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松槐二老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大师兄哪里肯信。

    在他心目中,师父一直就是偏心,本门最高绝学竟然不传给他,叫他日后如何统领弟子?

    他不耐烦道:“我如今也懒得与你说这许多,师父,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师父。如今骆大天王雄才大略,欲要一统九宗十二家,就问你一句,可愿加入联盟否?”

    图穷匕见,骆大天王之心,已路人皆知。

    鬼发道人白发飘扬,冷然道:“六坟山千年基业,岂能葬送于我手?你回去转告骆大天王,让他收了这分痴心妄想!老道便是粉身碎骨,也不会从他所愿!孽徒,你要是有胆,就杀了老道和你的师弟们!”

    他铁骨铮铮,早就识破骆大天王的狼子野心,怎肯就范。

    这么多年六坟山鬼发道人对骆大天王的并派之议是反对的最激烈的,没想到自己的大弟子居然被人拉拢了过去,他又是痛心又是悲愤。

    “不自量力!”

    大师兄面露凶光,突然对空中拱了拱手,恭敬道:“两位护法,这老家伙冥顽不灵,就请出手,将六坟山杀个鸡犬不留吧!”

    还有人?

    鬼发道人大惊。

    ——他虽然被孽徒偷袭,身受重伤,但是自也有压箱底的底牌,自认还能拼死镇住场面。

    不过骆大天王此人行事滴水不漏,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没有后招,果然安排了人在此出手。

    ——只是这两人藏在暗处,自己居然没有发现,那就可怕了!

    幽深的黑暗中传来冷笑声,两道干瘦的人影从黑暗中浮现,看清楚来人,鬼发道人面色更是难看。

    “松槐二老,你们也来与我为难!”

    鬼发道人身份极高,辈分极老,与他一辈的人多数已经不在,而这松槐二老却是与他年纪相当,实力也只稍弱半筹。

    ——如果鬼发道人全胜时期对上这两人,就算不能战而胜之,大约也能守住平手,但如今身受毒伤,那可就难得很了。

    松槐二老中个子较高的是松老,他苦笑道:“鬼发道兄,如今我们已经投入骆大天王门下,上命难违,还请道兄见谅了。”

    矮个子的槐老不耐烦道:“师兄,何必与他多说,今日六坟山鸡犬不留,没有任何机会。”

    骆大天王的命令,岂有人能违抗?

    鬼发道人怔了怔,不敢相信问道:“你们也投入骆大天王门下?”

    这两人江湖地位极高,他们都投效的话,天王会的实力到底膨胀到何种地步?

    松老默然不语。

    大师兄嘿然而笑,“松槐二老乃是天王会十二丑中人,若是你肯加入,便是十三丑了!”

    鬼发道人心中发冷。

    ——他也听说过天王会十二丑,乃是骆大天王手下的厉害角色,但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层次。

    ——如果松槐二老都是十二丑中人,十二丑的实力能到这个地步,那就算是骆大天王不出手,九宗十二家也未必扛得住压力。

    更何况,他也早知道九宗十二家中,至少有好几个已经投入天王会麾下,而其他几家又互相攻伐不休,只怕根本挡不住天王会的压力。

    ——难道骆大天王一统九宗十二家,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鬼发道人心中沉痛,仍然坚定道:“既然如此,六坟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松槐二老,你们动手吧!”

    他持剑而立,腹部汩汩流血,却自傲然不动。

    松老叹息一声,槐老冷哼道:“自寻死路!既然如此,今日便将六坟山中人统统杀死,灭了这一支的香火!从今日起,天下再无六坟山!”

    他本来就对鬼发道人一直压他们一头心怀不满,如今有机会报复,便是决绝狠辣。

    六坟山弟子面色惨白,自知不敌,只能闭目待死。

    就在这时候,只听大殿之外,传来一声淡淡轻笑。

    “我说,今日六坟山要存活下去。”

    鬼发道人身子一振,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他……终于来了!

    沈振衣白衣胜雪,飘然而入。

    “沈三公子……”

    鬼发道人遥遥行礼,郑重道:“这次,要劳烦公子救命了。”

    “不妨事。”

    沈振衣微微一笑,“道长对我三个弟子有教导之恩,我自当出手帮忙,不过是举手之劳,道长不必在意。”

    啥?

    举手之劳?

    大师兄嗤之以鼻,狂笑道:“你真是自以为是,你以为你面对的是什么人,松槐二老在此,就算你有几分功夫,又怎能挡得住松涛槐浪,横扫天地!”

    松槐二老年轻时候便有厉害的合击技,到年老之时更是炉火纯青,人称松涛槐浪,无可匹敌。

    区区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沈振衣,怎能有本事胜过这种成名前辈?

    大师兄只觉得好笑。

    ——但他笑了一阵,戛然而止。

    ——因为他发现松槐二老没有笑。

    不但没有笑,面色还很难看。

    松老犹豫问道:“弃剑山庄,沈三公子?”

    沈振衣微微点头:“正是我。”

    一剑压一城,即使是司马家刻意淡化此事影响,但在真正的高手眼中,沈振衣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强敌。

    槐老都皱紧了眉头,喝道:“你怎么会在此处?”

    弃剑山庄是大天王吩咐暂时不要惹的目标,他们来此,只是为了灭掉六坟山这个变数,谁知道竟然会遇上沈三公子!

    他不是应该在建设自己的宗门么?怎么没事溜达到这儿来?

    松槐二老进退两难,心中犹豫。

    山下。

    骆大天王的使者面色苍白,坐镇营地,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蹙眉良久,才咬牙道:“这个沈三公子不简单,我们不要节外生枝,这一次,还是先撤走吧!”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六坟山弹指可灭,不必在此纠缠。

    但属下却苦笑道:“这话说的晚了,羽狂护法已经上去了。”

    使者一愣,“天护法羽狂?他也来了六坟山?”

    骆大天王办事必有后招,他派了松槐二老还不放心,特地派了更强的羽狂在后压阵。

    ——但没想到沈振衣出现,也激发了这位羽狂护法的战意,不等使者下令,已然上了六坟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