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兽心之源
    “故人之物,乍见心忧。”

    ……好吧,师父你这又认识。楚火萝暗中腹诽,好奇问道:“师父,这三君子和你也有交情?”

    鬼发道人哑然失笑。

    心想三君子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人物,几乎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六坟山创派的时候便已经传说了许多年,沈振衣再怎么神通广大,又怎会认识。

    他因伤重,将祖师爷留下来的手札交给沈振衣之后,便匆匆告辞。

    沈振衣却翻着手札,对楚火萝等三人微微笑道:“三君子坟前,你们应该有所参悟,这份手札,倒是对你们有用。”

    楚火萝凑上前一看,就见手札上满满的蝌蚪古文字,不由就皱起了眉头,苦笑道:“师父,这一个字儿也不认识,有什么用?”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鬼发道人才会这么大方。

    反正六坟山无论如何也解不出这手札,不如做个顺手人情。

    “痴儿。”

    沈振衣摇了摇头,“你用肉眼去看,自然什么都看不明白,但你们三人已得传承,若以心眼去看,自然就知晓来龙去脉,一切尽在眼前。”

    楚火萝与龙郡主若有所悟,紫宁君却心中一动,目光盯着那手札,一瞬不瞬,只半刻功夫,就见手札上金光泛起,种种图案演化繁衍。

    “这是当年……”

    楚火萝也拍手欢叫,只见图案中人物衣物古拙,无从判别年代,但应该便是三君子生活的时期。

    “这就是三君子留下的讯息。”

    龙郡主点了点头,她们三人都接受了三君子的传承,所以也能够感悟当初的心境。

    “原来那个时期,便有兽心人的存在……”

    三君子生存之期,似乎要比魏王还早,那时候凶兽被人类压制,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没想到居然已经有兽心人存在。

    手札之中明言,人间三恶以凶煞之气修行,与大部分人的武学道途大相径庭,倒是与凶兽暗合,分明已得兽心,恐怕日后必乱天下。

    因此三君子才明知不敌,仍然不顾一切,禁锢击杀人间三恶,并以自己的神光灵魂,将其封印,不泄于外,以求能解世间大劫。

    可惜,首恶虽诛,但流毒无穷,即使是三君子尽力而为,也已经无法挽救兽心传播泛滥。

    人中兽心人的增多,才导致人类与凶兽的战争节节失利,最后成了困守孤城的局面。

    “看来这兽心人的起源……实在有古怪。”

    楚火萝嘀咕。

    她觉得有些不对,总觉得其中有人刻意拨弄,不然何至于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沈振衣怅然而笑,仰望星空,就见月眼冷冷地照着世界,无关善恶,无关冷暖。

    每个人总有自己的原因。

    ——但终究,也得承担自己的后果。

    他轻轻叹了口气,“此间事已了,我们回去吧。”

    六坟山,已无必要再停留。

    沈振衣带着三名女弟子回返弃剑山庄,但六坟山之事的结果,却已经引起了连绵不断的震动。

    “败了?”

    骆大天王慢条斯理放下茶杯。

    刹那间,那骨瓷杯化为齑粉,茶叶化为虚无,茶水瞬间蒸干。

    他依旧不懂声色。

    愤怒却已达极致。

    “鬼发道人的武功虽高,但是在他弟子暗算之下,一身武学发挥不出三成。我倒想问问,有天护法和十二丑出手,这一场怎么会败?怎么会折了天护法?”

    使者浑身颤抖,不敢直面骆大天王的怒火。这愤怒的余波已经震伤了他,面色苍白,嘴角溢血。

    他跪倒在地,哀鸣道:“启禀天王,实在是六坟山来了帮手,不知为何,那一人压一城的弃剑山庄沈三公子在场。天护法见猎心喜与他争斗,落败身死。松槐二老也不是对手,我们这才铩羽而归,请天王惩罚!”

    使者心中暗恨天护法。

    如果能够全身而退,在这儿顶着大天王怒火的就该是他。可他偏偏不自量力,要去找沈振衣的麻烦。

    ——这下好了,他死了倒是干净,活着的人却不知要背多少黑锅。

    “沈振衣?”

    骆大天王的眼中闪过奇异的神采。

    他压抑下怒气,淡淡问道:“他为何会去六坟山?这时候他应该被刺杀甚急,还有心思游山玩水?”

    骆大天王已经下令要退避三舍,一来是忌惮沈振衣的威风,二来,也是知道此人命不久矣。

    灭隐会盯上的人,从来活不了多久。

    使者面色有异,咬牙回答道:“灭隐会传来消息,说是在六坟山后山,出动了高手刺杀,但仍然没有成功……”

    这不知道已经是灭隐会第几波刺杀了,但肯定是全力出手不留余地。

    在这种情况下,沈振衣能够顺利逃出生天,然后回返六坟山大殿,击败天护法与松槐二老联手,这人的武功,简直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幸好他绝不可能是神人境第五重,这才是天王会有底气的原因。

    “这倒是有些意思。”

    骆大天王缓缓坐下,露出玩味的笑容,“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居然冒出沈振衣这么个变数。”

    使者苦笑:“此人行事,不拘一格,只怕对大天王的大业有碍,还是尽速将其击杀为好。”

    骆大天王摇头:“不急。”

    “灭隐会还有好几波杀招,我们不必急于动手,如今联盟之事已成大势,就算是他螳臂当车,也挡不住这滚滚洪流。”

    “我倒要看看,这一个变数搅动风云,能有什么有趣的结果!”

    他嘴角露出笑意,手掌却无声无息拍出,使者身子一晃,顿时僵立不动气绝而死。

    “无用之人,不必留在天王会。”

    骆大天王拍了拍手,神情厌恶。

    自有人战战兢兢上前,处理了使者的尸体,无一人敢多说一句话。

    大天王的脾气便是如此暴戾,随着他武功越高实力越强,也越发喜怒无常。

    只是他以神人境第五重的绝世武功强力压服天王会内部,绝无一人敢起反抗的念头。

    这便是实力为尊的世界。

    一旦骆大天王真的统合九家十二宗,成就内城联盟,登临城中长老之位,那更是生杀予夺,尽在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