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虚伪渣父
    随着蓝傲天的话音落下,两个长相清秀的小厮一人抬着一把椅子,放在了大堂中央。

    兰薇薰和帝夜煌却似乎不领他的情,淡然地立在原地,弄得蓝傲天尴尬不已,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半晌过后,兰薇薰轻笑一声:“蓝大将军,请问您今天叫这么多人在这里聚集着,目的真的只是为了教训我吗?”貌似是为了彰显些什么,兰薇薰特地加重了‘您’这个词。

    蓝傲天有些心虚,额头上直冒冷汗。

    关于他这个大女儿是蝶仙楼背后那个神秘主人的事儿,他自然也听说了。

    这件事他不敢肯定是真的,也不敢认为一定是假的,必竟这事儿是从自己最宠爱的二女儿和四女儿嘴里说出来的,再加上当时蝶仙楼又有那么多人证在场,这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

    蝶仙楼势力遍布整个大陆,虽只是一个酒楼,暗地里地掌控着不少不为人知的辛秘,就连大宗派也不敢轻易得罪,那它背后,肯定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势力支撑着。

    是一大宗派,还是……

    那大陆人都仰望,都向往的超一等帝国……

    当然,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但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蝶仙楼背后的势力,决不简单!

    若他的大女儿就是蝶仙楼的主人,他就可以通过蝶仙楼,搭上它背后的势力,这样,让蓝家成为一大世家,也未尝不可!

    想到这儿,蓝傲天心中顿时就开心起来。

    可怜的蓝傲天,他只想到了好的一面,却并没想到坏的一面,兰薇薰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势力,又怎么会规规矩矩地任他像木偶一般随意的摆弄?

    更何况,兰薇薰并不是他的女儿。

    “薰儿啊,你是我蓝傲天的女儿,凡事做什么,也不能忘了蓝家吧?”蓝傲天的脸上浮现出谄~媚的笑。

    “嗯。”兰薇薰点头。

    她可不会忘记蓝家呢……

    不会忘记当初的蓝家是如何排挤一个六岁小女孩的。

    不会忘记她初次回蓝家时蓝家的态度是什么样子的。

    不会忘记这个渣父蓝傲天是怎样巴结太子诋毁她的。

    ……

    这一切的一切,她都不会忘记,会一一还给蓝家的!!!

    见兰薇薰并没有否认他的话,蓝傲天心中激动极了:“薰儿啊,那蝶仙楼是你的吧,那……”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但那其中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不紧不慢地走到椅子上坐下,兰薇薰用纤纤玉手一下一下地敲着椅子的扶手。

    “咚-咚-咚-”一声一声的,每一声都仿佛敲在在场众蓝家人的心上。

    “没错,蝶仙楼,的确是我的!”

    少女清雅淡然的声音,一语激起千石浪!

    除了帝夜煌以外,在场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秋月云的双手更是紧紧握成了拳头,眼里浓浓的都是嫉妒与杀意。

    早知道,早知道在蓝薇薰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她就应该除掉她的!

    如今她成长起来了,更是有了蝶仙楼作为后盾,她根本就已经无法杀她了!

    帝夜煌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邪魅的笑,他早就已经猜到,这群人知道小薰儿身份的时候,会惊讶成什么样子了。

    可惜啊!可惜!这仅仅只是小薰儿的一层身份而已,也不知道蓝家人最后有没有机会知道小薰儿所有的身份。

    听见兰薇薰的回答,蓝傲天心中激动,看来,他将蓝家建成一个大势力已经有机会了。

    但是,少女下面的话却让他的心坠入了谷底。

    “不过---”

    兰薇薰的语气突然一转。

    “你们别妄想蝶仙楼为蓝家牵线搭桥!”

    此话一出,蓝傲天的面色变得有些微黑,蓝家的长老,妻侍和小姐都齐齐变了脸色。

    其中以四长老的脸色最为不好,当即就站起来,指着兰薇薰骂到:“蓝薇薰,再怎么着,你也是蓝家的儿女,为蓝家做奉献,这本来就是你的本份!再说,你只是一个废材,再怎么反抗,你以为你今天踏得出这个门吗?!”显然,他忘了帝夜煌这个强大的存在。

    在潜意识里,他以为帝夜煌只有十几二十多岁,修为再强也高不到哪儿去。

    常年经过蓝傲天的洗脑,蓝家的大部分人已经变得利欲熏心,万事只以利益为重。

    兰薇薰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一样,笑得妖娆,同时笑容中也略带几分讽刺:“踏不出这个门吗?”

