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等待破绽!
    沈振衣抖抖衣襟,面对三大高手,从容不迫。

    羽狂与松槐二老各据方位,神色凛然。刚才一出手试探已知沈振衣不简单,羽狂也不会掉以轻心。

    “不过我们三人合力,绝没有一个神人境第四重之人能够挡得下来。”

    天王会办事,没有半途而废之理。

    羽狂目光冷厉,盯着沈振衣的袖子,呼吸变得原来越缓慢,羽衣摇摆,飘然欲仙。

    他所修武学特殊,是仿猛禽凶兽而得的飞仙化羽诀,得骆大天王指点,已经能够如雷霆之威,一击必杀。

    ——只要能够抓住敌人的弱点。

    从一开始,羽狂便一直观察着沈振衣,然而这个对手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仿佛都合于道韵,直到现在,他也没找到出手的良机。

    此人的武学,当真是深不可测。

    羽狂低声对松槐二老道:“两位,要先麻烦你们了。”

    松槐二老也看得明白,羽狂的武学讲究后发制人,如果不能发现敌方破绽便出手,威力就会锐减。不用他多说,松槐二老也知道是他们该出手的时机。

    “得罪了!”

    松老低低呼喝一声,双臂轮舞,大开大合,如开山凿石一般向沈振衣攻去。每走一步,就听空气中传来嗡嗡爆裂声,甚至大殿岩石地面,也碎出一道道裂纹,就如冰河绽裂!

    ——作为宗门大殿,这里的岩石建筑,全都经过武道真气的锤炼与加固,坚硬无匹,但仍旧在松老的攻势之下碎裂,也可见此人的力量。

    “这是松老的一鹤鸣神功,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蓄积数年之力,同时迸发,可超极限,三公子不可硬接!”

    鬼发道人目光如炬,自然知道松老的成名武学,一看他出手就是绝招,心中也不由为沈振衣担忧,当场叫破。

    一鹤鸣神功难聚易散,这次松老出手之后,至少再花两三年蓄积,才能让这功夫尽复旧观。他舍得第一招就如此出手,可见是势在必得。

    沈振衣还未回应,就见松老身边槐老身子一抖,整个人的身躯像是融化在空气中,化作一阵阴风,无形无质,呼啸来去,竟不知其真身所在!

    “这是阴风斩!三公子速退!”

    鬼发道人这一次来不及详细介绍,赶紧让沈振衣后退,这两人联手,一个正面冲击,一个侧面偷袭,可说是刁钻得很。阴风斩的攻击力虽然不如一鹤鸣神功,但无孔不入,照准要害,实在难以防范。

    这同样是槐老的压箱底功夫,以身化阴风,就算是能够胜利,自己也会元气大伤,须得调养许久才能恢复!

    ——这两人出手,当真是下了血本!

    “好。”

    沈振衣却只是微微点头,同时面对松槐二老的一鹤鸣神功与阴风斩,照旧闲庭信步,并未后退,反而是向前走了一步。

    “唔?”

    松老面色微变。

    沈振衣位置稍稍变化,恰好落在他发劲最弱处,一鹤鸣神功发出之后,覆盖四面,但总有强弱不均处,沈振衣原本在攻击的最强点,但只是略作挪动,就让松老的攻击落不着力,胸中烦闷难受。

    不过他自己也没指望一鹤鸣神功能够一举建功,能够让沈振衣挪动一步,已经算是成功,至少槐老的阴风斩跟上,或有机会!

    果然槐老见沈振衣挪动,心中大喜,阴风一折,便朝着沈振衣的后心袭去!

    阴风斩杀人于无形,从背后攻击更有奇效,不知道多少高手,被阴死在他这一招之下。眼看又要得手,他极为得意。

    ——连骆大天王都忌惮的男人,还不是要死在他阴风斩之下!

    但就在这个时候,沈振衣微微侧身。

    呼——

    阴风斩速度极为迅捷,在这刹那毫厘之差,便在沈振衣面前掠过,只是吹起了他的头发!

    “不妙!”

    槐老心中大骇,何时有人能够以这种方式避过阴风斩?这根本不可能?

    谁能比风还快?

    他心中懊恼,不敢再稍停,想要化风逃走,再寻机攻杀。

    ——反正,他虽然未能伤到沈振衣,但是沈振衣也奈何他不得。

    谁能抓得住风?

    槐老正这么想着,想要借松老之势,绕一圈再养足精神攻击。

    却听松老惊呼道:“小心!”

    槐老一怔,正要脱身,忽然感觉肩头一痛,回头看时,只见沈振衣缓缓伸出右手,搭在虚空之中,却仿佛捏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这怎么可能?

    槐老心中惊惶,不可言说,阴风斩不成功也有先例,但是从来没有在阴风斩状态下被人擒住!

    如今他身为阴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抗,就见沈振衣白皙的手腕一翻。

    啪!

    槐老肉身重新凝聚成形,重重甩在地上,感觉身上的骨头都像是断了一样,痛彻心扉,只来得及痛呼一声,便即翻着白眼晕去。

    松老原本就举棋不定,心中惶惑,如今看槐老落败,心境告破,原本威猛的一鹤鸣神功不自觉便出现了一个破绽。

    沈振衣微微摇头,忽然一指点出。

    松老只觉得胸口如受重击,像是大锤敲过来一般无法抵御,忍着钝痛飘飞十丈开外,只觉得浑身麻木,短时间之内竟然已无再战之力!

    一步、一侧、一抓、一点。

    沈振衣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动作,就将松槐二老彻底打败,这让鬼发道人看得瞠目结舌,击节赞赏!

    这沈三公子的武功,简直比自己预料的还要更高!松槐二老何等人物,在他面前,却全如不会武功的婴儿一般!

    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他正要高声赞叹,一瞥忽然不见了对面天护法羽狂的踪影,心中一惊,忙喝道:“三公子小心,羽狂已经出手!”

    羽狂动了!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他看到松老落败,已经明白这是自己出手的最好也是最后机会,毫不犹豫腾身而起,羽衣飘散于空中,就如一只大鸟凶禽,扑击猎物,迅捷而下!

    “凤舞九天!”

    羽狂浑身羽衣仿佛燃烧起来一样,化作火凤,有燎原之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