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一句话败敌
    秋的眼皮子暴跳。

    杀手最重要的是养气功夫,他能混到灭隐会的上层七杀手这个位置,耐心与情绪控制,当然是一等一的。

    ——但依然被沈振衣一句话拨乱心弦。

    冬是四时之法的最后境界,可以说是一剑出天下寒,见神杀神遇佛杀佛。秋苦修这么多年,还没找到门槛,此人何等大言,居然敢说冬之境界,才够资格对他出一剑?

    ——不过气愤之余,秋同时也内心惶恐。

    对方居然能一眼就看出自己的武学进度,别的不说,这眼光可犀利得很了。

    怪不得之前几波杀手刺杀,都未能讨得好去。

    再加上自己只是在春日加了一抹不自觉的秋意,对方就能看破行藏,这份本事可不简单,秋不敢稍有怠慢。

    他木讷一字一顿道:“沈三公子天下闻名,不过动手不靠口舌之利,若有自信,便接我一剑如何?”

    本来隐藏在暗处,自可全力一击,但如今被叫破之后,当然就没这机会了。

    他心思灵动,便想借着沈振衣的自傲,能够仍然有机会发出这么一剑。

    “好。”

    沈振衣先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

    “不行。”

    秋刚摆出起手式,正要蓄力,忽然沈振衣又说不行,胸闷之极,几乎要吐血,咬牙切齿道:“堂堂沈三公子,难道还要出尔反尔?”

    他的一身武学都是用来刺杀,正面格斗并不有利,对上一人压一城的沈三公子,自然没有胜算,只盼自己能有机会一击必杀……

    本来觉得此人骄傲,应该能答应。没想到答应还能反悔?

    这算什么操作!

    沈振衣微微一笑:“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这秋之一剑,尚有破绽,并不适合在此时使出。”

    他向天空一指,淡然道:“如今旭日方生,阳气渐长,抑制你秋之一剑的威力。我看要等到午时,阳至而阴生,才是你秋意出手的时机。”

    秋浑身一震,剑气顿沮。

    他自然知道沈振衣说得对。

    不过越是说得对,他就越觉得恐惧。

    如果你的对手,对你的武功如数家珍,甚至比你自己还熟悉,就算你是心志如铁的死士杀手,又怎么可能不觉得恐惧?

    他的剑忽然有了弱点。

    出剑?

    还是不出剑?

    秋开始犹豫了。

    沈振衣无奈叹气,“我的错。”

    他摇头:“我不该提醒你,如今你不败自败,根本没有出这一剑的勇气了。可惜,可惜。”

    本来让三个女弟子之一接一剑练习一下也好,现在……没戏唱了。

    没有了信心的刺客,没有了凛冽的秋意。

    ——那还有什么杀伤力?

    你已经败了。

    沈振衣带着三名女弟子,从秋的身边昂然而过,甚至连看都没再看他一眼。

    秋呆若木鸡。

    一言败杀手。

    良久,秋才长舒一口气,惊觉身上的冷汗已经在脚底积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衣衫内外湿透。

    对方明明没有动手,甚至没有放出气势。

    但就是这么可怕!

    “如此人物……恐怕,只有会长出手,才有机会了吧?”

    他依旧心有余悸。

    终究还是不敢出手。

    灭隐会的杀手没有拦住沈振衣,弃剑山庄之人,仍旧是不紧不慢地朝着内城联盟大会的场地行进。

    而这时候,内城联盟大会之中的争执,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

    因为骆大天王毫不犹豫,直截了当地宣布了他的目标。

    “如今凶兽肆虐,更有兽心人暗中作祟,霸王城也岌岌可危,内城诸公,日夜忧心。为分其劳,我打算让九家十二宗联盟,尽数并入天王会,共抗凶兽。”

    **裸,没有任何折扣。

    虽然谁都知道骆大天王的狼子野心,但也没人料到他竟然会这么开门见山的提出,顿时人群中一片嗡嗡之声,议论不已。

    早有骆大天王找好的内应,大声支持道:“大天王雄才伟略,正该领导我们进入天王会,也只有加入天王会,九家十二宗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日后凶兽侵袭,咱们也好团结一心对抗。”

    有人小声嘀咕道:“若是凶兽大举入侵,自有城主府和长老会出面,就算是我们九家十二宗并入天王会,也不能算是主力,这从何说起?”

    顿时有人反驳:“能集中一份力量,便是多一分对抗凶兽的指望,你不愿合并,莫非是兽心人的余孽么?”

    这一顶大帽子扣上来,顿时让人噤若寒蝉,很多人就不敢说话了。

    鬼发道人义愤填膺,昂首阔步走出来,旗帜鲜明反对道:“大天王,你有一统内城宗门之志,也有这般气量,老道佩服得很。但我们各家各派,自有传承,岂能轻易放弃?我不知道别家怎么想,六坟山不敢参与!”

    他这话掷地有声,又顿了顿道:“更何况不日之前,就因为我六坟山不愿加入内城联盟,天王会便派出天护法与松槐二老前来攻打,这哪里是联盟,分明是吞并主宰?虽然老道不能当大天王一击之力,却也只能舍了这条性命一战!”

    六坟山千年传承,历代祖师的心血,岂能毁于一旦?

    骆大天王面色不豫。

    他早就知道鬼发道人肯定会反对,但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这般不怕死。

    他自重身份,当然不可能这时候真的对鬼发道人出手,便使了个眼色,手下人自然会意。

    一个带着面具的中年人袖手而出,对着鬼发道人怒喝道:“你这老鬼,白活了这么多年纪,不识天时,不识时务,大天王岂能对你这种愚蒙出手?就让我取了你的性命吧!”

    他上前一步,身形如幻影一般,飘然而入六坟山众人。

    王家王丕显与天门百里璧如遇鬼魅,犹豫着向后退去,面色难看。

    这中年人,分明是天王会中十二丑之首,铁面杀绝!

    此人从来只带一个铁面具,无人知他真实面貌,动起手来残忍无匹,一身武学如鬼神一般。

    鬼发道人前不久才受过伤,只怕绝不是铁面杀绝的对手!

    这老二脾气太冲,让他暂且忍耐,他又不肯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