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六坟山(1更)
    六坟山是九宗十二家之名。

    但六坟山更是一个地名。

    ——那是更久远的过去,当凶兽尚未肆虐,人族统领大地的时代。

    竹、花、雪三君子与怒、丑、破三恶人决战于此,同归于尽,为世道换来数十年和平。后人感念君子恩德,意欲收敛尸体,但这种神人境巅峰高手的决战之地,哪里能留下什么痕迹?便将山石落葬,以为三君子之墓葬。

    后来以讹传讹,此地便定名为六坟山。

    此后有道人在此山中感悟先人武学,便以此山为名,创立宗门,历经千年发展,如今六坟山也有弟子上万,可跻身于内城九宗十二家之列。

    凉樱出身于六坟山,只是父亲早亡,母亲无力照顾,这才让她拜师入清辉宗,别有另一番机缘。

    如今清辉宗灭门,以她的修行、资质,回去六坟山应该可以得正统传承,日后突破神人境第四重,有个安稳日子不算太难。

    所以她打算回去。

    而沈振衣听到这个地名,便即发问。

    凉樱愣了愣,点头道:“正是这六坟。”

    这六坟山的传说她也听过,甚至六坟山的弟子每隔几年都有去山中感悟的经历,只可惜除了创派祖师之外,无人能够感应三君子之灵,感悟不到更高层次的武学。

    沈振衣对楚火萝等三个女弟子说:“我们送这位姑娘去六坟山吧。”

    ——这么久以来,沈振衣都未曾记住凉樱的名字。

    凉樱也就更绝了留在弃剑山庄的心思,听说他们要送,感激涕零推谢道:“多谢三公子,如今司马家的人已经罢手,无人追杀于我,不敢劳动公子与三位师姐,我自己去就行了。”

    沈振衣一摆手,“我是带三弟子去感悟三君子与三恶的武学遗存,只是顺路送你,不必在意。”

    要不要说的这么直白?

    凉樱哭笑不得,只能点头称谢,心里实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第二日,沈振衣交待诸弟子继续建设弃剑山庄,自己则带着楚火萝、龙郡主与紫宁君三人,跟随凉樱前往六坟山。

    龙郡主问沈振衣道:“师父,我们几个刚刚突破,是不是应该稳固境界,再感悟新武学效果好么?”

    她见过那么多练武之人,都说要把根基扎稳,提升太快只怕基础不牢。但沈振衣似乎从来没有这种担心。

    “你们修行太慢,既有机缘,尽管用便是,根基以后再补,不碍。”

    沈振衣淡然回答。

    这还叫慢?

    楚火萝与龙郡主面面相觑,知道师父的要求一向高,但没想到她们修行提升已经差不多成为霸王城中奇迹了,在师父的眼里仍然是慢。

    楚火萝私下对龙郡主叹道:“师父的眼光,始终在天穹之上,这些你争我夺的把戏,在他眼里只怕都可笑得很吧?”

    就像八修世界中,傅破天处心积虑与大月皇朝争斗数百年,这在八修世界之人看来,是何等宏伟壮阔,动人心魄,但站在七伤世界人的角度,这简直与村子械斗没什么区别。至于九幽之地连夺五个天下第一、可怕的五剑先生,更是如同婴儿般无力。

    ——沈振衣的角度,似乎一直是居高临下,即使在七伤世界中,他仍然站在天穹,傲视尘世。

    “不必多想。”

    紫宁君打断了她们。

    “我们只需跟随就好。”

    她一向话少,但主意坚定,对沈振衣的言行,从来没有任何疑问。

    也只有这样的性子,才能在幻川熬上孤单的四百年。

    龙郡主与楚火萝点头称是。

    六坟山在内城之中算偏僻的,沈振衣又没有着急赶路,一路上缓缓而行,走了许久才终于抵达山门。一到六坟山,沈振衣先送上拜贴,表示并无恶意,只是送凉樱回山。

    如今弃剑山庄沈三公子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六坟山弟子一看名贴,不敢怠慢,急急回报,随后六坟山宗主鬼发道人便吩咐请进山中接待。

    沈振衣本来只想路过,直接去山中感悟武学,不过既然人家盛情难却,他也就顺水推舟,带着弟子先去拜会这位享名日久的鬼发道人。

    ——鬼发道人资格极老,成为神人境第四重高手也已经有了四百年,功力深厚,鹤发童颜,当年曾有神人境第四重第一高手之称,为人形如烈火,脾气也极为耿直。

    他听闻沈三公子的名声,初时还不大相信,一见面看他精华内蕴,神光不显,不由赞叹道:“弃剑山庄沈三公子之名,近日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并非池中之物。好好好!就凭你单人只剑,力压司马家,就当浮一大白!”

    鬼发道人对司马家之类本来就看不惯,尤其是司马家投靠骆大天王之后,行事更是卑琐,他更加不屑。碍于身份,以及本宗关系,他只能忍受九宗十二家齐名,但私底下一直都叨咕,恨不得去教训这些人一番。

    如今沈振衣替他教训了司马家,他当然就高兴得很。

    沈振衣并不居功,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只笑了笑:“不过是侥幸而已。”

    这种事也有侥幸的?

    鬼发道人身边弟子都忍俊不禁,自己怎么不能侥幸一剑力压司马家上百高手,扬名立万?这位沈三公子倒是谦虚,可惜谦虚的不是地方。

    鬼发道人也哈哈大笑:“沈三公子倒是幽默得很。”

    他顿了顿,又道:“难得三公子前来,老道技痒,不如试剑一番如何?”

    鬼发道人也是个武痴,他早就听说沈振衣的神妙剑法,这时候急迫的就想领教一番。

    沈振衣略一犹豫,迟疑道:“道长还不是我的对手,如果真有意试剑,我这里有三个弟子……”

    喂喂喂!师父你这样说又要得罪人了!对方可是堂堂一宗之主,在霸王内城也有煊赫的名号,成名数百载,你直接说人家不是对手,会不会太直白了点儿?然后让三个弟子出手,这是看不起别人呢还是看不起别人呢?

    楚火萝以手抚额,啼笑皆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