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衣带
    可恶!

    铁神医没想到广圣君居然如此迁就,本来按他的想法,广圣君何等身份地位,就算急着要沈振衣治疗广馨儿,但也总要有点霸王城长老的自尊。

    他面色铁青,再想要阻止脸上却怎么都挂不住,恨不得拂袖而去,却始终不肯迈开脚步。

    “要治啊。”

    沈振衣慢条斯理点头,“那也不必重谢,劳驾让让。”

    他今天是有备而来,随身取出一个黑色绣着银色的布包,从中抽出六根银针,幽幽闪着荧光。

    “今天一换六脉,换完之后,广馨儿小姐应该就与常人无异,可以修习武学慢慢调养,等她真气充盈,能够引动天地之力之时,再换九脉,便能继续修行,算是完全痊愈了。”

    沈振衣漫不经心向广圣君解释。

    “这么简单?竟能完全痊愈么?”

    广圣君又惊又喜,他对孙女儿的病一直没报什么太大的希望,只要她能够健康,就算无法修习高深武学也无妨。谁知道沈振衣居然有这么大本事,这可是意外之喜。

    冰极病骨之人,一般都是武学资质绝顶,只可惜因为体质本身的限制,只能英年早逝。

    ——与其说这是一种病,更不如说这是一种对天才的诅咒。

    若是能以换脉之法将冰极病骨治愈,他们的资质和天赋就能够完全展现。要真像沈振衣说的那样没有后遗症,广馨儿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就算是继承广圣君的衣钵也并非不可能。

    “简单。”

    沈振衣并不在意,走到广馨儿面前,微笑道:“恐怕有点痛,请忍一忍。”

    广馨儿咬着嘴唇,满怀感激瞧着他说道:“三公子尽管施为,我不怕痛。”

    “那就好。”

    沈振衣也不停顿,左右手各捻起三根银针,毫不客气地向着广馨儿胸乳、小腹、腰肾六处命门刺去。

    噗!

    他手法甚为粗暴,也没什么怜香惜玉之意,要是不知道他是治病,简直觉得像是在杀人。

    “小姐!”

    韩力士也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出手保护,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沈振衣出手竟然这般快法,伸手一抄落了个空,情急之下反手切出,一掌轰向沈振衣胸口。

    “住手,沈三公子是在治病!”

    广圣君也吓了一跳,总算他定力更强,一刹那便反应过来。他知道韩力士忠心耿耿,赶紧喝止。

    ——哪里还来得及?

    韩力士动作比意识还快,一出手之际便已快落在沈振衣胸口,等惊觉不妥,想要收力却赶不上,心中又悔又急。

    沈振衣身子不动,双手持着银针刺入广馨儿身体。腰间衣带却像是蛇一样昂起头来,在韩力士手腕上一绕收紧一翻。

    啪!

    韩力士身体失去平衡,竟然是被这衣带扯动,掌力全部引入地下,顿时数块方砖粉碎,地面尽是裂痕。

    他打了个趔趄,站立不稳,竟然是滚倒在地!

    “什么?”

    广圣君骇然。

    ——韩力士的本领他最了解,作为跟着他最久最中心的心腹,又被赋予了保护广馨儿的重任,他获得传承和资源在广圣城中也是数得上的。

    何况此人天生神力天赋异禀,修习强力武学易如反掌,虽然因为局限,基本上不可能突破神人境第五重,但在神人境第四重中已属于巅峰。

    ——至少广圣君自信,韩力士一人对上天王会十二丑,也不会落在下风。

    他会输给沈振衣,广圣君有心理准备。

    毕竟沈振衣这人深藏不露,三名女弟子就可以凭着君子之风击败十二丑。

    ——但是输的如此轻易,那就令人诧异了!

    别人看不清楚,广圣君看得明明白白,沈振衣根本没怎么认真的反击,他在以衣带击倒韩力士的同时,双手都没有停止动作。

    几乎是一刹那间间,六根银针在一百多处隐秘穴位上连续插拔了一次,一气呵成,全无停滞!

    广圣君虽然不通医术,但也知道这金针换脉之法绝非等闲,不能有一点差错,非得要全力出手不可。

    ——在这种情况下,沈振衣尚有余力解决韩力士?虽然韩力士并无伤人之心,最后肯定是收力了,但这战绩还是让人咋舌。

    沈振衣放倒韩力士,看他满面羞惭的站起身来,也不搭理,手腕轻拂,六根银针吞吞吐吐,仿佛是有节律的舞蹈一般。

    广馨儿痛苦呻吟,双目紧闭,但面色红润,脸上也浮现喜色。

    她能清楚感觉到体内正在翻江倒海,力量渐渐涌入,更有一股暖流再胸腹之剑升起。

    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神奇感觉。

    身具冰极病骨之人,体内一片冰寒,若是没有与之抵抗的真气内力,不用多久五脏六腑都会冻结成冰晶,努力会有什么暖气。

    “小姐……在好转!”

    韩力士大喜,一边大呼,一边露出感激神色。

    他走到广圣君身边,羞惭道:“属下鲁莽,差点坏了三公子大事,请圣君惩罚。”

    广圣君心中欢喜,哪里在乎这点小事,摇手道:“待会看三公子要不要罚你,你先守着,不要多想。”

    他自己当然是不舍得惩罚这忠犬,至于沈振衣刚才已经给了韩力士一个教训,想来也不会太过在意。

    孙女的恢复让他满心欢喜,恨不得将沈振衣捧到天上去。

    这时候铁神医却忽然煞风景的大吼:“且慢!圣君!他这不是金针换脉,分明是魔道的六针夺脉之法!此法凶煞异常,更有控人心智的险恶法门!圣君速速让他停下,不可为其所趁!”

    刚才铁神医看着就觉得古怪,待看到沈振衣六针齐出,广馨儿面色潮红,惊觉不对,不顾一切的大喊!

    这是至阴至邪的术法!

    六针夺脉!

    沈振衣并不在意,回头耸肩道:“管他是金针换脉,还是六针夺脉,能够治好馨儿小姐的病不就好了?何必在意那么多?”

    他居然承认了?

    铁神医心中大喜,丑态毕露的手舞足蹈,就如一个疯子一般大叫大跳。

    广圣君的面色都不由变白了。

    希望与绝望之间,只有一步之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