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自己往剑上撞
    群山之中,独有一峰。

    藏于其中,竟然千年无人知晓。

    松柏苍翠,雪顶圣洁——这才是陵墓该有的样子。

    沈振衣等人抵达山下,才见山壁上镌刻三个大字,名曰“君子冢”,这就更不会错了。

    楚火萝揣测道:“那么说来,千年之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说是同归于尽,应该还是三君子略占上风,不然他们怎么会如此从容,给自己布置陵墓?”

    龙郡主赞同:“自古邪不胜正,应该就是如此。”

    沈振衣沉默不语,信步上山,只见山道石阶,纤尘不染,两面苍松迎客,风声中有如山涛。

    走不多远,就见三座花岗石墓碑,果然都只有竹、花、雪简单三字而已。

    ——这三君子的生平,早已散佚在青史中,只有这君子冢守护展示着他们的节操。

    沈振衣略作思考,随意道:“你们三人,各选一座墓碑,见过礼吧。他们也是当初义士,受得起你们一拜。”

    这就是各选传承了。

    三君子的墓碑上,必有其武学记认,只要感悟其中奥妙,必然能得三君子的隔代传承。

    ——本来不必行礼,直接取其武学招意即可,但为了尊重先人,沈振衣仍然让弟子先拜祭过后,再取武道传承。

    “这该怎么选?”

    楚火萝好奇在三座墓碑前转了一圈,只见每一块墓碑都简朴大方,全无花俏,除了三个字不同之外,没有什么其他分别。

    “就凭你们的直觉吧。”沈振衣觉得只看缘分即可。

    武道之路,固然有自身努力的因素,但机缘气运不可或缺,否则的话,便是惊世天才,也只能被困在自己的窠臼之中。

    三君子正好对应三个女弟子,她们各自得到什么样的传承,就看天意了。

    楚火萝与龙郡主谦让,让紫宁君先选,紫宁君也不推脱,便选了“雪”字,龙郡主选了“竹”字,楚火萝选了“花”字。

    三人各自来到墓碑前,行礼祝祷,这才伸手扶住墓碑,感应其中蕴藏的武道异力。

    手只一触,三人都是身子一僵,目光变得茫然,仿佛陷入幻境之中。

    ——千年前的武学智慧,正在流入他们的脑海中。

    沈振衣淡然一笑,束手而立,目光却没停留在三个女弟子身上,而是转向黑暗的另一侧,漫不经心道:“你们跟了这么久,无非是想要等一个机会,这时候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密林之中,杀气凛然。

    在沈振衣看来,洞若观火,实在不明白他们隐藏有什么意义。

    “呵呵呵呵!”

    树林中传来桀桀怪笑,旋即有十数黑衣人缓缓步出,大笑道:“沈三公子果然名不虚传,知道我们跟在身后,还如此淡定。如今你三个弟子都在参悟武学,陷入定境之中,不但不能帮你,还只会成为你的累赘。你就不怕么?”

    他们这十几人各持刀剑,气势汹汹。

    沈振衣淡然道:“有何可怕?”

    别说是这些人,便是更多,他也自凛然不惧。

    为首的黑衣人倒是愣了愣,目光在楚火萝三人身上停留一瞬,确认她们确实还在感悟武学,短时间内不会醒来,便冷笑道:“沈三公子艺高人胆大,不过我们灭隐会出手,也不会对你客气,就请教一下沈三公子的高招吧!动手!”

    他唿哨一声,那些黑衣人毫无征兆的突然扑出来,配合默契的杀向楚火萝三人。

    ——这是一开始便拟定好的计划,他们并不是对这三名女弟子下杀手,而是要以此来牵制沈振衣。

    灭隐会杀人,可从来没有什么规矩,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便是成功。

    沈振衣也并不着急,只微微颔首道:“原来是灭隐会,我算着时间,你们也该到了。”

    他对于那十几个人的出手浑不在意,眼看刀光剑影即将砍到他三名女弟子的身上,他也没有反应,似乎一点儿不在乎她们的生死。

    为首黑衣人发怔,心中发冷。

    ——这沈振衣竟然如此冷血冷静?这可不好杀了!

    沈振衣的本领到底有多高,灭隐会心里也没底,唯一能确定的不过是他还没有晋升神人境第五重,但是在第四重中,他到底抵达什么实战水准,为首黑衣人心里也没底。

    所以他们对楚火萝三人出手,希望沈振衣在救援的时候露出破绽。

    ——谁知道他竟然不救?

    现在想要再收刀,那也晚了。

    为首黑衣人冷哼一声,咬牙辣手摧花,怒喝道:“杀了,不必留情!”

    既然师父都不救她们,那就让她们当个糊涂鬼!

    黑衣人们的刀剑并未有丝毫停顿,朝着全无反抗的三名女弟子身上砍去。

    一旦砍实,这三人都要变作十七八段!

    可惜了这几个美人!

    为首黑衣人暗自嗟叹,目光紧盯着沈振衣,等他有所动作。

    沈振衣却只是笑了笑。

    嗤!嗤!嗤!

    剑锋入肉,发出嗤嗤闷响,就见血光漫天,刹那间就如一场红雨,掩盖凶相。

    为首黑衣人心中忽然一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定睛看时,只见三个女子仍然手搭墓碑,茫然思索,仿佛根本没有被打扰。

    而在她们身边,横七竖八倒了十几个人的尸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为首黑衣人打了个冷噤,回头怒火中烧瞪着沈振衣,“是你出手了?”

    沈振衣耸了耸肩,“其实也不算是我出手,只是这些人往我的剑上撞,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杀人能说得这么轻巧,为首黑衣人只觉得胸口憋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厉声喝问:“沈三公子,请自重身份,不要胡言乱语,你的剑呢?”

    他跟本没有拔剑,哪里有人往他的剑上撞?这是强词夺理!

    沈振衣却微笑一指,“这天下万物,本来就是我的剑,这三名女弟子,是我最近合用的剑,你们撞上来,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什么?

    为首黑衣人看了看楚火萝、紫宁君与龙郡主三人,个个都是花容月貌,哪里有半分剑的模样?

    这纯粹胡言乱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