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四章剑祖!
    剑祖?

    龙郡主和紫宁君同样是诧异不解。

    就连沈振衣自己也颇为疑惑。

    万千时光之中,自己有过这么个名号吗?或者说,在这七伤世界中,是否曾有这段过去?

    “你大概认错人了。”

    他淡淡开口,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少女。

    灭隐会的会主,居然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白发女孩儿。

    ——星剑童。

    大概这也是第一次,有人知道灭隐会会主的真名。

    “不会错。”

    星剑童坚持得很。

    “灭隐会先祖早有遗训,凡能以‘无物不生’之剑破解我会中‘无不可杀’的,便是剑祖,必须顶礼膜拜,誓死追随。”

    楚火萝等三人齐齐转头,看着沈振衣。

    这又是师父你什么时候干的好事?

    沈振衣眉头微蹙,淡然笑道:“原来如此。当初那个小孩子,居然立下了这样的规矩啊……”

    果然。

    楚火萝与龙郡主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她们已经不想去猜测沈振衣到底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就像师父说的,等她们眼界更广,自然能够明白。

    在九幽之地八修世界,就如同井底之蛙,哪里知道更高层世界的玄妙?

    “只是,若是他真记得自己的本心……”

    沈振衣的语气陡然变得冷淡。

    “……灭隐会,会什么会造下这么多杀孽呢?”

    他没有看星剑童,甚至也不算太严厉,但星剑童却觉得仿佛冬天降临,彻骨的寒意笼罩了她,细嫩白皙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惶恐后退,背后冷汗涔涔。

    ——这可怕的杀意,就算是她作为杀手组织的头领,也从未体会过。

    灭隐会,一开始建立的初衷,只是为了向强权挑战。

    当年有一个孩子,身负血海深仇。

    他的父母,亲人,师兄,全都被人屠杀,几乎鸡犬不留。

    ——但他并没有机会复仇。

    孩子的父母传承,最强者不过是神人境第四重,而他的敌人,则是神人境第五重的宗门。

    ——就算他能够将家传武学练到巅峰,他也没有机会报仇。

    这种绝望让人心冷。

    幸好他遇到了一个人。

    ——以剑为名,天下无双的人。

    “我可以教你复仇的剑法,这一剑无人不可斩杀,只是练成这一剑之后,心性便会失控。必须静修不出,不见天日,可能就此百年千年,你可愿意为了复仇,付出如此代价?”

    当初灭隐会祖师的手札,记录得很清楚。

    他几乎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

    仇恨的折磨,早已让他失去了理智。

    那人教他了“无不可杀”之剑,最后因为怜悯他,又传了他“无物不生”之剑,若他能够参悟,百年之后,便能弥补心性上的缺失,重开武道新路。

    ——可惜,这个孩子终究没有参悟。

    他修成“无不可杀”之剑,斩杀仇人,壮大了灭隐会,杀戮无算,及至晚年,深自愧悔,留下遗训,深入地底闭死关。

    此后一代代灭隐会传承这剑招,剑法可怕的威力令灭隐会成为霸王城中最强大最可怕的杀手组织。

    ——仇恨早已不在,生死只由于利益。

    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灭隐会可以帮你杀任何人。

    沈振衣目光清冷,扫过星剑童的身上。

    生命可贵,绝不滥杀。

    灭隐会的行为,他一点儿都不赞同。

    “是……是,属下有罪!”

    星剑童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只跪倒在地,砰砰磕头,汗流浃背。

    她的长发都散乱了,遮住苍白清秀的脸。

    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个孩子。

    楚火萝起了恻隐之心,劝道:“师父,他们灭隐会代代相传,就是拿钱杀人的组织,我看她也不懂什么,你就别太计较了。”

    人家对你这么尊敬畏惧,你就吓唬小孩子?

    ——虽然看起来像小孩子未必是真小孩子,但总觉得有点过分。

    “也罢。”

    沈振衣轻叹,“本来就不是什么太大的干系。”

    他意兴阑珊地摇了摇手:“我不杀你,灭隐会日后不可再滥杀无辜,就这样吧!”

    懒得与星剑童多说,沈振衣扬长而去。

    楚火萝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随师父离去。

    星剑童虔诚地跪在路边,一直到沈振衣他们远去,也未曾抬起头来。

    天王会。

    骆大天王最近的心情很不好,没什么人愿意进去触他的霉头,有消息要报告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

    手下站在骆大天王书房门口,看到他正闭目假寐,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进。

    骆大天王睁开眼睛,不耐烦道:“有事便进来,鬼鬼祟祟,成何体统?”

    那手下心惊胆战,只能硬着头皮趋前,跪下报告说:“启禀天王,灭隐会给了消息,说是袭击弃剑山庄沈振衣的任务已经失败,天王会付的定金,他们也退了回来……”

    “失败?”

    骆大天王身子一顿,咬牙切齿道:“灭隐会不是吹嘘,从来都没有失败的任务么?他们的会主,不是有必杀一剑,号称神人境第五重的长老都会忌惮,竟然还杀不了区区一个沈振衣么?”

    这简直不可相信。

    天王会早就找了灭隐会对付沈振衣,所以也并不是很在乎弃剑山庄暂时的嚣张。只要沈振衣死了,再等那三个女弟子被君子之风反噬杀死。那弃剑山庄还剩下什么?

    ——但骆大天王怎么也没想到,灭隐会居然杀不了沈振衣?

    “既然如此,那灭隐会也不必存在了。”

    他轻描淡写开口,却像是冰霜一般寒冷。

    通报坏消息的手下,已经刹那间变成飞灰。

    对于因隐藏在头上的威胁,骆大天王本来就觉得不满,他早就想灭了灭隐会,现在有这么一个现成的借口,怎么会不动手?

    更重要的是……

    ——既然灭隐会杀不掉沈振衣,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吹嘘的“无不可杀”一剑,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准备一下。”

    骆大天王站起身,杀意有如实质,围绕在身周,仿佛黑云环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