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不问旧事,但看前程
    欧阳绝震住。

    他绝对没想到城主会说话。

    城主已经多久没说话了?

    一百年……两百年,或者是更久?

    除了出现在面前的凶兽,和剑,或许还有飘零的花瓣,城主从未在意过什么东西。

    外间趣闻,只是想让城主解闷。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欧阳绝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眸子闪过冷峭的光。

    城主府中,一片寂静。

    几乎与此同时,返程的沈振衣突然回头,面向东方。

    “怎么了?”

    龙郡主注意到他的异常,低声询问。

    楚火萝还在烦恼身上君子之风的诅咒,听龙郡主询问,才诧异地抬起头,发现沈振衣驻足而立,回眸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

    沈振衣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前方。

    黯然叹息道:“与其操心过往,不如提防前路。”

    前路晦暗。

    理论上来说,他们现在是内城联盟整个长老会,加上长老会的师父。内城之中,除了几位长老,应该没人敢来得罪他们。

    可惜不管是天王会也好,九家十二宗也好,对这个结果一点儿都不满意。

    于是本该有护卫队伍,根本没人提议,大家似乎都是心照不宣的遗忘了此事。

    沈振衣也不在乎,他对这所谓内城联盟,本来也没多大兴趣,无非是看不惯骆大天王的骄横跋扈而已。

    他就自己悠哉悠哉,带着三个女弟子回返弃剑山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沈振衣不在意他人,不代表别人就能轻易放过他。

    前方的路上,风声呼啸,剑气如霜。

    ——高手!

    在沈振衣的提醒之下,紫宁君、龙郡主与楚火萝都是阒然一悚,感觉到了强大的剑气压迫。

    居然有人在这种时候,还敢出手攻击弃剑山庄的人?

    不怕君子之风么?

    楚火萝想到君子之风这种武学上可怕的诅咒,又开始愁眉苦脸。

    她赶紧摇摇头,问道:“师父,什么人敢来拦路,我们去解决他!”

    反正用多用过了,也不怕多用一次。

    死就死吧!

    楚火萝赌气心想。

    “来者的剑法,可不简单啊。”

    沈振衣无所谓地瞧着前方的浑沌黑暗,淡然微笑,“这么重的杀机,也不知累积了多久,如果此人敢从幕后走出来,我可以接一剑。”

    这剑意凌厉却诡异,并非正面出击的剑招,分明是狠辣的暗杀剑术。

    如果猜得没错——

    ——这应该还是灭隐会的刺杀。

    算算时间,他们也该来了。

    前方的空境忽然起了涟漪一般的波动,一个金属般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

    “沈三公子的眼力果然厉害,只是我若现身,你真敢受我一剑?”

    这声音全无起伏,也无感情,犹如鬼泣。

    沈振衣颔首:“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楚火萝大惊,赶忙拦在沈振衣面前,“师父,不可大意,这人的武功古怪,谁知道有什么诡计,别上当!”

    刚才那人开口说话,楚火萝只觉得胸口烦闷欲呕,脑中震荡,站立不稳,心中为之骇然。

    自从参悟三君子武学之后,她们三人的修为大进,更心意相通,借用君子之风的妙谛,将自身武学提升到神人境第四重的极限。

    如果对方没有更高的修为,怎么会让他们吃这个亏?

    “不要紧。”

    沈振衣倒是浑然不在意。

    他目光淡然,扫过前方光与暗的间隙。

    一团黑雾凭空而生,就在花草竹石之间飘荡,隐然幻化为人形。

    “沈三公子,你真是让人出乎意料,每次灭隐会之人出手,终究料不到你会一次比一次更强,简直是我们灭隐会成立数万年来,遇到的最强对手。”

    金属般的声音仍在继续。

    沈振衣低头暗笑,“哪有这么久。”

    无论是什么组织,都喜欢标榜自己的神秘与古老,看来灭隐会也不例外。

    “我就是灭隐会当代的会主,你若能接我这一剑不死,那灭隐会就放过对你的追杀,哪怕是砸了招牌,也只能到此结束。”

    ——当代会主,理所当然就是现在灭隐会最强之人。

    全力出手,如果还不能杀掉沈振衣,那也就意味着灭隐会并无能力除掉此人,结束追杀岂不是顺理成章?

    这人说的简直是废话。

    楚火萝心中嘀咕,反唇相讥道:“若是你出手伤不了我师父,你们灭隐会还有什么手段么?简直不知所谓!”

    黑雾中的金属声音冷笑道:“如果不择手段,除了剑之外,我灭隐会也有十万八千种杀人手段,别说沈三公子的修为没有超过极限,就算是更高一层,我们倾全会之力,也未必不能杀却!”

    “只是因为沈三公子的风范,我心向往之,不愿与之为敌,这才提出这样的条件,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灭隐会的可怕之处,并不仅仅是个人战力,更重要是种种层出不穷的暗杀手段。沈振衣虽然不惧,但也懒得麻烦。

    他懒洋洋回应道:“不必多说,就请出剑吧!”

    沈振衣一向觉得,能够用剑解决的问题,实在没必要多说什么。

    他慵懒地站在原地,目光甚至从面前那团人形黑雾上转开,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遥遥抬头望着夕阳,眯着眼睛微笑。

    “自寻死路!”

    黑雾中的金属声音带着几分愤怒,似乎是感觉到了沈振衣的蔑视,怒喝一声,陡然就见一道剑光从不知何处飞来,化作一片赤芒,笼盖四野!

    这人的剑气,浩大无边,竟然是要将沈振衣等四人完全包裹在内!

    “小心!”

    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三人一起惊呼,各自出手,护住周身,想要再出手保护沈振衣,却哪里来得及?

    “让你们见识一下。”

    金属声音震荡不休:“这是我灭隐会万年以来,从未出手的绝招。”

    “能够死在这一招之下,沈三公子,已经是你的荣幸了!”

    长笑声中,剑光如虹!

    仿佛是地涌金莲一般,从地面上冲出一道道的光柱,如同监狱一般,将沈振衣锁在正中。

    无处可退,无可阻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