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离虚苍龙
    “是吗?”帝夜煌有些不相信。

    先前只顾着小猫儿拍下了一个男人,却并未注意到那男人的具体情况,不过……他以后还是去看一看的好。

    “嗯嗯嗯!”兰薇薰赶紧点头。

    若不是隔着一层面具,帝夜煌定能发现,兰薇薰绝美的小脸蛋儿上微微沁出了些许薄汗,那是因为心虚。

    兰薇薰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帝夜煌面前心虚,这要是换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她突然庆幸,出门之前戴了面具,否则定会被这个男人识破了。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兰薇薰转移话题。

    “闲来无事。”帝夜煌言简意骇。

    “呃……好吧。帝夜煌,你的头发和眸子是银色的,现在怎么变成黑色的呢?”兰薇薰拈起帝夜煌的一缕发丝,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薰儿,红国有一个异姓王爷,你知道吧?”他答非所问。

    “知道。”兰薇薰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震惊,“难道那个异姓王爷是你!”

    “没错,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找回灵魂令牌,这个样子,只是为了掩盖我的身份罢了。”帝夜煌如实道。

    “我们俩还真是同病相怜。”兰薇薰苦笑一声,便继续看拍卖会了。

    帝夜煌也回以她一笑,视线却不移,继续看着她。

    下方的拍卖会已经进行到了**接断---拍卖丹药。

    雪铃儿掩嘴一笑,开口道:“接下来,便是大家一直所期待的拍卖物品了,宗师级丹药!起担价100黄晶莲币,请大家竞拍!”

    雪铃儿不愧是首席拍卖师,她先将丹药盒子打开,等众人都闻到丹香后,又迅速盖上了盒子。

    “200黄晶莲币!”二楼一号贵宾包厢开始报价了。

    “300黄晶莲币!”二楼五号贵宾包厢紧跟其后。

    “400黄晶莲币!”

    ……

    宗师级丹药本就少,好多家主都拿家本在加价,但也有没出手的,例如皇室。

    “100绿晶莲币!”价格已经炒得很高了,加价的人也逐渐少了。

    “还有没有人出价?”雪铃儿用灵力括散的声音传到众人耳中。

    “150绿晶莲币!”太子红溟第一次加价了。

    兰薇薰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嘴角勾起一抹渗人的笑,那笑容让一直盯着她看的帝夜煌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只见她开口:“300绿晶莲币!”

    太子红溟咬咬牙:“350绿晶莲币!”

    兰薇薰再次跟上:“700绿晶莲币!”

    反正接下来不管红溟如何加价,兰薇薰都保证变成他的两倍。

    这举动对兰薇薰来说算不上什么,必竟她最多的就是钱,就连这个拍卖行都是她的,所以她毫无压力地加价。

    可对于红溟来说,可就不同了。

    他虽然是一国太子,但红国也只是曲曲三等小国,他作为小国的太子,能动用的钱财又有多少呢?

    可是他不加价又不行,这样会丢了面子,他的面子,硬代表了整个红国的面子,所以无论如何,今天这东西他都必须拍下来。

    “100蓝晶莲币。”咬咬牙,红溟再次报出了一个价,这是他所有的积蓄了!

    这时候,包厢里的兰薇薰却展颜一笑,她显然也听出这是红溟的底限了,所以,她不准备再叫价了:“恭喜你,这颗丹药是你的了。”

    听了兰薇薰的话,雪铃儿不再迟疑:“这颗丹药归二楼7号贵宾包厢所有!”

    一场轰轰烈烈的拍卖会就此落下帷幕,拍到好东西的人,自然开心,没拍到好东西的人,也只好失望地走了。

    兰薇薰转向看向一直看着她的男人,说:“帝夜煌,既然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想必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少,今天我们就在此告别吧。”

    帝夜煌自然没意见:“薰儿,那我可就期待我们以后见面喽!”

    “嗯。”兰薇薰答应,随后离开了包厢。

    仓库,雪铃儿早已守候在那个冷酷男子身旁,左右不停地转悠。

    “雪铃儿。”从门口处走进来一个少女,正是兰薇薰。

    雪铃儿立刻停下了动作,单膝跪地:“参见殿下。”

    “起来吧。”兰薇薰用灵力虚托起了雪铃儿,“雪铃儿,打开铁笼子。”

    “是,殿下。”对于兰薇薰的话,雪铃儿只会无条件地服从。

    铁笼子被顺利打开,里面的冷酷男子也自己出来了,只是依旧一言不吭。

    兰薇薰:“雪铃儿,你出去吧。”

    雪铃儿知道兰薇薰有事儿要干,不仅出去了,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这不是你的真身吧。”兰薇薰似漫不经心地说。

    明显能够感觉得到,冷酷男子的身躯颤抖了一下。

    良久后,冷酷男子开口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是什么人?”

