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绝世美男
    “说吧,你对那侍卫做了什么?”

    兰薇薰慵懒的声音传出来,却让千画冷得似乎坠入了寒冰极地。

    刚才她怎么忘了呀,殿下的修为不只高她一星半点,她要做点什么,別人察觉不到,可殿下必定察觉得到啊!!!

    呜呜呜~殿下会不会惩罚她啊?!

    毕竟跟了兰薇薰这么多年,千画好歹能摸出兰薇薰的脾性,兰薇薰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给她惹麻烦的人啊啊啊~!

    等了许久,都不见千画回答,弄得一旁的三月都看了千画好几眼。

    兰薇薰似乎看千画心中所讲,无奈地说:“说吧,我不惩罚你。”

    一听兰薇薰说不惩罚她,千画顿时开心了:“唉呀,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给他下了能让他不举三个月的药而已啦。”千画笑得贼兮兮的。

    马车里的兰薇薰无语扶额,十分后悔当初教千画调制这个药。

    “对了,殿下,先前侍卫所说的星澜阁是蓝家最好的住处,但星澜阁从三日前起一直都在闹鬼。他们把殿下安排到那儿,简直就是不安好心!”

    一直沉默的三月忽然出声道。

    “鬼?”兰薇薰轻笑出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鬼,肯定是有东西在作祟罢了。”

    三月哑然,她刚才似乎也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

    兰薇薰在蓝家果然是没有地位的,一路上来,除了碰到几个侍女和侍卫,就连一个蓝家人也没碰到。

    可以说,兰薇薰的回归,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了大海,泛不起任何波澜。

    一到星澜阁,果然周围的气氛立马就变了。

    星澜阁的院墙上长满了青苔,院门也破破烂烂的,树上不时飘下几片落叶,漫天飞舞。

    兰薇薰下车观察半晌后,立即下了定断:“这是阵法,而且还是阵法皇尊才能布的阴阳太极阵。”

    “可是殿下,您究竟怎么发现的呢?”

    千画充当起了好奇宝宝。

    “你们觉得周围有风吗?”

    兰薇薰问。

    “没有。”

    千画诚实地摇头。

    “那就对了,周围无风,落叶却似被风吹起,这便是一个破绽。”

    兰薇薰耐心解释。

    “再者,青苔一般生长于阴冷潮湿之处,刚才我摸了一下,它生长的地方却极为干燥。”

    千画默了,她对于阵法的理解永远比不过身为阵法皇尊的殿下。

    “你们俩先回兰界,我独自一人进去看看。”

    兰薇薰认真道。

    听了兰薇薰的话,三月脸上浮现出一抹焦虑:“可是殿下,您独自一人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放心吧,三月。万一遇到危险,我一个人还好脱身,带了你们反倒不方便。”

    兰薇薰拍拍三月的肩膀。

    三月似乎认为兰薇薰说得有道理,也不说话了。

    兰薇薰用意念把三月,千画以及那辆马车都送回了兰界,准备独自闯阵。

    她可并不打算破阵,要知道在青鸾大陆上阵法师可是极其稀少的,能请到一位阵法皇尊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进入阵法,兰薇薰的双手迅速结了几个印,脚步看似凌乱却十分有规律地走着。

    若是有人在外面看,必定会以为这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在走路。

    不到半柱香时间,兰薇薰就从阵法里成功走了出来。

    周围场景瞬间变幻,星澜阁的本来面貌露了出来。

    星澜阁不愧是蓝家最好的院子,精致中又不失大气。

    但此刻的兰薇薰可并无心情欣赏这些美景,因为她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兰薇薰推开其中血腥味最重的一间房进去,就看见这间房的床上躺着一个男子。

    “嘶---”

    当兰薇薰看见男子的样貌时,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男子长得可真俊美啊!

    他银色的头发散落在床上,一袭镶金墨袍,裹住了他修长的身体。

    他那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即使他现在昏睡着,也能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君临天下的气质。

    “他好像中了千年寒毒……”兰薇薰在为男子把脉后,再加上被男子身上的寒气冻得发僵,才下了这个定论,“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呢?”兰薇薰为难了。

    “看在你是个美男的份儿上,我救!”

    兰薇薰看着床上的男子,咬牙道。

    兰薇薰拿出一包银针,迅速扒光了男子的上衣。

    兰薇薰都快无语了,这男子简直就是造物主完美的作品,不仅有俊美无比的容貌,他身上还有八块腹肌,八块啊!

