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守护神兽
    兰薇薰并不担心三月,于是她便自己回到了星澜阁,然后进入了兰界。

    她先是去看了看自己手下的训练情况,确定一切都安好后,然后盘腿坐在了兰界的房间里修炼。

    兰界的灵气浓郁,而且里面的十天才相当于外界的一天,加上环境清静,无疑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自从踏入化神境后,兰薇薰就感觉修炼速度被阻挡了,就像有一座大山一直压着她的修为一样。

    但是经过刚才蓝家的闹剧以后,她反而觉得自己到了快突破的边沿,还真是阴差阴错。

    兰薇薰本就是化神境巅峰了,此次突破以后,她必定能够踏入小神境。

    她的周围围绕着一层一层金色光芒,那金色光芒随着兰薇薰的突破逐渐从她的毛孔进入了她的体内。

    此时的兰薇薰可并无心顾及周边的动静,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被一股暖流包围,让她的整个灵魂都受到了洗礼。

    忽然,她眼前一黑,神识被一阵强大的力量拉到了一个地方。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觉得这个地方很大,大到她无法想像,人生中第一次,兰薇薰感到自己很渺小。

    在这个空间的尽头,有一抹亮丽的九彩光芒,兰薇薰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来时的那股力量推到了空间尽头。

    九彩光芒的源头是一朵巨大的莲花,只是这朵莲花与寻常莲花与寻常莲花不同,红、橙、黄、绿、青、蓝、紫、白、粉九种颜色在它身上不停地变幻着,流光溢彩,漂亮无比。

    “九彩幻金莲……”兰薇薰下意识地就念出了这个名字,白皙的玉手地不由自主地伸出来去碰莲花。

    九彩幻金莲在刹那间发出更亮的光芒,就连兰薇薰都下意识地捂住了眼。

    “轰-”一股强大的气流以正在突破的兰薇薰为中心,括散到了整个兰界。

    千画,花瑟,杀雪以及兰薇薰其他正在训练的属下都被这股气流冲翻在地,不过都并没有受伤。

    兰界在瞬间又被括大了一倍,空中灵气更加浓郁,隐隐还透着些许天地威压。

    “我擦!主子居然又进阶了!而且还弄这么大动静!”千画当即爆出了粗口。

    “唉呀,小画画,別这么粗鲁嘛!你难道没发现这兰界有什么不同了吗?”玉绝蹦到的千画面前,他明明是这群人中实力最强的,平时却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好像灵力更浓郁了,其中还包涵了一些天地威压。”千画思索一瞬,道。

    “这就对了!”玉绝一拍手,“这下兰界唯一的缺陷也没了,天地法则会约束我们。”

    “噢。”千画点头。

    ……

    房间里的兰薇薰也睁开了眼睛,她的蓝眸中有一瞬间闪过一道金光,但快得令人无法捕捉。

    进入小神境初期后,兰薇薰的灵力,听力,战斗力,以及视力都增强了数倍,远远不是化神境巅峰能比的。

    “那朵莲花究竟有什么用处呢?”兰薇薰刚才内视了一下丹田,发现那朵九彩莲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丹田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反正这朵九彩莲也没做什么伤害她的事,索性就让它在自己的丹田里待着好了,兰薇薰如是想。

    “主人,您这次晋阶的动静还真大。”已经化为人形的落魅从屋外走进来。

    落魅是兰薇薰的本命契约兽,自兰界出现以来就一直跟着兰薇薰了,她的本体的上古超神兽混沌赤凰,也可以说她是兰界的守护神兽,至为‘落魅’这个名字,不用说,肯定是兰薇薰帮她取的。

    “嗯,动静确实有点大。”兰薇薰刚晋阶,心中的激动不言而喻,“不过也好,至少兰界唯一的缺陷也没有了。对了,落魅,你现在可以出兰界了吗?”

    “自从主人进阶后,落魅的实力就已经恢复了五成,相当于大神境中期修为,如今落魅已经能够随意进出兰界了。”落魅道。

    “突然觉得我这个当主人的压力好大。”兰薇薰叹息。

    落魅不解:“主人为何这样说?”

    “你看,你都大神境修为了,可你主人我呢?才刚刚晋阶到小神境。“兰薇薰无奈抚额。

    落魅“扑哧”一声笑了:“主人还为这个担心呢!您只修炼了九年,便从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变成了小神境强者。而落魅可是修炼了上千年呢!而说了,落魅是您的契约兽,不也是您的一份助力吗?”

    “行了,落魅,你可別再取笑你主人我了,修炼了大半天,我要沐浴!”兰薇薰可是个有严重洁癖的人,一天不沐浴都不行!

