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瞎耽误功夫
    广圣君怔住。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与他说话了?

    自从他突破神人境第五重,神光大盛,成为霸王城中顶峰的那一群人之一。即使是首席长老的欧阳绝,对他说话也素来客客气气。

    居然敢对他说“不要后悔就好”?

    谁能让他广圣君后悔?

    他气极反笑:“沈三公子,就算你也身具君子之风这种武功,老夫也没有放在眼里。”

    君子之风,以无边诅咒之力,加上本身以弱胜强的特性,或许是沈振衣的底气所在。但一来只要用了这种武学,那就必死无疑,二来就算是君子之风,广圣君作为老牌的神人境第五重武者,也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沈振衣没理他。

    话已经说尽,不必再说的太多。

    他施施然前行,丝毫没将广圣君的威胁放在心上。

    铁神医袖手旁观,嘿然冷笑。韩力士抱着广馨儿,呆呆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是好。

    广馨儿仍旧紧闭双目,昏迷不醒。

    广圣君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好几次,双目眯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变得更加明显。

    他运气鼓劲了三次,眼看沈振衣要与他擦身而过,终于忍无可忍,喝道:“馨儿醒来之前,请沈三公子不要离开广圣城!”

    广圣君身子不动,从他脖颈处却有一只神光幻化的虚影大手探出,抓向沈振衣的右臂,作势锁拿,势无可挡!

    出手了!

    铁神医大为得意,只要广圣君对沈振衣出手擒下,严刑拷打,无论什么传承秘闻,总能从沈振衣口中给敲出来。

    他美滋滋地幻想着,却见窗外一道青气穿来,与广圣君的虚影大手一撞,一起化为乌有,同时门外有温润的声音传来:“圣君何必心急?对小辈动武,不是失了你的身份么?”

    一位黑衣公子轻摇羽扇,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

    广圣君的瞳孔陡然缩小!

    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广圣城?怎么没人通报?

    他长吸了一口气,收招停手,冷冷道:“欧阳大长老,真是不速之客,不知来此何为?”

    霸王城中五大长老,排名第一的欧阳绝!

    平日他已经不问世事,只与闭关的城主见面,除此之外,根本不会离开他隐居的天绝山。

    今日是什么风把他吹来了?

    而且还出手挡了自己的虚影擒拿——难道他与沈振衣也有什么关系?

    欧阳绝微笑道:“不请自来,还请圣君不要见怪。今日此来,本来只是听说沈三公子要为馨儿小姐治病,想一会沈三公子不同的风采。没想到两位之间起了误会,竟尔动手,故而冒昧出手,为两位开解。”

    他笑得温良,仿佛人畜无害,但广圣君却心中发冷。

    温和可亲平易近人,只是欧阳绝的表象,这位大长老能站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屹立不摇,除了自身武学登峰造极之外,手段也是极为厉害。

    欧阳绝来这里,目的绝不会像他说的那么单纯。

    更何况,沈振衣何德何能,竟然又入了欧阳绝的眼?

    ——如果不是因为一切偶然,广圣君甚至要开始怀疑,沈振衣会不会本来就是欧阳绝布下的棋子。

    霸王城城主闭关千年,除了欧阳绝之外,几乎没人见过,只有强大凶兽威胁到城墙的时候,城主才会飞剑而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诛杀凶兽,一般人也看不清城主的身影。

    所以霸王城的实权,其实是掌控在五大长老手中。

    具体庶务,往往是排名最后的长老在负责,之前都是广圣君与黑泽军师争锋,日后不久会抵补一个骆大天王,到时候广圣君就应该彻底摆脱庶务,与排位更高的长老一样,一起参演天道武道,并进入霸王城的真正核心层次。

    ——不过他们都很清楚,只有欧阳绝才是真正只手遮天之人,城主不出面,他在城中便是说一不二,就算是骆大天王这样的人物,能不能进长老会,都不过是欧阳绝一言而定的事。

    广圣君心念电转,苦笑道:“大长老,说来惭愧,事关我这孙女儿的病,老夫实在是沉不住气。沈三公子以六针夺脉之法治疗她的冰极病骨,如今她昏迷不醒,老夫不懂医术,实不敢让他离开。”

    如果是别人,以广圣君的性格早就一言不合开打,先拿下再说。

    ——可惜对面是欧阳绝。

    他若是沈振衣的后台,广圣君斗不过。

    他的语气已经软化了许多。

    “哦?”

    欧阳绝挑了挑眉毛,走到广馨儿面前,翻开她眼皮看了看,微现诧异。

    “真的是六针夺脉之法……”

    他沉吟一阵,回头狐疑地看着沈振衣。

    “这法门乃是魔道嫡传,最为艰深,不是说已经失传了千年吗?想不到沈三公子,竟然会这一门手法?”

    欧阳绝确实很诧异。

    他知道沈振衣的剑法了得,那可以解释为得了什么绝学传承,有什么奇遇——但这在医道之上,也有这等造诣,就让人觉得奇怪了。

    “侥幸得之而已。”

    沈振衣也不在意,淡然回答。

    他不认识欧阳绝,既然连广圣君都对他这么客气,此人的地位应该在广圣君之上,大约也是霸王城中的长老。

    ——不过对于沈振衣来说,长老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欧阳绝皱了皱眉头,有看了看广馨儿,对沈振衣道:“沈三公子,如今馨儿小姐这个样子,也怨不得圣君担心,你可否稍待一阵,等到她醒来之后,再离开不迟。”

    他还真没料到沈振衣与广圣君会闹成这个样子,听说之前沈振衣一针就让广馨儿恢复了不少,如今怎么特特上门来诊治,居然会这么个结果。

    这般一走了之,别说是广圣君这种一贯居于上位之人,就算是普通病家,也会生气啊!

    更何况还被认出来沈振衣的手法乃是六针夺脉,这叫人怎么放心得下?

    欧阳绝脑中也是一片迷糊,实在想不通沈振衣的思路。

    沈振衣却一派漠然:“诸位不必担心,我早就说了,馨儿小姐三日之后便能醒来,行动如常,在此期间,不必任何诊治,我何必在此瞎耽误功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