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千裳仙子
    “主子。”被帝夜煌打落在地的无心毫不在意,当即从地上飞了上来。

    帝夜煌冷酷地一挥宽大的衣袖,冷哼一声:“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刚才他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呢,没想到居然被这个不知眼色的无心给打扰了,想想还真是不爽!

    无心目瞪口呆。

    以主子高等的数养,以前可是从不会冒这些粗话出来啊!

    眼神不经意地一瞟,无心看到了那只被帝夜煌提在手中的精到小巧的食盒,暗想到:该不会是我来得不巧,打扰了主子的什么事情,才惹得主子不高兴的吧?

    不得不说,无心无意间想的一句话,还真想中真相了。

    稍稍愣了一下神,无心立即说到:“主子,天梵殿与医门出了摩擦,需要您亲自回去处理。”

    帝夜煌的心情正不爽着呢,哪还有什么时间处理天梵殿的事:“这点儿小事儿,难道还需要本尊出手吗?那本尊还养你们来干什么?!你和无情回去处理好,不然就别回来见本尊了!”

    无心苦着一张脸。

    果然,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主子是铁定不会处理这件事儿了。

    这不,他还真给猜中了。

    ……

    因为雪铃儿和蓝韶华的修为同在一阶,两人打起来都格外费力,一时之间竞不分上下。

    “蓝韶华,你来星澜阁做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雪铃儿的声音不复平时的妩~媚~勾~人,变得冷冰冰的。

    今天一大早,她刚想走出星澜阁去逛逛,就看到蓝韶华在星澜阁外晃悠,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去与蓝韶华纠缠到了一起。

    没想到这蓝韶华还真有些本事,居然与她打了一上午也没有比出胜负,若不是她启动了布在星澜阁周围的阵法,恐怕整个红国都己经知道这儿的动静了。

    蓝韶华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声音却如往常一般:“雪姬,我不知道你与大姐姐有什么关系,但我今天来找大姐姐是有事相商的,请你不要阻止我。”

    “哼!”雪铃儿不屑地撇撇嘴,“大姐姐?你有资格这么叫吗?当初你害人的时候有没有这么想过?!”

    闻言,蓝韶华的面色从微微有些苍白变得如死灰,原来,原来,这一切她都知道吗?

    待不及她反应,雪铃儿的一道灵力攻击已经快到她的天灵盖了。

    她不甘地闭上眼,这一次,她,怕是逃不过了……

    只是……好后悔,她还没有为娘报仇,还没有嫁给心爱的男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道白色身影不知从哪里飞来,挡在了蓝韶华面前,素手轻轻一弹,雪铃儿的攻击瞬间化为湮粉。

    雪铃儿原本是冷眼旁观的,却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瞬间变了脸色,急忙跪下:“殿下!”

    兰薇薰收回抵挡灵力攻击的手,缩回了披风里,缓步走到了雪铃儿面前,深邃的蓝眸中再次闪过一抹金色:“雪铃儿,你为何伤她?你难道忘了,本殿说过的话了吗?嗯?”

    不重的语气,每一句都敲在雪铃儿的心上。

    这一次用‘本殿’自称,表示兰薇薰十分生气。

    雪铃儿抬头,清秀的小脸上带着坚定:“她对殿下有不明意图,该死!”

    “记住,本殿的人,只能无条件地服从命令,罢了,你起来吧。”兰薇薰头疼地揉揉太阳穴,今天真是个多事之日啊。

    “遵命,殿下。”雪铃儿心中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殿下这是原谅她了。起身,站到一旁低着头不说话。

    处理完雪铃儿的事儿,兰薇薰可还没忘了还有个蓝韶华。

    “睁眼吧,你还想就这么闭眼到什么时候?”

    淡雅清脆的女音,如夜莺的歌声一般动人。

    “啊?”睁开眼睛,蓝韶华感觉自己似乎还在梦中。

    真的,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

    可就在那是个,居然是一个她最想不到的人救了她---她曾经害过的大姐姐兰薇薰。

    雪姬的身份她十分清楚,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甘愿接受她这个大姐姐的训斥,可见,她这个大姐姐的身份并不简单。

    幸好,幸好她现在已经绝了害兰薇薰的心,否则她肯定死得连灰也不剩。

    “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要和我合作,可以,但你不能嫁给医世双。”兰薇薰早已查清了蓝韶华从小到大的经历,现在也并不讨厌她。

    蓝韶华的本性并不坏,只是为了爱的人,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她不忍蓝韶华被医世双这个精~分~人~渣给伤害,尽管知道这样做会让蓝韶华为难,还是定下了这个要求。

    蓝韶华的反应果然不出兰薇薰所料。

    “我……”一边是她爱的人,一边是她的亲人,她真的无法选择。

    看着蓝韶华的反应,兰薇薰无奈的摇摇头,扔给蓝韶华一支用粉玉雕成的镂空嵌珠簪子,说:“我不会强迫你现在就做出选择,如果你想好了,拿着这支簪子,去光明神宮找我。”说完,兰薇薰就带着雪铃儿头也不回地进入了星澜阁。

    留下一脸震惊的蓝韶华在原地发呆。

    原来如此,她这个大姐姐,竟是光明神宫的人吗?

