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皇家宫宴
    “天毒女……阁下……求……求您放过……我……”早知道不可能会打得赢天毒女薰兰,蓝千裳也不会傻到去强撑,忍着笛声混合铃儿声给她带来的痛苦求饶。

    兰薇薰勾唇一笑:“没想光明神宫外部的人也不怎么样呢……罢了……本尊也不想玩了。”估计以后的时间,蓝千裳的修为都很难进步了吧?

    她手上的铃儿和短笛可不是什么凡物,那可是师父和师叔们从上圣之界为她带来的两件神器---幻思铃和摄魂笛呢!

    两件神器是要配合使用的,皆具有迷惑人心和压制修为的作用,神器的心法总共分为七层:惑人、压制、幻境、摄魂、灭魄、破天、创界。

    修炼至第六境界,即可脱离天道法则;修炼至第七境界,便可以自己创造一个世界。

    兰薇薰已修炼至第四境界,对付蓝千裳,她连第二层境界的一半都没用到。

    听到光明神宫的人到了她口中只成了‘玩’,蓝千裳下意识地想反驳,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在三大宫,谁都知道,除了神女殿下以外,就只有天毒女薰兰有特权,可以随意出入三大宫,也可以随意取走三大宫的物品。

    曾经有一个映琴仙宫的内门弟子对天毒女的行为表示不满,前去阻挠,天毒女倒是没把他怎样,反倒是三位宫主亲自出手,废了那弟子的修为,并将他逐出了映琴仙宫。

    三位宫主平时很忙,来往于亿万个物质位面之间,竟为了天毒女从遥远的中界来到青鸾大陆……

    所以,也有人怀疑过天毒女或许是某位宫主的弟子,将来也会成为某一宫的少宫主,但三年已经过去了,也并没有传出什么弟子,只能由众人猜想了。

    无法再多想了,刚才兰薇薰的音攻,让蓝千裳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果没有好丹药的调养,估计没个两三个月恢复不了。

    “铃铃铃-铃铃铃-”清脆的铃儿声渐渐远去,结界被撤去,周围昏迷的群众一一开始苏醒,在这之前,蓝傲天和红挲已经将蓝千裳带走了。

    吃瓜群众无辜地摸着脑袋,一脸迷茫。

    ……

    “看来昨天把蓝千裳打得不够狠,居然还有力气折腾!”听雪铃儿说今天还有个什么庆祝蓝千裳归来的宫宴,兰薇薰也没心情抚琴了,转头去赏花。

    雪铃儿为兰薇薰递上一盘‘百花果冻’,说:“殿下,您若不想去,可以用蝶仙楼楼主的身份推掉这次宫宴。”

    兰薇薰眼睛一亮,接过‘百花果冻’,摇头:“non0no!本殿这次一定要去,而且要以蝶仙楼楼主的身份去!本殿今天就把身份坦这儿!本殿倒要看看,这蓝千裳还有没有什新花招!”

    心情一好,随手拿起一个百花果冻,扔进嘴里。

    又甜又弹又软,嗯,还有樱花的清花和玉簪花的幽香,不错嘛,这厨子手艺又进步了,回去可得要好好地奖励做果冻的厨子!

    ……

    宫宴的时间是设在戌时的,几乎有半数以上的人,都提前了半个时辰到达,连皇帝红挲和皇后柳璃殇也不例外。

    那日被兰薇薰扔出蝶仙楼的柳诗诗又开始活蹦乱跳了,柳诗诗是皇后的侄女,在宫中也不用像其她官家小姐一样拘束,征直坐到了蓝轻烟和蓝泠心的身边。

    “千裳仙子到--!”拖长的尖细太监音回荡于整个大殿里。

    下一刻,从外面飞进来许多雪白的梨花瓣,其中还夹杂了许多高阶丹药,全部飞到了在场众人的手中,包括宫女和太监。

    蓝千裳似乎钟爱于粉色,宽大镶边的衣袖几乎拖到地上,身后长达两米的曳地衣料被那天的四个小婢捧着。

    至始至终,没有看过帝王一眼,蓝千裳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着,气氛并不尴尬,也算不上融洽。

    世家公子哥如狼似虎的眼神,全黏在了蓝千裳身上,若不是因为身份的差距,他们早就一个个都提个聘礼上门求亲了。

    蓝轻烟和蓝泠心则都一脸复杂地看着上座淡然饮茶的蓝千裳。

    她们三个都出于同一个娘胎,可天赋地位的差距,却是如此之大。

    她是光明神宫的弟子,拥有极火灵体的天才,更是红国如今的第一强者。

    而她们两个,身为她的姐妹,天赋却不知比她差了多少倍,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呢?

