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天护法!
    沈振衣站在大殿中央。

    在他身后,鬼发道人痛苦的浑身发颤,如今援军到来,他不必再像之前那么苦撑,只苦笑道:“三公子,让你看笑话了。”

    “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我还有个更离谱的长兄呢。”

    沈振衣淡然微笑。

    背叛是永恒的主题。

    只要有人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沈白鹤背叛了好几次,他也并不在意。

    ——只要强到超越一切,又何须在意不值钱的背叛?

    大师兄看着沈振衣,不自觉感觉到心悸,硬着头皮喝道:“沈振衣,你速速退走,还有一条生路。”

    “闭嘴!”

    松老蹙眉,喝止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即使是他们松槐二老同时在此,面对沈振衣也难操必胜,所以犹豫着未曾第一时间出手,这愚蠢的家伙倒是敢大言炎炎。

    槐老犹豫了一会儿,冷声道:“你真的要与骆大天王作对?”

    沈振衣不以为意:“似乎是骆大天王与我作对。”

    一开始的时候,是骆大天王故意来找弃剑山庄的麻烦,现在一句话不说就想要和解,哪儿有那么容易?

    松槐二老无话可说,正犹豫之际,就听身后传来冷哼:“弃剑山庄沈三公子好大名头,今日既然敢挡在我们面前,羽某正要请教!”

    一道白色的弧光闪过,一个身披羽衣的高瘦男子,从弧光中飞出,宛如从天而降的羽人。

    “天护法!”

    松槐二老各自一惊,又像是松了口气,侧身拱手行礼。

    天王会天地护法,地位与十二丑相当,但与差不多被供起来的十二丑相比,护法掌握实权,松槐二老对羽狂也要容让三分。

    鬼发道人见此人来到,面上一凛,凑到沈振衣身边道:“三公子,这人乃是天王会天护法羽狂,乃是不折不扣的武痴,老道三十年前与他动手,略胜半招,他一直耿耿于怀,三十年来他功夫突飞猛进,我已远远不如他……”

    六坟山的资源终究比不得五级宗门天王会。

    鬼发道人什么都得自己摸索,虽然创出了不争之剑,但是和有骆大天王指点的羽狂相比,进步到底是逊色了一筹。

    他有自知之明,已不是羽狂的对手。

    鬼发道人知道沈振衣的境界强过自己,但是对上羽狂加松槐二老,恐怕也难占上什么便宜。

    “……不过此人心高气傲,三公子可挑拨他单打独斗,或有胜机。”

    鬼发道人到底是老江湖,暗中出了个主意。

    沈振衣微笑点头。

    “不认识。”

    天王会中人,他还真没有一个认识的。

    鬼发道人苦笑……他忘了,沈振衣便是这么心直口快的性子。

    羽狂倒没有动怒,只是阴沉着脸,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沈振衣。

    “今日之后,你就会记得我的名字。”

    他语气倨傲而自信,然后又摇了摇头。

    “哦,我倒是忘了,今日之后,你已经死了,应该也不会记得我的名字。”

    “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他羽衣张开,恍若展翅!

    杀气逼人!

    天护法羽狂,原本便是骆大天王的左右手,数百年间跟随骆大天王不离不弃,杀人如麻,得天王刻意栽培,武道突飞猛进。

    他的气势一开,每根羽毛竖起,都像是杀人的钢针。

    ——只见他双目猩红,面色冷厉,也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才有如今的威势。

    楚火萝三人都禁不住眉头微皱,向后退了两步。

    沈振衣却不为所动。

    他瞥了羽狂一眼,淡淡道:“好,那你们就一起上吧。”

    喂喂喂!

    鬼发道人苦笑,不是叫你约他单打独斗了么?这三人要一起上,那可难缠得紧!

    羽狂冷笑:“沈三公子果然自傲的紧,不过只要我一人,便能破你手中剑,何须松槐二老出手?”

    哦?

    鬼发道人若有所思,难道沈三公子是用激将法?

    ——不过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沈振衣悠然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一起上吧,省些力气。”

    羽狂大笑。

    “痛快,不过要佐证你的话,还是先接我一招试试!”

    他双臂一振,羽衣飞扬,如钢针一般的羽毛陡然激射而出,仿佛万箭齐发!

    “小心!羽毛上有毒!”

    鬼发道人与羽狂交过手,知道此人用剧毒淬炼羽衣,这一招万羽云霄甚为阴毒,稍为不慎就会着了他的道儿。

    沈振衣却不避不让,手指在空中虚划,那些羽毛落入他画的圈中,竟尔不知所踪!

    “这是……”

    鬼发道人倒吸一口凉气。

    不争之剑!

    这是他推演的不争之剑能抵达的最高境界,将敌人的攻击化解于无形,但是凭他现在的修为还施展不出来,想不到竟然在沈振衣手中变为现实!

    沈振衣微微一笑,回头道:“道长的不争之剑,确实有独得之妙,在下一时技痒,便随手演化,万望道长不要见怪!”

    你只是看我用不争之剑几下,就参悟出后续的变化便修炼成功?

    鬼发道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声道:“三公子让我见识武道更高境界,我岂有见怪之礼,见此一剑,胜我十年苦修!若是刚才我就见过三公子这一剑,大概我这孽徒,也偷袭不了我!”

    他的大弟子偷袭下毒,让鬼发道人身受重伤,如果他能感悟这番有而化无之理,让不争之剑再上一个台阶,可能就不会伤那么重。

    羽狂一击不中,面色更是阴沉,他嗜武成狂,却也知道沈振衣是各不那么容易对付的敌手,回头对松槐二老道:“此人不弱,还请两位一起出手,将他除在这里。”

    他乃是骆大天王心腹,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要为天王除掉麻烦,自身荣辱,反而要放在一边。

    松老一怔,踌躇传音道:“护法,天王有命,对弃剑山庄之人暂时退避三舍,这沈振衣实力未明,当真要出手?”

    羽狂斩钉截铁回复道:“事已至此,难道我们要灰溜溜铩羽而归么?天王会战无不胜,从来没有这种先例!”

    狭路相逢,怎能退避,这一战在所难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