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你能看透我虚实?
    />

    沈振衣淡然处之:“不过你更练差了。”

    黑衣人无言以对。

    他知道沈振衣说的没错,作为铜牌杀手,他所得的血剑之法并不完整,只有加强突击的法门,并无养身的练法。每次全力出手,都是将全身精血聚集于一处,化为血光,在短时间内迸发出超强的力量,但不用多久,血光反噬,他自己就会受到钻心痛楚,更要衰弱几月,才能慢慢恢复。

    更高级的锻炼精血之法,他并未得传,当然只能算是旁门左道。

    他梗着脖子道:“你为何不杀我?”

    对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杀起人来也根本不眨眼。

    刚才血剑之法失败,沈振衣至少有几十个机会可以杀死自己,但他只是信手将他拍出去,并没有置他于死地。

    “没什么,只是看到血剑之法,想起故人,有些机缘,所以放你一次而已。”

    沈振衣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一般都不会放过。但对方毫无威胁,又用出了自己熟悉的剑法,放过一次也没什么关系。

    “当然你若再出手,我可就不会客气了。”

    苍蝇果然无害,但老是嗡嗡叫也烦人,不如信手拍死。

    黑衣人尴尬。

    作为灭隐会的精英,按照训练,他应该不顾一切再次出手,以完成任务为先,哪怕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他明摆着不是沈振衣的对手,扑上去就是送死,偏偏人家还没有追杀之意,这种情况下,他到底该如何自处?

    杀手训练不包括这一部分内容啊!

    黑衣人患得患失良久,方才咬牙问道:“你若不杀我,就不怕我将你武功虚实,上报灭隐会,下一次来的杀手,更能对症下药么?”

    还要求着别人杀自己,未免有些古怪。

    沈振衣瞥了他一眼,淡淡反问:“你看出了我武功的虚实?”

    没看出来!

    黑衣人苦笑,沈振衣两次出手,他都一点儿没看出来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刚刚他全力扑过去,沈振衣只是轻轻一甩袖子,他就感觉到沛然巨力扑面而来,根本化解不了,只能就地打滚逃命。

    ——至于刚才那些手下的突袭,更不知道沈振衣是用什么手法杀人。

    他恨恨跺脚,无可奈何,终于还是没勇气去送死,掉头就走。

    沈振衣微笑,浑不在意,照旧闭目养神。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楚火萝三人次第醒来,都是面有喜色,看来大有所得。正在这时候,只见前山火起,陡然闹起震天喊杀声。

    楚火萝睁开眼睛一看,瞧见身周一排黑衣人尸体,不由吃了一惊,又听前山喧嚣,忙问道:“师父,这是怎么了?”

    沈振衣蹙眉:“刚才是灭隐会刺杀,现在只怕是有人在攻打六坟山,我们得老道长招待,于情于理,便去看一下吧。”

    灭隐会的刺杀与攻击六坟山似乎不是孤立事件,看来是有人暗中动手,想要一起解决他们与六坟山。

    沈振衣带着三名女弟子赶往前山,六坟山的山门口,却已经杀的血流成河。

    鬼发道长腹部中了一剑,鲜血汩汩流出,正痛心疾首地盯着大弟子,喝问道:“你为何如此?”

    刚才大师兄诡称有要事禀告,趁着鬼发道人不备,刺了他一剑。

    鬼发道人原本不争之剑已经大成,几乎可说不会受伤,但对这大弟子没有防备,这才着了道儿。

    大师兄冷笑道:“师父,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已经弃暗投明,跟随骆大天王,要一统九宗十二家,与五大神宗对抗。师父你总是那么顽固,不肯赞成合并之意,奉骆大天王之命,只能取你性命了。”

    鬼发道人还没说话,旁边弟子已经闹闹嚷嚷:“大师兄,师父对你恩重如山,倾囊相授,你怎么如此忘恩负义?”

    他们被骆大天王派出的精锐部队围困,自知无幸,不顾一切的痛骂。

    大师兄嘿然而笑:“倾囊相授?真是笑话!昨日他还故意让几个女子羞辱于我,他那不争之剑一直不肯传给我,倒是传给了弃剑山庄中人!真是欺人太甚!”

    鬼发道人痛心疾首:“你天资不够,性子又急,是练不成不争之剑的。”

    想不到这弟子因此心怀怨望,居然反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