣听说鬼王今年已有二十二岁,早过了婚配之年,臣看蓝大小姐与鬼王十分般配,不如请皇上为蓝大小姐和鬼王定下婚约?”

    先前柳璃殇,也就是他唯一的妹妹派人跟他说过了帝皇的想法,让蓝薇薰和鬼王订下婚约,这事儿若成了,蓝薇薰以及她的势力都会因鬼王而受到牵制;这事儿若不成,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因此而破碎。

    这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再说他也想为自己的女儿柳诗诗讨回些利息,明面上不好下手,他也就按照帝皇的要求做了。

    一语击起千石浪。

    下一刻,大厅里就开始议论纷纷。

    “啪!”兰薇薰捏断筷子的声音在这吵闹的大殿里尤为突出。

    她算是知道这一家人在打什么主意了,今天这婚事成与不成,她和帝夜煌的关系都会有所损伤,受益的都是皇家之人。

    呵!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帝夜煌的脸色也阴沉地可怕,浑身的寒气直射向柳璃殇,红挲,以及柳颢之。

    他要追小薰儿是不错,但现在居然有人想私自做主为他为小薰儿订下婚约,这可就不行!

    在他看来,小薰儿的身份神秘又高贵,别说在一个小小的物质位面,就是在上圣之界,也没人能为小薰儿订下婚约!

    红挲可不会顾及两人的脸色,状似为难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开口道:“朕看蓝大小姐与鬼王也是天造地设地一对,般配得很。朕今日就为你们作主成婚吧,李公公,拟旨!”

    “喳!”李公公急忙应到,他可没忘了,自己以前还在蓝大小姐那里吃过亏呢!

    兰薇薰的脸色很是难看,好,很好。

    看来这红国帝皇,是活得不耐烦了!

    要不是顾及帝夜煌的灵魂令牌还在他那儿,自己现在一定会忍不住上去一掌劈了他!

    反观帝夜煌却是有些懊恼了,他懊恼的是自己的灵魂令牌还在红挲那儿,让小薰儿受到了牵制。

    但就是因为这份牵制,他明显能够感觉得到,小薰儿对自己也是有一定好感的,看来他的追妻路有望了呢!

    蓝千裳自以为兰薇薰是不愿意才这样生气的,心中暗喜了一番,然后淡淡开口:“大姐姐可莫要动怒呢,鬼王幼年时虽已毁了容貌,但必竟是一朝王爷,配姐姐,再合适不过了呢……”语毕,蓝千裳轻抿了一口身后小婢呈上来的清茶,微扬的嘴角显示出她的开心。

    或许是因为语气平淡的原因,蓝千裳不轻不重的话语居然直接盖过了众人的议论声。

    听到蓝千裳的话,正在想该怎么将红挲处置的兰薇薰一愣,疑惑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他毁过容吗?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好吧……

    原谅她,这九年来,她除了处理三大宫的事宜、培养自己的势力以及一直关注蓝家的动向外,其他的人或事儿,都被她给自动忽略了。

    唉……算了,等回去时再问帝夜煌吧。

    就在兰薇薰刚将目光从帝夜煌身上移开,帝夜煌的目光又定格到了兰薇薰身上。

    若是兰薇薰的目光晚一秒移开,她就能看到帝夜煌那双盛满温柔的双眼了。

    “三妹妹多虑了,既然是帝皇指婚,我定然是不会反抗的。”

    本来还想借机嘲讽蓝薇薰,没想到竟被她的一句话就给堵回去了,蓝千裳心中憋屈不已。

    嘎?

    看戏的诸人脑袋上都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红国,几乎人人都知道:

    红国有一个煌王,本来小时候是长得丰神俊朗的,却在十岁那年被一场不知名的大火给毁去了容貌。

    自那以后,煌王性情大变,杀人如麻,曾一度被人称为‘杀神’。

    叫着叫着,不知怎的称呼就从‘杀神’变成了‘鬼王’。

    渐渐的,人们便逐渐忘记了他原来的封号,都叫他‘鬼王’。

    这蓝大小姐也真是个怪胎,别人避鬼王都来不及,她居然还敢凑上去和鬼王成亲,就不怕鬼王一怒之下杀了她吗?

    但就就看鬼王现在与蓝大小姐表现出来的关系,好像还真不会杀了她?