    兰薇薰潜意识里觉得,冷酷男子对人有一种来自骨子里的厌恶,刚好她也不想费口舌:“落魅,你出来给他解释。”

    早就焦急不已的落魅一被放出兰界,立马跑向了冷酷男子。

    “离虚苍龙,你可是上古超神兽,怎么修为只有破凡境?”落魅关切地问男子。

    冷酷男子更加疑惑了,但那股对人的厌恶却少了许多:“我刚苏醒不久,便被上圣之界那群人面兽心的人偷袭,无奈之下来了下界,竟然又被人给抓来拍卖。”说到此,冷酷男子有些挫败,“对了,混沌赤凰,她是谁?”

    一听见兰薇薰,落魅的语气就充满了崇拜:“她可是我的主子,十五岁就有小神境初期修为的超级天才!”

    “你与她缔结契约了?”冷酷男子问。

    “缔结了,不过我也修为也因此恢复了五成。”落魅笑嘻嘻地回答。

    “离虚苍龙,你愿意追随我吗?”一直不曾开口的兰薇薰缓缓走向冷酷男子。

    冷酷男子:“好处。”

    “我可以帮你报仇,你也可以不用与我缔结契约。”兰薇薰说。

    “离虚苍龙愿意追随主子。”冷酷男子不愧是上古神兽,渗入灵魂的傲气无法磨灭,即使是认主也不曾跪下。

    “好,从今往后,你就叫殇湮吧。”想了顷刻,兰薇薰才开口说话。

    “谢主子赐名!”冷酷男子,不!是殇湮说。

    “落魅,你带殇湮去兰界吧,两个月之内治好他的内伤,能做得到吗?”兰薇薰问落魅。

    “能做得到,落魅定不辜负主子所望。”落魅知道,主子身边向来不养无用之人,哪怕是兽,也不行。

    待落魅和殇湮去兰界后,兰薇薰才走出了仓库。

    仓库外,雪铃儿没有离开,而是在焦急地徘徊,那样子,似乎有什么急事儿一般。

    才出仓库的兰薇薰也被雪铃儿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雪铃儿:“雪铃儿,你还有什么事儿呢?”

    “求殿下帮帮铃儿吧!”雪铃儿不顾往来之人的目光,跪在了地上。

    “雪铃儿,你先起来,有什么事儿我可以帮你解决。”兰薇薰一把拉起了雪铃儿,把她拉进了一间接待室。

    “殿下,雪家的人知道了我的天赋,要将我带回雪家。”雪铃儿简单把事情概括了出来。

    雪铃儿原本是五大现世世家雪家的人,五岁那年被断定为废材,雪家便不顾其爹娘反对将她扔出了家族。

    后来,雪铃儿以乞讨为生,直到年仅九岁的兰薇薰把十二岁的她带回了光明神宫,费尽一切帮她洗筋伐骨,塑造灵根,她才不用四处漂泊,并有了最好的修炼基础。

    为了感谢兰薇薰的再造之恩,她才在兰薇薰开拍卖行后来帮她管理。

    “雪家的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那人模狗样的蓝家一个德性“兰薇薰与雪铃儿有一样的遭遇,所以也十分同情她,“行,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殿下,铃儿还有一事相求。”雪铃儿带着满满祈求的目光的眼睛看着兰薇薰。

    兰薇薰坐下后:“说。”

    “铃儿肯请殿下,以后让铃儿回雪家一趟,带出爹娘,并找雪家报仇。”雪铃儿的语气坚定。

    “我是不会帮你的,你自己的仇,自己报。”兰薇薰微微一挑眉,道。

    雪铃儿眼睑下垂,沉声说道:“殿下当年救了铃儿,还让铃儿能够修炼,铃儿已是感激不已。再说即使殿下有意帮铃儿报仇,铃儿也会拦下殿下。铃儿自己的仇,只有自己报才爽,怎能再劳烦殿下?”

    “好!不愧是本殿的人!”兰薇薰很少以‘本殿’自称,只有在极为生气或者极为高兴的情况下才能以此自称,这也足以说明,现在的兰薇薰,心情是很开心的,“走,我们回蓝家。”

    兰薇薰先走出了拍卖行,雪铃儿紧跟其后。

    雪铃儿也不笨,知道自己在红国的知名度很高,不知从哪摸出了一个与兰薇薰同色的面具,带在了脸上,否则她决计不敢跟着兰薇薰招摇过市。

    兰薇薰帮着雪铃儿左拐右拐,来到了蓝家的后门。

    蓝家的后门可不似前门防守得那样上,兰薇薰与雪铃儿的修为又并不差,所以很容易就进入了蓝家。

    去星澜阁的路上兰薇薰和雪铃儿都没有碰到一个人,反而是在靠近星澜阁的时候,她们看见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离星澜阁十几米的地方晃悠。

    兰薇薰示意雪铃儿不要出声后,就独自靠近了那几个人,她倒要看看,那几个人究竟是谁派来的,又要干什么,到时候她一定要加,倍,奉,还给下令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