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多谢指点
    沈振衣并不在乎别人的武功有多高。

    ——反正不管他们武功多高,都不会有他高。

    他在意的,是一个人对武道的诚意和资质。

    鬼发道人并不算是绝顶高手,但他数百年诚心于武道,自有其宗师的气度。

    他一出剑,虽无杀意,但也凛然迫人,让人竟生不起对抗之心。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沈振衣微微点头,“道长能够悟出不争之剑意,在同一境界,堪称不败!”

    鬼发道人眼睛一亮,拍掌道:“沈三公子果然不凡,一眼就看出老道这参悟了三百年的武学真谛。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公子此言,真是振聋发聩,画龙点睛。”

    他欢喜的抓耳挠腮,诚心赞叹。

    武学的顿悟,需要机缘。鬼发道人虽然对自己的武学已有心得,但并不能体统归纳说明,更难以传授给弟子。

    如今沈振衣一言点醒,就像是捅破了窗户纸,他只觉得豁然开朗。

    此后这门不争之剑,正式创立,可以传世!

    故而鬼发道人诚心向沈振衣道谢。

    沈振衣微笑道:“道长武学精意已得,早晚自己也能感悟得到,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不必在意。便请道长指导我这三个弟子吧。”

    鬼发道人摇头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三公子一句之恩,于公子来说不过尔尔,对我来说可能就是百年闭关苦功,这份恩情,老道心领。既然公子看得起老道的三脚猫功夫,也罢,便请三位姑娘也试一试吧。”

    他长剑轻划,在空中划出一道花朵一般的平滑曲线,看上去虚弱无力。

    这样的剑法,如何能让师父称异?

    包括紫宁君在内,楚火萝与龙郡主都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三人对视一眼,却相信沈振衣的眼光,便各自身形一错,各施精妙剑术,从三个不同方位向鬼发道人发动了攻击。

    鬼发道人大为欣喜,摇头晃脑道:“三位姑娘的剑法之中,自有一股连绵不绝的真意,如水至柔,倒是与老道悟出的剑意不谋而合!沈三公子果然领先一步!”

    他自己也是数百年苦修,才悟出这种神奇的武学妙谛,没想到对方的年轻弟子信手使来,便有不争之剑的三分精髓。他心胸豁达,只会赞叹而不是嫉妒。

    沈振衣微笑道:“这是他们侥幸,从先人遗泽中领悟到的水行元力,虽有至柔之性,但与道长的空、灵之妙相比,还是要略逊一筹。”

    鬼发道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水之力,怪不得有此妙用。先人亦能感悟此境,果然武道之路,每每是不谋而合,亏老道还自以为是,觉得超越前人,有独得之妙,真是惭愧。”

    他嘴上说着惭愧,但手上的剑势可丝毫没有停顿。

    武道到此境界的宗师,心志如铁,对自己的武道之路,不会有丝毫犹疑。

    鬼发道人的长剑仍然如波纹一般不规则抖动,看似没有章法,但楚火萝三人一时却也找不到攻击的办法。

    ——处处都是破绽,却变成了根本没有破绽。

    楚火萝性子刚,咬牙先攻击一招,长剑急伸,剑光暴涨,化作长虹一突而入。她觉得师父都在意的剑法,定然有什么特殊之处,并不指望能够一招击破,只希望起个试探的作用。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鬼发道人的剑光一触即溃,仿佛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楚火萝愣了愣,但剑光却没有停滞,仍然是本能向前斩去。

    噗!

    鬼发道人的身子被她一剑斩为两截!

    “师父!”

    六坟山的弟子红了眼睛,一起厉声大叫。

    楚火萝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叫道:“我不是故意的!”

    “速退!”

    紫宁君轻叱一声,长剑一勾,将楚火萝勾了回来。

    楚火萝正发怔之际,却见鬼发道人站在一旁,笑眯眯看着她。

    “你没死?”

    她诧异反问。

    鬼发道人大笑:“小姑娘的剑法虽然犀利,但就这么宰了老道,还没那么容易。”

    他身形飘忽,在三人剑光之中倏忽来去,有如鬼魅,有时候明明长剑已经切断了他的身躯,却不能造成任何伤害。

    “这是怎么回事?”

    楚火萝越打越是心惊,她知道对方是手下留情,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手反击。如若反击,她们三个早就败下阵来。

    紫宁君紧锁双眉,一直在思考。

    ——她们三人用尽了各种方法,元磁之力、毒、阵法、水行之力,她们有的底牌甚多,但是放在鬼发道人身上,却全然没有任何作用。

    她有堪破真幻之眼,能够很清楚看到对方绝非幻影,而是真人,但真人怎么会像是虚无一样,斩来斩去都全然无用?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这到底是什么?

    她目光不离鬼发道人,剑光却越来越慢。

    鬼发道人的身躯如水,剑痕掠过,会有些微的凝滞,这是否意味着鬼发道人的不争之剑还不够完善?

    紫宁君心中一动,忽然长剑抖动,震荡不已。

    毒火之力,尽数收敛,只有无尽坚冰,寒意四射。

    “好!”

    鬼发道人目光赞许,点头称赞。

    沈三公子的弟子果然不凡,这么快便看出不争之剑的奥妙之处。

    “这人的武学,与水行元力果然有异曲同工之妙!”

    楚火萝欢喜大叫。

    在紫宁君施展出冰系的剑招之后,鬼发道人的身躯若是被她们剑光掠中,虽然仍旧不伤分毫,但总会发出咔咔声响,显然有从虚转实的变化。

    这就是变化处!

    天下柔弱者莫过于水。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楚火萝脑中忽然一片澄明,种种水行元力的变化陡然分明,将鬼发道人的剑法与自身武学相印证,忽然觉得种种难题迎刃而解,一片光明。

    沈振衣微笑道:“多谢道长指点我的弟子。”

    除了楚火萝之外,紫宁君、龙郡主也都若有所悟,醍醐灌顶,不争之剑的奥妙,仿佛像是书卷一样展现在她们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