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城主的对话
    “师父最近是不是变得越来越无情了?”

    楚火萝几个凑在一起,悄悄议论。对于她们身上的“君子之风”血魔诅咒,楚火萝总是耿耿于怀,觉得师父似乎越来越漠视人情,有飘然成仙的态势了。

    “这个星剑童,死的也太惨了点儿……”

    她犹自记得,星剑童跪在弃剑山庄门口一脸虔诚的模样。

    然后,就是惨烈之死。

    就算楚火萝是无关之人,也不免觉得恻隐之心大起。

    她知道,若是沈振衣出手,应该能救得了此人。

    只要沈三公子愿意,没有人是救不了的。

    “师父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龙郡主不同意,“他不是见死不救的人,这灭隐会杀人如麻,也有自己取死之道。”

    师父做的判断,她总觉得是正确的。

    紫宁君更不用说,但凡沈振衣说的,她都当作真理奉行,谁也动摇不得。

    哪怕她们俩同时也受到了君子之风的诅咒,却是连一点儿抱怨都没有。

    楚火萝嘟哝:“和你们俩说也没用……我只是觉得师父的心性……”

    她摇摇头,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不对,但总有种隐忧。

    沈振衣独自坐在梦剑小筑之中,从口鼻之中喷出白气,氤氲绕于全身,飘飘若羽化登仙。

    他原本白皙的面容更显圣洁,双目微闭,从眼皮中却似有银光泻出。

    整座小楼,微微震动,仿佛处在狂风暴雨中一般。

    不过只是一刹那,便恢复平静。

    与此同时,沈振衣也陡然睁开了眼睛。

    ——银光一片!

    冷若寒霜,仿佛世间一切,全都如同蝼蚁。

    万物,与他无关。

    与此同时,城主府中,欧阳绝一身黑衣,站在舞剑的城主身后,静静的看着泪之剑的剑光。

    城主……已经很久没有舞剑了。

    泪之剑的光芒,也已经许久不见。

    这是杀戮之剑,也是愧疚之剑。

    一剑斩出,万户倾泪,而杀人之时,自己又何尝不落泪?

    这时候城主出剑很慢,但即使再慢,欧阳绝也绝不敢靠近。

    ——靠近,便是死。

    泪之剑的范围之内,只会让人落泪。

    不管是亲人,还是敌人。

    一直等到城主收剑,欧阳绝才缓缓靠近,低声禀告道:“城中又出大事了。”

    城主转头,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但欧阳绝知道,这是城主已经关注的意思了。

    他叹了口气,“昨日骆大天王出手,屠灭灭隐会,无一活口。”

    城主一顿,回头看着欧阳绝。

    脸上蒙着黑布,只留着一双血色双瞳。

    良久,城主才突然开口,声音沙哑低沉,却是委婉温润,竟然是一个女子之声!

    “他没有灭掉灭隐会的能力。”

    她轻轻摇了摇头。

    欧阳绝愕然。

    ——城主,居然又答复了他的话!

    天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之间正常的对话,是不是要追溯到五百年前?欧阳绝已经想不起来了,但肯定已经是许久许久,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儿了。

    “灭隐会,有无不可杀一剑,那什么姓骆的根本不可能灭掉他们。”

    一开始城主说话还有点生涩,但很快就流利起来。

    她声音低沉,不怒自威。

    “无不可杀一剑……”

    欧阳绝叹息。

    “……听说灭隐会主面对骆大天王的时候,确实施展出了这一剑。确实伤到了对手,不过……”

    他偷偷瞧了一眼城主,那赤色的双瞳中平静无波,似乎也不急着追问。

    ——好吧,她了解他。

    欧阳绝这个人,也绝不是会吊人胃口的人。

    “只伤了不到两寸的口子,擦破了一点儿皮。”

    他摇头不已,“如果这就是无不可杀一剑的威力,这未必诸位长老也白忌惮这么多年了。”

    这剑法能够跨越境界伤到神人境第五重的武者,当然已经算是相当厉害的武学,但是其意义就不大了。

    “不。”

    城主转过身,意味深长的摇头。

    “无不可杀一剑,绝不止这么弱。”

    她意兴阑珊地摇头:“也许是今时今日的灭隐会之主,无法发挥出那一剑的威力。”

    城主不在说话,只缓缓擦拭着泪之剑。

    那一剑。

    她是亲眼见过的。

    欧阳绝默然,良久才道:“如今天王会的势力大张,想必黑泽军师会想办法对付他们,广圣君不知道会不会出手。”

    对这些事情,城主全无兴趣。

    她转身,面对着园中大树,将泪之剑抛出,插入泥土之中。

    这些勾心斗角,她早就厌倦了。

    赤红双瞳之中,连一点波动都没有。

    欧阳绝微微一笑,突然道:“本来广圣君只在意他那位宝贝孙女,但沈三公子能够治愈,他才能脱身出来。”

    城主身子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

    沈振衣与广圣君约定的第二次治疗之期,确实就要到了。

    ——不等沈振衣主动上门,殷切的广圣君便派来仆从,以送礼为名,其实也是提醒他该前往诊治。

    沈振衣坦然收下了礼物,既然对方派人来接,他当然也顺水推舟,带着三名女弟子,施施然前往广圣城。

    广圣君,乃是老牌长老,之前一直压着黑泽军师一头。

    他的势力,远超天王会,只是无声无息,早就润物细无声,不为人所知。

    不过光是广圣城,就要比天王会的驻地大出好几倍。

    这是一座城中城,铜墙铁壁,比之内城核心也不差几分。便是凶兽连破两道城壁,广圣城中人也还可以依此抵抗,未必就会陷落。

    城中长老的地位,确实非同小可。

    迎接沈振衣的龙车,连续过了三道大门,才真正进入广圣城的核心之地,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迎接,脸上虽然带着强笑,但眼神却是冰冷。

    “二爷,他们到了!我们向前迎迎吧?”

    手下看到沈振衣等人入城,着急提醒。

    这可是圣君亲自交待的任务,二爷可绝对不能搞砸了,这位神医关系到大小姐的性命,圣君可在意着呢!

    偏偏二爷看他不起,只当是骗人的,一直拉着一张脸,为这事没少被圣君训斥,到这种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