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一朵白莲
    雪依旧没有停,空中却洒下了不同颜色的玫瑰花,与白雪的颜色交织在一起,美丽又令人舒心。

    空气中隐隐闻得到一股淡淡的奇香,远处看得到一点柳青色的光芒。

    有了颜色的灵气,灵师修为至少要达到转玄境才行。

    一顶白色的轿子被四个长相清秀的小婢抬着,从远处飞来,所过之处,鲜花尽绽。

    轿子用红木做成,上面雕着仙鸟的图案;轿顶镶着一个米黄色的灵兽兽核,以此为中心,笼下一层带着流苏的白纱,如同一朵盛开的花。

    四个小婢抬着轿子在城门口上空停稳,然后开始缓缓下降。

    原本围堵在城门口的人都自觉让出一块空地来,白色轿子安然无恙地降到了地上。

    一只纤长的手轻轻掀开了白纱,随着一个人便从轿子里出来。

    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仙女鬓,一支雪色玉钗斜斜地插着,没有多余的装饰;荣妆精致的眉眼,淡色的桃花花钿,一身粉色纱衣飘逸;怀抱一只三尾灵狐,更为她增添一丝色彩。

    这便是红国最神秘的人--蓝家蓝千裳!

    “皇上驾到!蓝大将军到!”一声尖细的太监声从身后传,吓得兰薇薰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话音刚落,一支军队从远处围来,不过顷刻,人群间就被开辟出了一条四五米宽的通道。

    被一众太监和宫女簇拥着的,一黑一黄的人影从远处走来。

    身穿一袭黄衣,衣服上面还用金线绣上龙的人,不用猜,无疑就是红国的君主红挲了。

    红挲今年已经是地仙境的修为,近六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岁左右,眉间隐隐透露出的狠厉,无一不彰显着他是个不普通的人。

    是啊!

    自古无情帝王冢!

    能当上一国皇帝的人,试问又有几个不是脚踏无数鲜血,才站上去的?

    一身黑衣的人,不用说,肯定是蓝傲天了。

    他有些花白的头发被高高束束,腰间配着一把黑色的沉铁宝剑,脸上荡漾着儿女归来的开心。

    兰薇薰柳眉一挑,眼中流露出不屑。

    哟呵!

    果然,这就是人心么?

    对于有利用价值的和没有利用价值的,态度就相差这么大吗?

    当初她回来的时候,别说人了,就连个影子也没有来迎接的;现在蓝千裳回来,就连帝皇也来了,这蓝千裳的面子可真大啊!

    不过,这蓝千裳……

    “紫寻,落魅,你们能看得出这蓝千裳的修为吗?”兰薇薰突然转头问道。

    紫寻和落魅齐齐摇头,但紫寻随后又补充道:“蓝千裳身上肯定有什么隐藏修为的法器,但至少也得是皇阶的法器,否则紫寻不可能看不出她的修为。”

    呃……兰薇薰脑袋中灵光一闪,想到那个可能,她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有些抽搐。

    貌似……可能……好像……她在四年前炼制出了一把皇阶的流光扇,因为不满意流光扇上的白色曼陀罗花,就随身把它给扔了。

    据她的回忆,那把流光扇不仅可以攻击、防御,好像是可以隐藏修为的吧?

    青鸾大陆上的皇阶炼器师除她和帝夜煌以外只有三位,以蓝千裳的能耐,还没能力请那三位出山,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运气好,白白捡了她扔掉的那把流光扇!

    呜呜呜~好想找块豆腐撞死~~~

    当年她就不应该手贱扔了那把流光扇的~~~!

    看着兰薇薰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紫寻和落魅脑袋上大写的懵逼。

    “主人,您怎么了?”

    兰薇薰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状似无谓地朝着二人摆摆手:“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儿。”

    视线无意地触及一两米外的成衣铺,兰薇薰突然有了个主意,拉着紫寻和落魅就闪身进去了。

    “千裳仙子,恭迎您回到红国!”一身龙袍的红挲不顾在众人眼下,恭恭敬敬地朝着蓝千裳拘了个躬,由此可见,蓝千裳在红国的地位很高,甚至,超越了帝皇。

    也从侧面反应出了,三大宫的势力是多么可怕,即使是一国之主,也得乖乖的。

    不过只要是身处三大宫的人,一出来便是一方豪杰,运气好的,成为内门弟子,便可以前往中界,更甚于上界。

    因此,就连一向唯吾独尊的红挲也不敢在蓝千裳面前轻易放肆。

    “国主不必客气!”蓝千裳开口说道,声音妩~媚~空~灵,几乎让在场所有男人都乱了心。

    随后,蓝千裳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又转向蓝傲天,朝着他鞠了一个躬:

    “父亲大人。”

    垂眸处,那一闪而过的算计,没有人看到。

    光明神宫的礼仪还是非常好的。

    你可以不尊敬大势力的人,但必须要尊敬自己的父母,父母之言,只可顺承,不可逆受。

    “裳儿啊!你的身份如此尊贵,怎可向为父行这等大礼,快起,快起!”蓝傲天努力地扮演着一个慈父,有这样一个有出息又听话的女儿,他骄傲啊!

