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死人的执念
    星剑童已经死了。

    她自己也很清楚。

    作为一个杀手,她最清楚生与死之间的区别。

    “可惜……”

    她飞速奔跑,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冻结,可能就在下一秒就会化作冰雕。

    神人境第五重高手,还没怎么样针对她出手,已经足以断绝她的生机。

    这便是境界差距的威力。

    ——骆大天王的冻气,将一切化为冰雪。

    这种与神光融合的武学最为可怕。

    星剑童遗憾自己全力出手的一剑,只轻轻挫伤了对手的面皮。她剩下唯一的执念,就是想让人看到自己是怎么死的。

    ——让剑祖看到。

    她脑中已经一片模糊,只有这最后的执念,让她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向着弃剑山庄的方向飞奔。

    ——飞奔!

    日光炽烈。

    她的身躯滴滴答答落下水来。

    很快就缩小了一圈。

    她只是一块冰而已。

    ——即使是冰,仍然有其执念。

    这是灭隐会,传承千年的组训。

    沈振衣静静地坐在楼上,看着天上寂寞的月眼与星星。

    霸王城的天空往往逼仄,但也足够看见夜。

    远处的呼啸,让他明净的眼眸笼上了淡淡的阴霾。

    茶水已滚。

    他却没有喝。

    “师父,怎么了?”

    楚火萝好奇地问,今晚上师父略有些反常。

    “没什么,只是世事无常。”

    沈振衣看着远方,那里有流星坠落。

    生死变幻,沧海桑田,他看得太多,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已经麻木。

    远处的呼啸声越来越近。

    楚火萝警觉地站起身,目光也随着沈振衣眺望的方向望去。

    紫宁君与龙郡主进来,跟在她是身边。

    “好像,有人来了。”

    楚火萝有点吃不准。

    龙郡主握住了剑,“是敌人?”

    紫宁君平静地望了一眼,摇头,“似乎是个死人。”

    堪破真幻之眼,能够看到更多的真相——或许,她才是最理解沈振衣心态的一个人。

    风更近,更冷。

    仿佛全世界的寒意聚集在一处,楚火萝都禁不住紧了紧衣襟。

    砰!

    重建的梦剑小筑窗户被撞开,星剑童破窗而入,神态呆滞。

    她的白发披散,赤剑折断,面容憔悴。

    “你干什么!”

    楚火萝下意识地拦在沈振衣面前。

    沈振衣却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他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星剑童面前,叹息问道:“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嘛?”

    星剑童呆滞的眼中,陡然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她嘴唇嗫诺,动了几下。

    然后……

    无声无息的,她的身体就在几人面前眼睁睁地化成了无数晶莹碎屑,落在地面,化为清水。

    ——无影无踪!

    “什么?”

    楚火萝和龙郡主同时惊呼,她们不敢置信地望向四方,以为是有什么敌人偷袭。

    沈振衣望着地面上的一滩水迹,微微闭上了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阵,楚火萝才反应过来,但脑子里面仍然是一团浆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向沈振衣询问。

    龙郡主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振衣。

    “她只是想让我看一看,别人是怎么杀死她的。”

    沈振衣挥手。

    那一摊水迹消失,星剑童也就完全在这世上不存在任何痕迹。

    “可惜……真是真的没必要的。”

    他轻轻叹息。

    这种执念令人佩服,死后仍然能跑到这里,灭隐会那个孩子,果然留下了了不起的传承。

    只可惜……终究还是无用功。

    “什么……什么意思?”

    楚火萝越发不明白,只能打破砂锅问到底:“是谁杀了她,她又跑来给师父你看什么?为什么又没用?”

    她像是连珠炮一般的发问。

    沈振衣微闭双目,缓缓走回去,在椅子上坐下,“杀她的人,应该是骆大天王吧?灭隐会对我们出手,大概也只有天王会才会花这种冤枉钱。星剑童杀不了我,骆大天王当然也不客气地杀了她。”

    “可恶!”

    楚火萝勃然大怒,虽然沈振衣并未接纳星剑童灭隐会的投诚,但对方如此恭敬,楚火萝总觉得下意识认为是自己人,居然就这么被人杀了,岂能罢休!

    “这个骆大天王我本来就看他不顺眼,师父,我们啥时候把他除掉?”

    对方明明是神人境第五重的高手,比她高出一截,但楚火萝一丁点儿都不担心。

    ——师父这么多年,不是专门解决比自己强的人么?

    “那……那她跑过来给师父看什么?”

    不过想起星剑童的可怕死状,楚火萝到底还是打了个寒噤。

    “这应该是骆大天王的极寒冻气。”

    沈振衣不慌不忙。

    “他修行阴寒武学,我早就看出来了,极寒冻气能化一切为冰,结合神光,笼罩四野,也算是一种马马虎虎的武学吧。”

    他懒洋洋的评价。

    能够将身周数十丈之地,全都变成冰窟,这种实力在沈振衣看来,也只有“马马虎虎”四个字的评价而已。

    楚火萝与龙郡主相顾骇然。

    要是事先不知道,与骆大天王动手的时候,就算实力相当,也难免吃个暗亏。

    星剑童死后尚且千里奔驰,用自己的残躯来报信。

    ——似乎也该感谢才对。

    只是沈振衣为什么又说没用?

    难道就算知道了骆大天王的武学,都无法破解吗?楚火萝心里一紧,忙问道:“师父有把握吗对付这种诡异的武学?”

    沈振衣瞥了他一眼,叹息道:“我不是早就说了吗,她还是死的毫无意义。我该看的,早就看到了。”

    骆大天王的武学根底,他看得清清楚楚。

    可惜星剑童的一番心意了。

    “既化虚空,不必再葬了。”

    如果留着尸体,沈振衣肯定会让三个女弟子将人家葬了,可惜如今丝毫不留,也就没必要再落葬了。

    “杀毒攻心,终究自有其死之道。”

    虽然惋惜,但这也是灭隐会自己行事的报应。

    杀人者,人恒杀之。

    ——只要你的力量,不足以强到改变命运,那么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能够救你。

    沈振衣望着远处的星辰,面色更为凛然。

    天地轮回,世界改易,与人一样,总有一种不肯更易的真理。

    许多时候,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挽回天倾。

    只能……冷眼旁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