    “鬼、鬼王到--!蓝家嫡小姐兼、兼蝶仙楼楼主到--!”话落,感觉冰冷的剑尖离开脖子,传话太监一抹额头上的冷汗。

    他容易么他?!他只是个传话的小太监而已,用得着用剑来威胁他么?

    静。

    大殿里死一般的静寂。

    大殿门口,一对如玉的璧人站在那里。

    男子一袭黑衣,墨色的眸子里泛着冰冷的光芒,脸上的银色面具,显得他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冷酷和决绝。

    女子一身白衣,倾国倾城的脸蛋上一抹迷人的笑,脖子上一条精致美丽的玉兰花项链,飘逸如落凡之神女。

    来人正是帝夜煌和兰薇薰。

    在听到‘蝶仙楼楼主’这几个字的时候,蓝千裳目光一紧,手中的杯子差点没被她给捏碎。

    蝶仙楼,那可是连她都惹不起的存在啊!她这个名义上的大姐姐,怎么可能是蝶仙楼的楼主?!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蓝薇薰,她不能定任何人夺去她的天才光环,也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成为她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所以,蓝薇薰,可是万万留不得的啊!

    掩去眼中的嫉妒,再抬眸时,眼中又是一片淡然。

    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空座位,兰薇薰看向上座:“怎么?皇上,您,是不欢迎我们吗?连个座位都不给?”明明是清脆悦耳的声音,却包含着冰冷。

    红挲面色难看,这两个人,无论是哪个,他现在都惹不起。

    一个是身份强大的蝶仙楼楼主,且听蓝傲天说蓝薇薰的灵魂令牌还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一个又是那个神秘大族的少主,他要掌控他的灵魂令牌至少要连降数级甚至于永滞不前。

    两个人都难搞,不知是怎么回事,还偏偏就凑到一起了,这不是为难他吗?!

    “来人,赐座!”

    良久,红挲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几个小太监涌出来,手脚迅速,不到一分钟就安上了两张桌椅,还摆上了丰盛的饭菜。

    “走吧。”兰薇薰嫌弃地皱皱眉,这些饭菜,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吃。

    帝夜煌点点头,没有说话。

    坐下的第一件事,兰薇薰就把桌子上的饭菜给推远了些,从兰界里端出了几样精致的小菜,还有一盘百花果冻和小蛋糕。

    嗯,还是她有先见之明,叫厨子提前做了几道题。

    这皇宫的饭菜,她嫌脏,吃着嗝应。

    帝夜煌与兰薇薰的座位是安在一起的,却是和众人隔开来的。

    “小薰儿,这是什么?”帝夜煌的声音不如平时般动听,有些嘶哑难听,这样只是为了应衬他鬼王的身份而已。

    自从认识了小薰儿以后,帝夜煌感觉自己以前的二十一年全部白活了,小薰儿总能拿出许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这是百花果冻和蛋糕.,很好吃的,你尝尝吧!”兰薇薰把百花果冻和蛋糕推到了帝夜煌面前。

    百花果冻晶莹剔透,全部是一个个的半圆,其间,都有一朵紫樱花或玉簪花在缓缓绽放,仿佛时间都被凝固了一般。

    蛋糕只有他的一个拳头大,上面花花绿绿的,不知名的东西构成了一只九彩凤凰的图案,看上去甚是漂亮。

    百花果冻甜甜的,蛋糕香香的,让帝夜煌的味蕾一下子被打开了,微微眯起了眼。

    “大姐姐,你有什么好东西,也不愿拿出来大家分享吗?”蓝千裳一直注视着这边,看见兰薇薰与帝夜煌的互动,一个小细节也不愿意放过。

    此话一出,在场已经如先前震憾中走出来的人,又将目光投向了两人。

    真讨厌!早知道就不来皇宫了,吃个饭也有人来找茬!

    不紧不慢地吞下口中的菜,兰薇薰轻倚在椅背上:“三妹妹,这可是我蝶仙楼的东西呢,才什么要无缘无故拿出来分享呢?三妹妹你要吃,可以,但这些人与我毫无关系,我又为什么要给他们呢?”轻飘飘的视线,扫过在场众人的身上。

    “那大姐姐也不该在大殿上吃自己带来的食物,这不明摆着蔑视皇家的威严吗?”蓝千裳的这话倒说得巧妙,不论兰薇薰怎么说,都不对。

    闻言,兰薇薰翻了个白眼,你难道就没蔑视皇家的威严了吗?:“三妹妹,你要记住喽:首先,我对这些食物‘过敏’,所以才吃自己带的食物;第二,皇家的宫规好像也没有明确规定不允许吃自己带来的食物。您说对吧,皇上?”一个转折,皮球被踢给了红挲。

    红挲的面色已经黑成了锅底,这两个人都在蔑视皇威,偏偏这两个人,他还一个都惹不起,咬牙切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