    说话间,一股强大的威压以兰薇薰为中心,绕开了帝夜煌,径直压向蓝家人。

    她并没有暴露出全部实力,仅仅显出了天仙境的威压,蓝家人便无法承受。

    蓝家人承受着这股威压,心中震憾不已,尤其以蓝家的公子小姐更甚。

    想他们哪一个不是红国的天才,现在,现在居然被一个他们遗忘多年的废材给打败了,换作是谁,心中也无法接到啊!

    蓝傲天的脸色更是青了又黑,黑了又红,五颜六色,像个调色盘似的,好不精彩。

    他修炼了近六十年,如今不过才区区地仙境中期而已,可这个被他忽略了整整九年的废材女儿,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天仙境高手。

    就她这个年纪,在大陆上除了一些大势力的子女,根本是稀少无比的!

    在他所有的儿女里面,也是唯一一个啊!

    不!是在除了那一位的条件下。

    忽然,蓝傲天脑袋里灵光一闪。

    “哈哈哈哈!逆女,你可别忘了,你的灵魂令牌还在本将军这儿呢!”蓝傲天抵抗着强大的威压,费力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块刻着兰薇薰名字的黑色木牌。

    蓝家诸人顿时一喜,双眼紧盯蓝傲天手中的那块黑色木牌。

    秋月云也不顾抵挡威压了,心里想着终于有办法对付兰薇薰了:“小废材,你做梦也想不到吧,你居然还有一个把柄在蓝家手里,这下,叫你干什么,你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自以为有了兰薇薰把柄,蓝家人也一改之前对于兰薇薰的恐惧,变得高高在上起来。

    幸好今天蓝轻烟和蓝泠心并不在场,否则她们也必会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地嘲讽兰薇薰。

    帝夜煌几乎在瞬间就变了脸色。

    他不是害怕蓝家人会伤害薰儿,因为他知道,薰儿的灵魂令牌已经拿回来了。

    真正使他变了脸色的,是蓝家人的态度。

    试想一下,若薰儿背后没有大势力的支撑,今天岂不是只能任由蓝家嘲讽,任由蓝家摆弄?

    但他这样的神色,到了蓝家人眼中,反倒就成了害怕。

    兰薇薰眸光微闪,其中似闪过一抹金黄色:“蓝大将军,请你再仔细看看手中的令牌,再下定论吧。”

    蓝傲天眉头一跳,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仔细再感受令牌上的气息时,蓝傲天发现,这令牌上早已没了灵魂碎片的气息,完完全全就是一块普通的木牌!

    兰薇薰冷冷地盯着蓝傲天,樱唇微微扇动,传出一向只有蓝傲天才听得到的话:“蓝将军,不是你的,再怎么也不是你的。曾经,蓝家欠我的,我将会一一讨回!”

    话落,兰薇薰悠然从椅子上起身,不疾不缓地走了出去。

    帝夜煌用冰冷的眼神扫视了在场的人一眼,一甩衣袖也走了。

    身后,蓝傲天烦躁地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以后,颓丧地跌坐在主位上。

    果然么?这就是命吗?

    当初那个美丽的女子来到蓝家,自己就不顾一切地娶了她。

    自从她走了以后,自己对她的记忆就开始变得模糊,现在甚至已经忘了她的模样,只记得她实力很强,容貌很美,也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沐浅殇柒。

    沐浅这个姓,他敢肯定,青鸾大陆并没有这个姓,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女子并不是这个物质位面的人。

    关于兰薇薰,他更是几乎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还是一个废材。

    就连他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和沐浅殇柒有这个女儿的。

    看来啊,现在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控了,只有等那位回来,才能控制住他这个大女儿了。

    ……

    “帝夜煌,今天谢谢你陪着我了。”在离星澜阁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兰薇薰突然停下了行走的脚步。

    帝夜煌俊美的脸上泛着温暖迷人的笑:“为薰儿做什么都可以!”

    “不过今天我还有点事儿,可能暂时无法招待你了,这几样小吃食是我亲手做的,你带回鬼王府尝尝吧!”兰薇薰从兰界拿出一个小巧的食盒,递给了帝夜煌。

    她的手艺一向很好,只是懒得做东西,通常都是有专厨为她做好的。

    这几样小吃食,还是她昨天闲来无事在兰界里做的。

    帝夜煌开心地接过了食盒,直到见兰薇薰走远,他才转身飞往鬼王府。

    一路上,他的心情都不错。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薰儿特意为自己做的。

    若兰薇薰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定会大呼他想错了。

    思考太过认真,以至于帝夜煌差点和飞来向他汇报事情的无心撞了个满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