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休掉太子
    蓝泠心一路走一路反抗蓝轻烟,终于在快要到泠烟苑的时挣脱了蓝轻烟的手,气愤道:“二姐姐,你为什么要答应帮那个废物求情!?我看她哪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压根就是好得很!”

    蓝轻烟并没有因为蓝泠心的举动而生气,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阴险的笑容:“我的好妹妹啊,你也不想想,那星澜阁那么诡异,我帮不帮她求情,又有谁会知道呢?而你姐姐我要的,就是她蓝薇薰永不翻身,在最低端仰望着我们,明白吗?”

    可惜现在的蓝轻烟并不知道兰薇薰的真实身份,不然的话就是打死她,她也断断不会说出这番自以为是的话的。

    闻言,蓝泠心仔细一想,缓缓道:“二姐姐,你真是太聪明了,如此一来,那个废物就永远就无法翻身了。先前是妹妹鲁莽,请姐姐原谅。”

    “没事,只要妹妹想通了,姐姐也就不担心了。不过现下最重要的,最将我们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否则以后毁容了可就不好了。”

    蓝轻烟可在乎自己的容貌了,话落就急匆匆走向了泠烟苑。

    “呀!妹妹都差点给忘了,二姐姐等等妹妹!”蓝泠心低呼一声,也急急跟了上去。

    ……

    这几日过得最清闲的还要数兰薇薰了。

    自从那日蓝轻烟和蓝泠心的事后,再没有人敢在星澜阁找事儿,同时也依旧没有人给兰薇薰送食物来。

    幸好兰薇薰出来时将她的专属厨师给带了出来,再加上兰界里就有现成的食材,她在星澜阁也能吃到美食。

    星澜阁之前用来对付蓝轻烟和蓝泠心的阵法已经被兰薇薰撤掉了,但为了防止有什么不长眼的人闯进法,兰薇薰还是在星澜阁周围下了一层结界。

    院里都被兰薇薰栽满了紫樱花树,桃花树以及玉兰花树,紫、粉、白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漂亮极了!

    兰薇薰穿着一袭月金色的曳地长裙,三千青丝仅用一枝桃花簪住,手中抱着一把流光溢彩的竖琴,穿梭于林间,直直走向林中的亭子。

    她走到亭子里,席地而坐,玉手一拨琴弦,靡靡天音从琴弦上溢出,她也和着琴音一起轻轻哼唱:

    牧笛扬吹出一曲春来早

    春来到清风一缕似剪刀

    谁剪出杨柳一夜绿丝绦

    杨柳岸小桥伴

    轻舟泛桃花源

    竹篙撑乌篷摇

    艄公唱龙船调

    素手牵青丝绾

    越女和浣纱谣

    桃花开画江南春色满

    桃花红映篱外故人颜

    桃花舞晕纸伞白衣沾

    桃花酿醉踏歌剑挽流年

    琵琶脆拨开千里翠红岸

    绿映红托起千倾碧水蓝

    碧连天含西窗千山眉黛远

    西窗外画舫半

    新燕穿江南烟

    东风软珠帘卷

    佳人吟画堂春

    丹青绢馨墨冉

    玉郎赋临江仙

    江南春当飞花迷人眼

    江南雨掩楼台湿青衫

    江南忆满庭芳提笔难

    江南梦执酒对饮桃花艳

    ……

    花瓣纷飞,美人抚琴,天音靡靡。

    任谁看到,都会认为这是一幅极美的画卷,可偏偏这么一幅美丽的画卷,却老是有人来打断。

    三月来到抚琴的兰薇薰面前,单膝跪地,语气略带些许激动:“殿下,院外来了一个丫环,说是那太子红溟来了,请您去前厅……退婚。”

    兰薇薰不急不缓地把最后一个琴音落下,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三月耳旁响起:“走吧,三月,咱们就依了他们的意思,去-退-婚-”

    她特意拖长了‘去退婚’三个字,三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三月明白,恐怕那群人得倒霉了。

    兰薇薰在怀中的竖琴上一抹,竖琴很快缩小,然后变成了一支精致到了极点的桃花步摇。

    她将步摇簪在了自己的青丝上,然后和三月走出了星澜阁外。

    “走吧,带路。”兰薇薰瞥了在星澜阁门口不停发抖的小丫环。

    “是……是……”小丫环对于这闹鬼的星澜阁本就十分害怕,再加上二小姐和四小姐的事后,就更加害怕了,走得那么急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后面有鬼在追她呢。

    兰薇薰看见前面走得急匆匆的小丫环,也是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蓝家前厅里,太子红溟坐在首位而,而蓝轻烟,蓝泠心以及大夫人秋月云和家主蓝傲天则坐在下位上。

    红溟身穿青衣,青衣上用淡金色的线绣上了三爪蛟龙,齐腰墨发用玉冠束了起来,他的容貌俊美,但身上时不时透出的凌利气息足以证明他实力不凡。

    太子不说话,下面的人也自然不敢说话,因为谁都知道,当今红国太子红溟天赋异柄,仅二十岁就达到了驭灵境巅峰修为,极有可能是红国三十岁之前突破圣玄境的人。

    “蓝薇薰呢?还没来吗?”红溟锐利的目光扫了下面一眼。

    蓝傲天正想回话,却被一声悦耳的女声打断:

    “谁说我没来!”

