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六针夺脉
    六针夺脉,是最邪恶的功法。

    夺的不仅仅是脉,更是精、气、神,这是当初魔道横行七伤世界时候流传下来的可怖法门。这六针一下,能够将人完全控制为不死不伤刀枪不入的傀儡,纵然从此身体比普通人更好,那又有什么用?

    广圣君看着孙女儿身子一颤,失去知觉,浑身僵木如同死人,心如刀割,禁不住厉声怒吼道:“沈三公子,这是何意?”

    韩力士刚才心怀歉疚,此时更是不顾一切地跳了过来,伸手搂住广馨儿,仰天长啸,泪水潺潺而下。

    沈振衣松开了银针,无所谓地退了两步,对广圣君点点头道:“圣君稍安勿躁,不必在意,我治完了。”

    六针夺脉已毕,广馨儿现在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你当然是治完了!

    广圣君只觉得胸口一团火在烧,他冷声道:“沈三公子,你今日若不给我一个交待,那可就休怪老夫无礼了!”

    他脑中一瞬间浮现许多古怪想法,又担心沈振衣是受了敌人的指使,刻意来害他;又期待沈振衣解释这只是治疗的一部分,一片混乱,若不是他修行数百年,城府极深,只怕这时候已经翻脸动手。

    楚火萝等人看广馨儿的情形不对,也不由警惕,暗暗靠拢沈振衣,做好了防备的态势。

    ——她们倒不觉得师父会有心害人,不过师父最近的脾气很古怪,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反正作为弟子,她们随时站在师父这一边就是。

    沈振衣感觉到了广圣君的威亚,不以为意,淡然道:“不必担心,这就是治好了,六针夺脉之法虽然凶险,但只要稍加改造,修复病体的速度比金针换脉要快得多。如今馨儿小姐只是累了,让她睡上几日,自然痊愈。”

    “胡说!”

    铁神医高声驳斥:”圣君,你莫要听他狡辩。六针夺脉至邪,何况作用于人的精神,与金针换脉完全是两种路子,怎么可能混用?更无修复病体之能,他这是缓兵之计,妄图金蝉脱壳,万万不可信他!还是将他拿下拷问,查知究竟!”

    他自认为抓住了沈振衣的软肋,便要穷追猛打,恨不得广圣君立刻出手,把这年轻人制服,然后拷问的内容>

    沈振衣不为所动。

    “圣君,我已经说了,治完了。府上有恶客,在下实在不想多留,多谢圣君好意,这便告辞了。”

    人家只是客气,你还真当真?

    楚火萝苦笑,师父真是完全不停人家言外之意的。

    广圣君显然是不放心他们,强行不肯让他们走,哪里是什么挽留,分明是要软禁。

    不过沈振衣这么回复,广圣君也是一愕,他沉默一会儿,才开口道:“沈三公子,老夫蜗居在这霸王城中,或许谈不上富有四海,但侥幸修行有成,就算不能只手遮天大权独揽,但也是薄有声名。在这城中,很少有人会驳我的面子。”

    “我的敌人,往往都已经死了。”

    他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已经浓得快淌出来了。

    沈振衣却浑然不查,只淡淡道:“那敢情好。”

    他压根儿不管广圣君想干嘛,抬腿就要走。

    广圣君终于变色,张开双手,神光四射,冷冷道:“沈三公子,我再说一遍,在馨儿醒来之前,谁都不准走。”

    他双目如冷电:“今天敢走出我这花厅一步者——”

    “——死!”

    既然沈振衣夹缠不清,广圣君也干脆就直言不讳。

    沈振衣顿住了脚步,上下打量广圣君,平静笑道:“我是自愿而来,为馨儿小姐诊治,自然是要来便来,要走便走。”

    他浑然不在意,悠悠地向前走了几步。

    “这天下间,没有人能拦着我的脚步,也没有人能让我做不乐意的事。”

    “你若想要动手,尽管便可以动手。”

    沈振衣微笑,眸色如银。

    “只是,你千万不要后悔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