    兰薇薰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兰薇薰的双手结起了一个复杂的印诀,包里的银针瞬间飘浮到了空中,再一挥手,无数银针全部扎到男人的身上。

    兰薇薰纤长白皙的玉手抚过银针,银针便似有生命般轻颤了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儿,肯定会吓得腿软。

    先且不说青鸾大陆医术十分落后,医师稀少,就光是针炙这种方法,在青鸾大陆上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一番针炙下来,对兰薇薰的消耗也并不小,她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的汉珠。

    兰薇薰随手拿出一颗皇级补灵丹扔进了自己嘴里补充灵力,又给男子喂了一颗万能解毒丹,才放下心来。

    皇级丹药在青鸾大陆很珍贵,但对于兰薇薰来说,就像糖豆一样多,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位皇级炼药师。

    呃……好吧,兰薇薰炼制的丹药也确实是糖豆,因为她有一个怪癖——不喜欢有腥臭味和苦的东西。

    青鸾大陆的丹药炼制出来的丹药普遍都带有一点腥臭味,而且还是苦的。

    于是兰薇薰每次在炼丹时都会在适当的时机加入花瓣和糖霜,这样能保证既不破坏药效,又能去掉腥臭味和苦味。

    当初兰薇薰第一次炼制出这种丹药的时候,就连她的师父天夜云和师叔天夜殇、天夜墨都被震惊了一番。

    从那以为,兰薇薰几乎每次炼丹都会放花瓣和糖霜。

    千年寒毒并不是那么好解的,就刚才为男子施针,就耗费了兰薇薰将近五分之四的精神力。

    兰薇薰估计男子也要再有个一两天才醒,于是精神力本就严重不足的她就近坐在地上,趴在床边睡着了。

    兰薇薰刚睡下没多久,床上的男子兀的就睁开了眼睛。

    帝夜煌冰冷孤傲的银眸里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他看着自己恢复如初的身体,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

    他中的千年寒毒自己不是不清楚,当初为了解这毒,他可花了不少心思,最终都没都成功。

    这次与人打斗毒发,他才迫不得以躲入蓝家,本以为凶多吉少,可如今……

    忽地,帝夜煌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的女子。

    女子长得很美。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垂落在肩头,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淡紫加金长袍,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原来是你这只小猫儿救了我呢……”

    帝夜煌拂身下床,轻盈地抱起了兰薇薰。

    帝夜煌的眉间多了几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抱兰薇薰的动作就像手中有稀世珍宝一般。

    帝夜煌把兰薇薰放到了床上,然后自己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独自看了起来。

    男子俊美无比,手里捧着一本书,目不转晴地看着。

    这一天下午,兰薇薰刚醒来就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

    “咦?你什么时候醒的?按道理不应该醒这么早啊?”

    兰薇薰坐在床上,看向帝夜煌的目光充满了不解,顿时烦躁地抓抓头发。

    帝夜煌早在兰薇薰醒的时候就把书放下了,此时看到兰薇薰抓头发,无奈地笑了笑,走过去抓住了兰薇薰的小手。

    “好了,别抓了。”

    帝夜煌看着眼前如同小猫儿的少女,将她揽到了自己怀里,一下一下地为她顺头发,“我体质有些特殊,所以上午就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兰薇薰一点也不抗拒这个男人的怀抱,反而有些贪恋这份温暖,不过她也并没有忘记问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帝夜煌再次笑了笑:“小猫儿,记住了,我叫帝夜煌。”

    “帝夜煌……”兰薇薰歪着脑袋想了想,“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天梵殿的帝尊!”

    如果说兰薇薰是大陆第一天才,那么帝夜煌便与她同肩第一。

    因为帝夜煌与兰薇薰同为化神境巅峰修为,而且帝夜煌年仅二十二岁就成为了天梵殿帝尊,是大陆上最年轻的门派掌门人。

    帝夜煌不语,表示默认。

    “不对,我不叫什么小猫儿,我叫兰,薇,薰!”

    兰薇薰后知后觉才想起帝夜煌对她的称呼,瞬间炸毛。

    “你看你现在这样,不活脱脱就是一只小猫儿?”

    帝夜煌用戏谑的目光盯着炸毛的兰薇薰。

    兰薇薰愣住了,对啊,她平时那么淡定和冷漠,什么事都无法让她变了表情,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才见面的陌生男子面前,她的情绪就那么容易被勾起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