    兰薇薰迈着莲步走进大厅,头上的桃花步摇随着她的走动而摆动,整个人身上透出一种高贵优雅的气质。

    红溟的眼睛在看见兰薇薰进来的那一瞬间就亮了,他发誓,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不染纤尘的美女。

    可是……蓝薇薰即使再美,也终究只是个花瓶美人,他要的是一个天赋好,实力好,家世好的女子做为他的正妃。

    至于这个蓝薇薰,将她收为自己的侧妃……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既然人已经来齐了,李公公,你就宣旨吧。”红溟用手一下一下地扣着桌子,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兰薇薰。

    蓝轻烟见红溟一直盯看兰薇薰看,她心中的忌妒之火立马就冒起来了,她突然改变想法了,以后她一定要除掉兰薇薰。

    李公公点头,抖开了手中的一张圣旨:

    “奉天呈运,皇帝召曰:蓝家嫡女蓝薇薰,不学无术,粗鲁放肆……特在今日,废去其太子妃身份!为表补偿,封其为正一品公主,封号萱雅!”

    兰薇薰冷笑,这狗皇帝,典型的打了一个巴掌又给一个甜枣。

    不管有还是没有的,只要是关于骂人的,他几乎都给加到了圣旨上,毁了人的名声后又封一个公主,以后不管谁再见了她,都会认为她占了皇族的便宜。

    本来她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皇族的,现在她觉得以后对付蓝家时应该顺便也把皇族给一起对付!

    李公公只觉得周身温度下降了许多,并没有在意,又抖开了另一张圣旨:

    “奉天呈运,皇帝召曰:蓝家庶女蓝轻烟,温婉漂亮,优雅大方……特在今日,赐其为太子正妃!其母秋月云抬为正妻,封正一品浩命夫人!”

    “两位小姐,接旨吧!”李公公将圣旨递到了蓝轻烟和兰薇薰面前。

    “谢谢李公公!”蓝轻烟脸上浮现了一丝动人的笑,大方地接过了圣旨,二夫人秋月云,哦,不,是正妻秋月云的脸上更是藏不住的得意。

    兰薇薰从头到尾只是冷笑,迟迟不肯接圣旨。

    “蓝大小姐,接旨吧。”李公公脸上有了怒色,要知道他可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平时谁不是争着抢着巴结他,又有几时受过这般待遇?

    “不学无术?粗鲁放肆?”兰薇薰冷冷地盯着红溟,“你们有谁见过本小姐不学无术?又有谁见过本小姐粗鲁放肆?”

    红溟皱眉:“蓝薇薰,你本身就是个废材,若你实在不想退婚,本宫可以不休你,但你只能当侧妃。”

    “废材?休我?侧妃?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兰薇薰根本就不稀罕你太子妃的位置,而今天,不是你休我,而是我兰薇薰休你!”兰薇薰一把夺过李公公手中的圣旨,撕了个粉碎,然后又将她提前准备好的休书重重地扔到了红溟脸上。

    红溟抓下脸上的休书,狠狠地瞪向兰薇薰:“蓝薇薰,你别给脸不要脸,侧妃给你足够了!别妄想当我的正妃!”

    “我没有给脸不要脸,真正给脸不要脸的,恐怕是你们皇族之人吧?”兰薇薰的语气很平缓,但那双蓝眸却有逐渐转变成金色的趋势。

    “逆女!你怎么能说出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还不快跪下!”蓝傲天'噌'地一声站起来,用手颤抖着掐指着兰薇薰。

    “那么请问蓝大将军,我大逆不道什么了?”兰薇薰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起伏。

    “你……你……!唉……我蓝傲天真是家门不幸,才会生出你这样的逆女!”蓝傲天自然也察觉到了兰薇薰是称他为“蓝大将军”而不是“爹爹”。

    “对,我就是逆女,你能拿我怎么着?”兰薇薰并没有反驳,而是顺着蓝傲天的话接了下去。

    谁也没有料到兰薇薰会这样回答,蓝傲天差点被气得没喘上气来。

    “我们走!”红溟衣袖一甩,匆匆而去,他认为他再待下去绝对会被这个蓝薇薰气死!

    “你这个逆女!从今天开始,不许给我踏出星澜阁一步!”蓝傲天气急,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毕竟家主和太子都走了,其他人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也都陆续离开了。

    兰薇薰怂怂肩,她还巴不得不踏出星澜阁一步呢,那样还会清静些。

    “三月,跟上蓝傲天,找到我娘的遗物与我的灵魂令牌。”兰薇薰吩咐。

    三月朝兰薇薰一掬躬,快速追上了蓝傲天。

    兰薇薰此次回来,就是为了拿回这两样东西的,若非为此,她是不会回来的。

    那遗物是她娘的,她可不放心放在蓝傲天那儿,所以要拿回来。

    而那灵魂令牌上有她的一块灵魂碎片,所以也要拿回来。

    否则她以后要把蓝家逼急了,他们狗急跳墙毁了灵魂令牌,她就是不痴傻也要受重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