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待会儿补足
    三下!

    甚至还没看清楚人家出手,广福安就已经连挨了三下耳光。他再说不出什么话来,只目眦尽裂地望着楚火萝。

    “怎么样,还不服气吗?”

    楚火萝笑嘻嘻地看着他。

    师父说掌嘴十下,还差七下,不过也不必着急。

    “多谢沈三公子出手帮我教训犬子。”

    广圣君本来怎么也要摆架子在厅中等候,不会迎出门来,但是外面都打成一团了,他也实在坐不住,只能假模假式出来迎接,嘴上还得客气几句。

    ——那怎么办呢?确实是广福安自取其辱,更不要说现在广圣君还求着别人救自己孙女儿,就算生气也得忍了。

    “爹!”

    广福安尖叫起来。

    他被一个小姑娘抽耳光飞上天,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原本就想着告状求父亲庇护,没想到广圣君一出来就说打得好,那他还能说什么?

    “退下!”

    广圣君也是恨铁不成钢,这个儿子天生不成器,完全没有继承他的武学天赋,靠着资源堆到如今的境界,平时还自以为是。

    他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去惹广圣君自己都不敢怠慢的沈振衣?

    这位沈三公子……绝非等闲之辈。

    一剑压一城,或许不算什么。

    在天王会内城联盟的时候,让三名女弟子出手,胜过十二丑,或许是因为用了被诅咒的武学。

    ——但最近灭隐会的变故,广圣君真的不得不重视起来。

    灭隐会在被天王会屠灭之前,对沈振衣进行了最后一次刺杀。

    是灭隐会主亲自出手!

    广圣君做到霸王城的长老之位,虽然最近心思都在孙女儿的病上不太管事,但不管如何消息终究是灵通的。

    灭隐会主,无不可杀一剑,连长老都忌惮。

    ——甚至,在天王会与灭隐会一役中,这一剑甚至伤到了骆大天王。就算骆大天王功力未纯,他到底是神人境第五重的高手!

    这一剑是何等威力!

    沈振衣能够在这一剑下活下来,那他的修为境界,又到了何等地步?

    就连广圣君这样的人,都不敢妄自揣测。

    这小子一直神光内敛,从一开始广圣君就看不穿他的底细,何况是现在?

    广福安被父亲厉声呵斥,更是满腹委屈,面色铁青,拂袖而去。

    这时候广圣君才向沈振衣道歉:“犬子无礼,还请沈三公子见谅。适才沈三公子说掌嘴十下,还差七下,一会儿我自差人去补足。”

    周围广圣城中人都是瞠目结舌。

    圣君对这位沈三公子,未免也太客气了吧?

    自己的儿子说打就打,便是城中其他长老驾临,他都未必会如此妥协。

    “小事而已。”

    沈振衣懒洋洋回答:“只要他得了教训,这三下也就够了。”

    这位也真是架子大!

    广圣城中人咋舌,居然也不顺势给圣君一个面子,这说话的口气更是吓人,他难道就一点儿不怕得罪圣君?

    广圣君对沈振衣调查得清清楚楚,早了解他的脾气,不以为忤,微笑着请他入内,只当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厅中,面色苍白的广馨儿斜斜靠在一张软榻上,看到沈振衣进来,眉目之间隐现一丝喜色,然后又赶忙遮掩。

    在她身边,那日沈振衣与他们初遇时见到的巨汉侍立一旁,还有一个瘦削赭衣老者站着,面色凝重,目带审视地盯着从门口进来的沈振衣。

    广圣君亲自为沈振衣介绍:“我孙女馨儿,你已认识了。这位是我的好兄弟韩力士,一直守护广圣城与馨儿,上次你们也有一面之缘。”

    他指了指那位巨汉,巨汉韩力士连忙行礼,恭敬道:“属下不敢当,圣君于我有大恩,我只是结草衔环以报。”

    韩力士的语气憨厚,实乃忠义之士。

    楚火萝他们几个最近也听过韩力士的名头,此人天生神力,力大无穷。由于广圣君近年来少现于人前,广圣城的事务多是这位韩力士在打理。

    他威名赫赫,未曾办砸了一件差事,也算是城中奇人。

    “至于这一位……”

    广圣君将那位赭衣老者引到身前,语气也颇多尊敬,“……说起来与沈三公子可算是半个同行,乃是我霸王城中第一名医,保命堂铁神医,馨儿的病,之前都是靠他调理,才能吊着一条命。”

    霸王城保命堂铁神医,这九个字在内城响当当。

    保命堂虽然只是四级宗门,但没有哪个强者敢于对他们不敬,因为这个宗门之中,全是医者。

    而铁神医,更是医者之中的佼佼者。

    他号称药医不死病,只要不死,就能医好。

    不光是广圣君,包括欧阳绝、黑泽军师等几位长老,都曾找他调理过内外伤势。

    甚至有传言说,当今霸王城主,也曾让铁神医诊治过!

    此人在霸王城地位绝高!

    龙郡主负责打听消息,这种了不起的内城人物,当然是知道的,也不由露出敬佩之色。

    ——沈振衣却不知道。

    他只略略点头:“原来是一位医生,难得难得。”

    语气平淡,殊无震惊之意。

    他确确实实不知道铁神医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只是对任何一位普通大夫都会有的客气。

    广圣君面色一僵。

    他原本是一番好意,想要介绍沈振衣与铁神医相识,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沈振衣会是这般反应。

    ——沈三公子是真的不认识铁神医,还是故作姿态,看不上这位的神医名头?

    这下可糟糕了。

    铁神医最为好名,沈振衣这句话没有诚惶诚恐,便已经得罪了他。

    广圣君好心办了坏事,咳嗽一声,正要开口圆场,就听铁神医冷冷道:“圣君此言差矣,这位沈三公子,既然会远古金针换脉之法,治好了馨儿小姐。那么如今霸王城中的第一名医,自然就是他,哪里还轮得到老朽!”

    果然是满腹怨气,这话就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了。

    广圣君叹息一声。

    沈振衣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候你还不谦虚几句?

    旁观诸人都忍不住抹汗,人家铁神医这么说,你这就默认了?这……未免太也狂妄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