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杀毒
    弃剑山庄门口。

    重铸的铜剑之下,星剑童身背血红色巨剑,沉默地跪着。

    有不少弟子围在一边,七嘴八舌劝解。

    “小姑娘,要拜师往里走,找赤火姥姥,不用这样……”

    “赤火姥姥看上去凶恶,其实人挺好的,你不必介意。”

    “我们弃剑山庄收徒是有名的有教无类,无论天才还是废材,都是一视同仁。反正在三公子看来,天才和废材也没什么区别,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废材……”

    他们看星剑童长得幼小伶俐,都忍不住心生怜惜。

    “你们都在干什么?”

    楚火萝走出来,厉声大喝,摆出大师姐的派头。

    这些弟子还真是不知死活,面对星剑童,她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除非是紫宁君、龙郡主联手施展君子之风,或可抗衡。

    ——这些弟子还当人家可怜?

    这些弟子对楚火萝还是有几分敬畏,赶紧退到一边,有人笑着对楚火萝道:“师姐,这小女孩实在挺可怜的,不知道是从哪儿来拜师的,要不然你去劝劝三公子,先收下她,不然老跪在这儿好可怜啊!”

    楚火萝白了他们一眼,没好气道:“你们懂什么?统统给我闭嘴!”

    她谨慎地走到星剑童面前,咳嗽一声,问道:“星会主,你到此处,意欲何为?”

    众弟子懵了。

    楚火萝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对这个小姑娘如此客气。叫她什么“会主”?

    “剑祖在此,我自当誓死追随。”

    星剑童面色不变,静静开口。

    有胆大的弟子上前问楚火萝:“师姐,她到底是什么人?”

    楚火萝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只有师父才能处理。

    “她是灭隐会的会主,也就是霸王城最大的杀手组织头目。”

    此言一出,众弟子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就这小姑娘,有这么厉害?

    灭隐会的厉害口口相传,几乎成了传说。他们就算进入内城未久,也总听过这杀手组织的赫赫威名,听说就算是神人境第五重的长老们,对灭隐会都有几分忌惮。

    ——换过来一想,三公子果然厉害啊!

    能让内城最厉害的灭隐会会主跪在山庄门口——三公子简直无敌了!

    众弟子们心中充满了自豪感,走路都快飘了起来。

    “那还是赶紧禀告公子,让他看怎么办吧!”

    谁都想看好戏,所以弟子们一股脑儿涌入庄中,向沈振衣禀告此事。

    沈振衣不以为意,只是淡淡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出去看看。”

    他宠辱不惊,别说是灭隐会会主,就算是骆大天王跪在门口负荆请罪,恐怕他也会是同样的反应。

    沈振衣施施然走到山庄门口,星剑童仍然倔强跪着。

    看见沈振衣,她匍匐于地,大礼参见。

    “拜见剑祖!”

    礼仪端正,绝无一丝疏漏。

    众弟子啧啧称奇,“剑祖,我们家三公子怎么又有这名号了?”

    “凭三公子在剑上的造诣,便是叫剑祖,又有什么错了?”

    “定是三公子剑法入神,这小姑娘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才来拜师的!三公子无敌!”

    众人纷纷猜测,得意洋洋。

    沈振衣不管他们,只淡淡扫了星剑童一眼,问道:“你来此何为?”

    星剑童又恭敬地磕了个头,“特来追随剑祖,剑祖若有吩咐,剑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是灭隐会的祖训,一旦剑祖出现,她就要尽自己的责任。

    沈振衣浑不在意,“我不需要你赴汤蹈火,你回去吧。”

    星剑童不肯走,她执着道:“我虽不才,不是剑祖的一合之敌,但我是个最好的工具。剑祖要我杀谁,我就能杀谁,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灭隐会不是天下无敌,但杀人却已经成了他们最强技能。

    在霸王城中,或许除了城主之外,他们全力以赴,真的未必有不可杀之人。

    沈振衣叹息:“我不需要工具,更不需要你替我杀人。”

    他若想杀人,自己动手就是。

    他的剑下,也不杀枉死的冤魂。

    灭隐会,他真的不需要。

    星剑童跪着,不发一言,但态度已经说明了她的坚持。

    沈振衣摇头:“你也不必在坚持了,你身中杀毒已深,恐怕命不久矣,留在我身边,不但帮不到我,恐怕只会拖累我。”

    他总是说实话。

    星剑童陡然一震,抬头看着沈振衣,目光含泪,双脚一跺,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就走。

    若对主人无用,只是妨碍的话,那她绝不会有丝毫停留。

    看着她凄苦背影,楚火萝心下恻然,悄悄问道:“师父,你说话未免也太直了。另外,什么是杀毒,她真的快要死了?”

    星剑童看上去生龙活虎,这样强大的高手,怎么会说死就死?

    沈振衣点头。

    “无辜杀戮过多,又没有心法化解,自然会中杀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无形无相,只是害性伤命。她凶多吉少,恐怕是没救了,若是留在庄中,只会添乱而已。”

    他语气平静,毫不相干。

    楚火萝蹙眉,“那师父你能不能救她?”

    她明知道灭隐会杀人无算,绝无善类,但是看着星剑童的样子,总是不忍心。

    沈振衣漫不经心道:“救得了病,救不了命。”

    生死自有其轮回。

    星剑童杀的人,临死之前,肯定也想着有人来救他。

    杀人者,人恒杀之。

    这是世间颠扑不破的真理。

    星剑童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

    灭隐会存在那么久的意义,就是为了服从剑祖,一旦剑祖现身,他们就将一切奉献给剑祖——这一切本是剑祖授下,本来就该还给他,凡是习练灭隐会武学之人,都首先要接受这个观念。

    星剑童从小就做好了将一切奉献给剑祖的打算。

    可万万没料到的是,居然剑祖不要他们。

    ——白发,血剑,娇俏的面容上满是愁容。

    她如行尸走肉一般。

    直到她回到灭隐会隐秘的总部外围百里之处,才突然顿住脚步,警惕地看着前方。

    意外的打击影响了她的敏锐。

    但常年在生死之间打滚的人,当然嗅得到死亡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