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祸从口出
    “他是谁?”

    “是他刚才出手,救了鬼发道人?”

    “九家十二宗中,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

    在场之中,还是有许多人不认识沈振衣。

    “那便是一人压一城的沈三公子!”

    “司马家狼狈不堪,不得不与他和解!”

    “想不到他还如此年轻!”

    当然……同样也有许多人已经认识这个声名鹊起的年轻人。凭他的剑,在内城辉煌璀璨。

    ——而这一次,他在铁面杀绝的绝招下救出鬼发道人,只会让他的声名,更上一层楼。

    鬼发道人身子一晃,法相消散,躬身向沈振衣道谢:“沈三公子救命之恩,指点之德,在下感激涕零。”

    刚才那一刹那,鬼发道人自忖必死,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但在最后一刹那,忽然有一股剑气涌入他的身躯,帮他引导真气流转,将不争之剑推到虚实无定的最高法相境界!

    等他法相一成,便是不灭之躯,只要他的真气没有耗尽,就没有人能够将他杀死,铁面杀绝的凶狠攻势,自然也就落了空。

    ——鬼发道人清楚得很,他年纪大了,没有什么临阵突破的觉悟,只能靠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水磨工夫,才能突破境界。这次突然的提升,自然有外力的帮助。

    ——那一股剑气,他也熟悉得很,再回头看到沈振衣,心里哪有不清楚?

    正是沈振衣出手,才有他的活命与突破!

    沈振衣微微一笑:“举手之劳,道长不必介意。”

    他袖手而立,丝毫没有将旁边虎视眈眈的铁面看在眼里。

    铁面势在必得的一击落空,正自恼羞成怒,心中虽然发虚,但看沈振衣这模样,怎肯罢休,怒吼一声,就要和声扑上,这时候却听骆大天王喝道:“铁面,退下!”

    铁面杀绝一愣,但怎敢违拗骆大天王的意思?不情不愿哼了一声,飘然而退。

    ——这一战,已经算是铩羽而归了。

    骆大天王心中,也带着薄薄的愠怒,只是脸上丝毫不露。

    他知道铁面杀绝,一定不是沈振衣的对手,今日内城联盟,开门第一炮便没有打响,他更不希望铁面强自出手,折在沈振衣手里,那可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天王会中,高手不少,除了骆大天王自己以外,便数天地二护法与十二丑最高,这十几名高手,骆大天王自忖足以与九家十二宗抗衡,加上九家十二宗中的内应和叛徒,足以将他们压制,这才起了吞并之念。

    ——同样的,这十几名高手也是他日后控制内城联盟的重要核心人物,并不能轻易折损。

    所以其他人他能够随便杀,天地二护法与十二丑中人,他却还是带了几分尊重的。

    如今对骆大天王最为忠心耿耿的羽狂已经死在沈振衣手里,这就让骆大天王十分心痛,要是铁面再死,他的缺口就更大。

    想不到内城居然出了这么个惫懒人物,骆大天王也觉得头疼。

    原来九家十二宗,实力最强,反抗最激烈的是鬼发道长。这老道的本领虽然不差,但是只要派出护法与十二丑中两三人,也足以擒杀,这才是力量平衡之道。

    如今的沈振衣,却让骆大天王有些看不透。

    ——当然他自己出手,必可手到擒来,这点自信神人境第五重的高手都有,但是手下……骆大天王突然有一种即使所有人一拥而上,都未必能拿下沈振衣的感觉!

    毕竟,这是一人压一城的沈三公子!

    骆大天王抬起眼皮,好像看了沈振衣一眼,又好像没看,但这种压力,已经足以让普通人退避三舍。

    “沈三公子,我们终于见面了。”

    他数次出手,打压弃剑山庄,也听人报告过无数沈振衣的事迹,但今日,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沈三公子。

    ——就连骆大天王也不得不承认。

    ——公子无双!

    这人现在如何,尚不知晓,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这样的人,必然能够一飞冲天!

    所以即使是心狠手辣的大天王,这时候心里也并未确定,到底应该如何对付这位惊才绝艳的沈三公子。

    “骆大天王,你好。”

    沈振衣不卑不亢,对着骆大天王微微欠身。

    他凌空站在空中,看上去竟然是比坐在巅峰的骆大天王更高,这让天王会众十分不满,但大天王未曾发话,他们也只能暗自愤懑。

    “既然沈三公子出手,那就饶了鬼发道人一命,免了他扰乱内城联盟之罪。”

    骆大天王语气淡淡,先将内城联盟之事敲定下来,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既然沈三公子来了,便请入座,听听联盟的章程。以后对抗凶兽,保护霸王城,还要靠弃剑山庄多出力。”

    他顿了一顿,又道:“当初凶兽攻城,虽然相对低级,但听说是三位女弟子出手剿灭,立下大功,内城诸位大人,也都是欣慰得很。”

    这时候骆大天王倒是好意思提弃剑山庄立下的剿灭凶兽大功。

    ——事实上弃剑山庄就是因为这一功劳,所以可以破格提升到四级宗门,得以进入内城。

    然而骆大天王却硬生生压了这个功劳,还搞出三大内城宗门出外城测试的闹剧,若不是沈振衣与三弟子剑压三大宗门,现在还被压制在外城不得进入。

    楚火萝听着就恼怒,反唇相讥道:“可惜功高不酬,还要被人刁难,这种事说出去惹人耻笑,如果都是按照这个标准,依我看来,这劳什子联盟还是不要搞为好。”

    这小妮子的话一出,举座皆惊。

    ——虽然在场之人,明里暗里有不少人反对结盟,更不想被天王会吞并,但是这般说话又有几个人敢?

    如果是沈三公子倒也罢了,沈三公子身边一个女弟子,也敢如此狂妄?

    这是铁了心要与骆大天王做对?

    天门百里璧瞠目结舌,扯了扯胡子,苦笑道:“我以前一直想要拉拢弃剑山庄,现在看来,咱们天门实力有限,不能将弃剑山庄纳入体制内,或许……还是一件好事。”

    有这样的惹祸精,谁养得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