    不像蓝薇薰那个不懂事的大女儿……

    蓝千裳淡淡地起身,说:“您是我的亲生父亲,自然,是受得起的。”

    站在一旁的红挲有些尴尬,却又不好说或做些什么,谁叫人家蓝大将军有这么多优秀的儿女?

    这也是他多年来不敢动蓝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刚从成衣铺走出来的兰薇薰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场戏,不由地“啧啧啧”地感叹两声:“这蓝千裳,果然被我给猜中了,心机深沉,隐藏得当,不愧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还有这红挲,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呢!难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奥斯卡都欠他们一个小金人呢!啧啧啧-”

    听着兰薇薰的话,紫寻和落魅嘴角一抽,主人,您真行!

    这骂人还不带脏字儿的!

    只是她们不知道‘奥斯卡’和‘小金人’是什么东酉。

    兰薇薰去成衣铺里换了一身从兰界里拿出来的雪色衣裙,脸上戴一个鎏金玉兰花半面具,手上一边戴一串铃铛手链,腰间挂一支晶莹剔透的短笛,外面一件轻纱罩现,似仙似魔。

    两种矛盾气息的结合,再加上这一身装扮,活脱脱就是青鸾大陆上人人又爱又惧,亦正亦邪的天毒女薰兰啊!

    “主人,您把我们打扮成这样,真的好吗?”紫寻嫌弃地拍拍脸上的银色半面具,再扯扯身上红黑相间的衣裙,一张美丽的小脸紧紧地皱成了一团。

    不过落魅和兰薇薰也看不到。

    “当然好啦!”兰薇薰似笑非笑地盯着蓝千裳等人,“你主人我要以另一个身份出场,去试探试探蓝千裳的实力。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走吧,该我们出场了!”

    ……

    那厮,蓝傲天还打算再说些客套话,只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儿声传来,方圆十里之内的人都被掠夺了意识,纷纷倒下。

    下一刻,少女带着少许稚嫩的笑声传来:“呵呵……还真是有趣了,今日我恰好经过红国,没想到还碰到光明神宫的人了呢……千裳仙子么?你敢与我一战吗?”

    并不熟悉的声音,却让没有倒下的红挲、蓝傲天、蓝千裳脸色一变,在这片大陆上,唯一敢不将三大宫放在眼里,又不会受到惩罚,还走路带着铃儿声的人,便只有天毒女薰兰了!

    一股清幽的玉兰花香从鼻翼拂过,白色人影已经屹立于城墙之上,若隐若现的人,几乎与白融于一体,似乎在下一刻就会羽化而去。

    她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女子,无疑更是让三人确定了她的身份。

    天毒女出,修罗刹血。

    一句话,包含了对天毒女与她属下的评价。

    “天毒女阁下,千裳好像没什么地方得罪过您吧?您为何非要与千裳比试。”蓝千裳壮着胆子说出了这句话。

    “本尊要与你比,还需要理由吗?”若是别人以‘本尊’自称,定会不服众,可到了天毒女这个十五岁女孩身上,便似乎成了理所当然。

    “但---”兰薇薰暮地勾唇,邪魅一笑,“不过本尊可以答应你,比试中不用毒,输了也不会取你性命。”

    蓝千裳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样她至少可以保自己性命无忧:“千裳,战!”咬牙说出答案,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红挲和蓝傲天都没有阻止,因为,这根本是他们无法阻止的,这是一场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决。

    为了不伤害要无辜百姓,兰薇薰还不忘布下了一个隔绝结界。

    “注意呵~比试开始喽~”兰薇薰一闪身,短笛已夹在手中,速度比光还快。

    蓝千裳目光一凝,身体已经先意识一步做出了反应,急急一避,还是没避免挂彩。

    还未等她松懈,一阵悠扬的笛声混着清脆的铃儿声传来,刮得她的耳膜生疼。

    使出全身灵力抵挡,同样也让兰薇薰清楚地感受到了蓝千裳的修为---仙尊境初期。

    她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蓝千裳,先前她只说过比试是不用毒,可没说过不能折磨她啊!

    笛声和铃儿声的攻势加猛,蓝千裳再也无法抵挡,痛苦地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看得被挡在结果外的红挲和蓝傲天一阵直着急,这可是关系到红国(蓝家)能够崛起的最大的希望啊!千万可不能因为此次战斗就这么陨落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