    “我尊敬的主人,早为您准备好了!”落魅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了一桶洒满了玉兰花瓣的水。

    “谢谢我亲爱的落魅啦!”兰薇薰给了落魅一个大大的拥抱。

    落魅汗颜,她真想表示,这个人不是她的主人。

    沐浴完的兰薇薰换了一身白衣,身上有着馨香的玉兰花味,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齐踝秀发披散而下,还在“嘀嘀嗒嗒”地往下滴着水。

    “吱呀--”门被推开了,落魅端着晚膳放到了桌子上。

    兰薇薰的俏鼻动了动,眼睛闪闪发亮,用灵力蒸干了头发,直接扑向桌上的晚膳:“美食!”

    她也不顾落魅的存在了,像饿死鬼投胎一样,那吃相,要多不雅就有多不雅,完全无法让人将她跟那个优雅高贵的光明神宫少宫主联系到一起。

    落魅看不下去了,直接捂眼,把脸转向一边。

    主子,您好样的!

    最后,一桌晚膳被兰薇薰吃了个精光,连滴汤也没剩下。

    落魅目瞪口呆,她不过要闭关了几年而已,怎么主人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

    明明见她身纤体瘦的,这位是有多能吃啊!一桌子食物,她硬是连滴汤都没有剩下!

    这是为毛啊~为毛?

    “呀!惨了!我刚才光顾着吃,竟然把三月给忘了!她独自一个人又不能进兰界,肯定急坏了!”兰薇薰一拍脑袋,急忙出了兰界。

    留下一脸黑线的落魅在兰界里默默无语……

    一出兰界,兰薇薰就见三月一个人在花林里修炼,秋风吹起花瓣落在她身上,显得好不寂寞。

    “殿下。”三月早在兰薇薰出现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现在见兰薇薰过来了,就马上单膝跪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啊,三月,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外面的。”兰薇薰心虚地挠挠头。

    “三月不怪殿下。”三月的声音一如往日那么平淡。

    “哦,三月,我叫你打听我娘遗物和灵魂令魂的下落你打听到了吗?”兰薇薰回到了正题。

    “夫人的遗物已经找到,三月把它带回来了,只是关于殿下灵魂令牌的事儿那蓝傲天藏得太严实,还未有下落。不过请主子放心,三月一定会尽快的。”三月将一个手掌大的紫金玄玉盒子交给了兰薇薰。

    兰薇薰扬了物手中的紫金玄玉盒子,道:“娘的遗物只有这个?”

    “回殿下,夫人的遗物确实只有这点。”三月说,“不过这盒子蓝傲天这么多年来用尽了办法也未能够将它打开,否则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他给占为己有了。”

    兰薇薰挑眉,她倒是对原主这个从未曾谋过一面的娘亲越来越感兴趣了:“嗯,我知道了。三月,你去继续跟着蓝傲天,有灵魂令牌的下落后立马回星澜阁告诉我。”

    “遵命,殿下。”三月向着兰薇薰微微鞠了一躬,随即脚尖在空中虚点几下,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暮色里。

    兰薇薰拿着紫金玄玉盒子回到了房间里,不论如何观察也没看出她娘亲留下的这个盒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难道,这盒子也要滴血认主?“

    当即,兰薇薰不再犹豫,运起灵力在手指上割了个小小的口子,任那滴血滴在了盒子上。

    鲜血被盒子慢慢吸收,盒子发出了夺目的紫金色光芒,然后“咔嚓”一声自己自动打开了。

    待光芒散去,兰薇薰才真正看清了盒子里有些什么。

    原来这个小小的盒又竟然是个储物空间,里面放满了各种天材地宝、女子衣裳、首饰……

    最起眼的,应该还是那把剑了。

    那把剑整体晶莹剔透,放在一旁的剑俏是她最忠爱的紫色,剑柄处是高贵的金色,剑饰是一串制作精制小巧的蓝色镂空铃铛。

    三种颜色搭配地恰到好处,只要是一个女人,只要见了估计都会喜欢上这把剑吧。

    兰薇薰拿起这把剑,剑柄处刻着‘紫幽剑’三个小字,剑身入手是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她又在房中舞了几下,不禁赞叹:“紫幽剑,真是一把好剑!”

    她放下了手中的紫幽剑,发现原现紫幽剑下还有一条项链和一封信。

    兰薇薰先拿起了项链放在手中仔细看。

    项链的链身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但链身上的装饰却很符合兰薇薰的欣赏。

    用白玉雕成的玉兰花,中心用一点褐色和嫩黄色点缀,栩栩如生。一朵一朵接连着攒在一起,繁美又令人百看不厌。

    光是就这样抚摸着,兰薇薰都能感受到从玉兰花项链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的生命气息。

    最后,兰薇薰终于拿起了那封信。

    她的手都有些在颤抖,因为她有一种预感,这封信里,绝对写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