    可她,又应该如何做出选择呢?

    ……

    这几日,兰薇薰是蝶仙楼楼主的事情热度已经渐渐降了下去,人们也只是无聊时闲谈几句。

    帝夜煌近日是殷勤地往星澜阁跑,缠着兰薇薰给他做吃的,吓得无心等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烦得兰薇薰差点没躲在兰界里不出来了,最后还是好心的紫寻打开了兰界之门,让帝夜煌进去了。

    兰薇薰出去,帝夜煌也出去;兰薇薰进来,帝夜煌也进来。

    总之是兰薇薰去哪帝夜煌也跟着去哪儿,若不是她强烈反对,上净房和沐浴帝夜煌也会跟着了。

    再加上有紫寻这个神助攻,兰薇薰想将帝夜煌甩掉也甩不掉,气得兰薇薰直嚷嚷要把谢紫寻狠狠地揍一顿。

    “艾玛,终于走了!”兰薇蕉、呈‘大’字形仰躺在床上,毫无形象可言。

    帝夜煌纠缠了她这么多天,终于是走了!

    只是,没有了帝夜煌的陪伴,她为什么会睡不着啊?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脑袋里想着这几天来帝夜煌对她的种种,到了最后兰薇薰居然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今日的雪下得愚发大了,纷纷扬扬的,似柳絮因风而起,又似鹅毛飘然而落,美得令人惊心,美得令人动魂。

    因着兰薇薰自小喜欢雪,故此星澜的阵法并不防雪。

    屋顶上,花树上,尽数笼罩着一层银白的雪被。

    前日帝夜煌不知从哪里挪来的七色腊梅,已经在寒日里盛开,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兰薇薰在冬日有赖床的习惯,今个儿却起了个大早,准确地说,是被紫寻和落魅合力拖起来的。

    迷迷糊糊地被落魅给套上了一身紫金色华服,再披上一件天蓝色的,绣着黄色满天星的防御披风,兰薇薰才开始慢慢清醒。

    “落魅,紫寻啊,别给我戴这么多手饰,我嫌重。”兰薇薰皱眉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主人,您可别忘了,今天可是年关呢!自然得穿得隆重一些。”落魅捂着嘴偷笑。

    “哦……原来今天是年关呢。我忘了,快些给我把这些首饰取下来,头发就梳成我是光明神宫少宫主时候的发型吧,首饰就用这套。”说着,兰薇薰取出了一个手饰盒。

    紫寻笑着接过了首饰盒,与落魅一起打扮兰薇薰。

    “主人,您可真美啊!”落魅感叹道。

    发鬓还是熟悉的发鬓,只是多了这些用上品紫灵晶做成的首饰陪衬,显得更加地有仙气,如落世神女般高贵。

    “好了,不都一样吗?”兰薇薰不以为意,“雪铃儿,进来吧。”

    门外正准备敲门的雪铃儿一愣,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却并没有因为突然多出的两个人而感到惊讶。

    殿下身边以能人居多,突然凭空冒出两个人也并不奇怪。

    “殿下,千裳仙子回国,要求所有人到城门口迎接。刚才蓝傲天也命人来传话让您去了。”雪铃儿说。

    兰薇薰手中的动作一顿:“千裳仙子是谁?”

    雪铃儿默默接上了后面的话:“蓝家三小姐,蓝千裳。”

    “她现在是什么身份来着?”

    “红国对于蓝千裳的身份一直闭口不提人,只是尊称她为千裳仙子。不过属下还是查探到了,她是光明神宫外门三长老的小徒弟。”雪铃儿回答。

    “噗!”兰薇薰正在喝水,只差没喷出来了。

    这些年来,她只顾着关注蓝家,却忘了注意蓝家在外的人,居然让敌人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成长,她对自己也是醉了……

    “雪铃儿,你留下。落魅,紫寻,走,我们去城门口。”说完,也不等落魅和紫寻反应过来,径自飘然离去。

    ……

    城门口

    刚到这儿,兰薇薰就看见了一望无际的人海。

    人海中议论纷纷,说的,无非就是蓝千裳为红国带来了多大荣誉之类的话。

    兰薇薰忍不住在内心中吐槽:看来这蓝千裳,也不是什么善茬呢,这么会笼络人心,估计又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等到将近午时,雪稍微小了一些,才终于传来了动静,人群不论老少妇儒,都是一阵阵的欢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