    “不过皇上,你就不用拟旨了,我和鬼王,是不会接受皇家的圣旨的。”兰薇薰表达的深意只有一个:她和帝夜煌,压根就瞧不上皇室!

    红挲面色一僵,他早就预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只要能将两人绑在一起,其它的,便罢了吧……

    ……

    一场烦人的宫宴终于落幕,帝夜煌坚持要送蓝薇薰回去,蓝薇薰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小薰儿,对不起。”寂静的马车车厢里,帝夜煌闷闷地冒出几个字来。

    兰薇薰没有反应,仍旧双手托着脸,一脸凝重。

    帝夜惶以为兰薇薰这是在生他的气,又说了好些话,才发现兰薇薰一直没有反应。

    “薰儿,薰儿,你怎么了!”知道兰薇薰决不可能是睡着了,因为她的眼睛是睁开的,只是一直没反应而已。

    帝夜煌焦急不已,只能用语言试图唤醒兰薇薰。

    ……

    话说此时的兰薇薰……

    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兰薇薰一脸无语,这这杰作,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半刻后,雾气中自动散开一条路来,一个白衣白发白胡子约五十岁左右的人缓步走来。

    此人正是兰薇薰的师傅---天夜云!

    “师傅,您和两位师叔每次要见我都把我的魂魄给拉到这片异空间来,您玩儿得不腻吗?”无论兰薇薰在三大宫的众人面前是如何地尊贵霸气,然而对于天夜云这个师父,兰薇薰还是打自内心地尊重。

    天夜云挠挠头:“嘿嘿嘿嘿,小薰儿不要在意细节嘛!大不了下次来的时候,换一种方式就行了!”天夜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身上仙风道骨的气息顿时就被破坏地七七八八。

    兰薇薰翻了个白眼,表示对他说的话不信。

    这都说了多少次换了,还不是每次都这样,她对自家师傅和师叔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天夜云一口气咽在喉头,有谁做师傅,有他这么窝襄的,居然被自家徒弟给鄙视了:“好了。小薰儿,上界似乎出了个什么传承之地,对你的实力会有帮助,你一定要在一年之内来到上界哦!”

    “知道了,师傅。”兰薇薰知道事情已经刻不容缓,蓝家这边要快些处理了。

    “好,师傅送你回去。”天夜云一挥手,兰薇薰眼前被一片白光蒙住,天夜云的最后一句话仿佛还回荡在她的耳边:

    “小薰儿,今年三大宫的选拔大赛依旧由你负责,记得要挑些好苗子啊!还有啊,你前往上界那一天,一定要提前汇知为师一声!”

    即使在这万万界之中,也很少有人知道,兰薇薰的师父师叔们是守界使者,三大宫的主部在上圣之界,但万万界都开有分部,三大宫的优秀弟子,多半都会成为守界使者,维护万万界的治安。

    可三大宫分部再多,如今也只有光明神宫选定了少宫主,可想而知,兰薇薰如今的权力有多大。

    ……

    “帝夜煌,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她就知道,知道灵魂回来后第一个关心她的人一定是帝夜煌。

    “真的没事吗?”帝夜煌仔细地把兰薇薰打量了一遍,确实她没事,才放下了心。

    刚才他查探了一下,发现小薰儿是灵魂离体,差点没把他给吓坏了。

    “真没事。”兰薇薰使劲儿点头,“刚才是师傅把我的魂魄引到异空间去了,师傅叫我一年之内解决好这里的事儿前往上界,并且这次三大宫的弟子选拔赛由我负责。”

    想了想,又补充上一句:“话说帝夜煌,你不回天梵殿亲自准备吗?”

    帝夜煌猜出了她的用意:“你想以真面目出现?”

    兰薇薰眨眼调皮地一笑:“猜对了!不过是在你找到灵魂令牌之后才行!”

    ……

    雪域冰原,万里雪飘,苍茫一片。

    光明神宫,凤凰天宫,映琴仙宫同属一脉,屹立在青鸾大陆这片最美丽,最神秘,同时也最危险的冰原里。

    无际的冰原,一个人也没有,只见几匹四处游走的雪狼,它们都很有共同意识的,不会靠近那座雪山。

    雪山的山顶很温暖,三大宫就在这阳光与朦胧雪雾下若隐若现。

    磅礴大气的建筑,透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在三大宫,连扫地的,至少也得是圣玄境修为,怎能不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