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掌嘴十下!
    “我知道!”

    广福安冷哼一声。

    他在广家一直不受重视,虽然也是父母精血所生,但与大哥和侄女的受宠程度相比,实在是差得太远。

    他大哥叫广天赐,广圣君最为心爱,几乎是倾囊以授,当成衣钵传人;他叫广福安,广圣君纯粹只想让他平平安安混日子,顶多辅佐长兄,即使广天赐死了,父亲的目光也从未落在他身上。

    ——就算广馨儿是个病鬼都是一样!

    如果给广馨儿吊命的资源都给他,他一定会像大哥一样,成为人中之龙,日后便是广圣君的接班人,成为一跺脚霸王城都要抖三抖的厉害角色!

    好在不管如何,广馨儿的病是绝症。

    虽然广福安不知道这个侄女儿到底是何病症,但也偷听过父亲与铁神医说话,知道她怎么也活不过十年,这才强忍着一直等下去。

    只要广馨儿死了,广圣君无论如何,也只能把家中基业传给他吧?

    他还有大把的时间!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广福安才能一直俯首帖耳,老老实实。谁知道就在广馨儿要死的节骨眼上,突然又冒出了一个什么沈三公子!

    居然一针把广馨儿给治好了?

    此后广馨儿不但不用再卧床不起,甚至可以修炼武学,广圣君疼爱有加,还没见这小妮子学几天武呢,几乎就要将她定成广家的继承人了。

    她还没痊愈呢!

    广福安心中腹诽诅咒,恨不得这个侄女儿立时死了,也期待他们找到的是个江湖郎中,后续无能为力。

    不料这个江湖郎中最近一段时间声名鹊起,居然是弃剑山庄沈三公子,便是广福安这个纨绔子弟,也听过此人名字。

    对司马家一剑压一城,对天王会三女败十二丑。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是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

    ——广福安满心绝望。

    如果真让沈振衣把广馨儿治好了,那这广家,他哪儿还有立足之地?

    今天广圣君派他出来接待,他纯粹就是想来找碴。

    沈振衣端坐车上,缓缓而入。

    无论去什么地方,他都安之若素。

    “贵客,到了,请下车吧。”

    引路人陪笑提醒——这位可当真是贵客,圣君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们好好接待,万万不可怠慢。

    这人是四级宗门之主,最近内城名声很大都是其次,最关键的,是他能够治大小姐的病!

    谁都知道大小姐是圣君的命根子,那这位沈三公子,自然就是救命的神医。

    沈振衣点头,下了车,就见对面一个中年男子站着,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微微蹙眉。

    “沈三公子,久闻大名,今日一见,不过如此嘛!”

    广福安走上前,一开口便不客气。

    二爷!

    旁边的手下急得满头大汗,只能拼命扯着这位爷的衣袖,指望他不要犯浑。

    沈振衣身上的光环,广福安真的看不上。

    在他眼里,司马家算是什么东西?骆大天王也不过是个新崛起的小鬼。他自己本事不大,却能够狐假虎威,在广圣君的羽翼下,谁都看不起。

    所以他当然也觉得沈振衣不算什么。

    沈振衣只一眼就能看出这纨绔的本质,也懒得与他计较,只漫不经心道:“浮名本多虚传,不必当真。”

    他来,是因为答应了广圣君来救人,这种狺狺吠叫之辈,不必理会。

    广福安只当他是示弱,更是得意,冷笑道:“只听说沈三公子会几手剑术,可没听说过你会医术,如果连剑术都是浮名,这医术真能治得好我侄女儿么?”

    他鼻子里面发出哼声,意极轻蔑。

    楚火萝大怒,谁敢看不起师父,她总是第一个跳出来:“你又是谁?我师父的剑术是不是浮名,我与你过两招不就知道了?”

    三女战胜十二丑之后,信心十足,在神人境第四重中还没怕过谁。

    楚火萝一人虽然无法发挥君子之风的威力,但是一对一,她现在不怵任何人。

    广福安放声狂笑:“弃剑山庄之人真是狂妄,你们以为在天王会能耀武扬威,到了广圣城也能这般?真是井底之蛙,没有见识!沈三公子,你若是不见怪,我就指点指点你的弟子如何?”

    他自认为自己是广家继承人,广圣君的亲生儿子,比之这种野鸡宗门的弟子,怎么也要强上一筹。

    除了几位神人境第五重的长老,广福安还真谁都不怕。

    ——事实上慑于广圣君的威名,还真没什么人与他认真动手,也养成了他妄自尊大的性子。

    沈振衣皱了皱眉头。

    他倒是浑然不在意广福安在说些什么,只是一只苍蝇跳来跳去,实在是令人讨厌,他也懒得再浪费时间。

    能动手解决的事,就别废话。

    “火萝,给他掌嘴十下,也就罢了,我们不必多理。”

    他淡淡吩咐。

    “好咧!”

    楚火萝大为开心,最喜欢奉师父之命打人,那种感觉特别舒爽。

    广福安暴怒:“沈振衣,你以为你是谁,你的弟子若能碰到我一片衣角,我便跟你姓!”

    啪!

    电光石火之间,楚火萝倏忽进退,有如鬼魅,已经啪的重重抽广福安一记耳光。

    她咯咯笑道:“现在已经打脸了,你要改姓么?”

    广福安晕头转向,在原地打了两个旋儿,嘴角溢血,噗的提出两颗牙齿,哇哇大叫道:“你竟然偷袭!卑鄙无耻!”

    楚火萝都呆了呆。

    明明是正面袭击,怎么能叫偷袭。

    她无奈摇头道:“好,那我这一次不偷袭了,你看着,我要打第二下了!”

    广福安一挺胸,自觉只要做好防备,绝不能让这小姑娘打着,双手护在面门之前,只觉得左面颊**辣生疼,心中暗恨。

    啪!

    又是一记清脆的重击,广福安压根儿没看清对手如何动作,就觉得右脸上疼痛不堪,脚下不稳,忍不住踉跄连退三步,委屈大叫道:“你居然换手!”

    居然不打左脸改打右脸!

    这个小姑娘太狡猾了!

    楚火萝眼睛扑闪扑闪,诧异道:“这也不行?那我说好了,这次又要打你的左脸,总可以了吧?”

    啪!

    话音刚落,广福安左脸着了狠狠一下,禁不住侧飞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