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一人压一城(4更)
    第五百一十四章

    弃剑山庄沈三公子,一人压一城。

    司马家认输认错,赔礼道歉!

    尽管只有短短一日,这个消息就像是飓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内城。

    “司马家何等体量,光靠一个人怎么可能压服?这沈三公子,是刚刚从外城晋升上来的吧?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有人将信将疑。

    有人反驳道:“这还有假,我们是亲眼看到的。沈三公子一个人安坐于司马城城门外,划下剑痕,号称越线者死,司马家出来好几位高手,都瞬间被杀,这才不得不低声下气出来求和!”

    沈振衣堵门之后,就有不少人闲人远远看热闹,因此这消息也算是第一手的。

    有人还是不相信:“我听说弃剑山庄与广圣君长老有关系,恐怕是司马家忌惮广圣君,这才不敢动沈三公子,否则的话,城中那么多高手,一拥而上,沈三公子再强也抵挡不住。”

    众人大多认同这个说法,但饶是如此,沈振衣的实力与霸气,也给内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甚至有不少人认为,此人的惊天崛起,改变了内城的势力格局。

    “以往的九宗十二家,如今看来要变成十宗十二家了。”

    内城之中,有影响力的四级宗门,总共便是以王家、司马家为首的十二家,以及以天门、鬼蜮为首的九大宗门,总共二十一家,却是内城力量的核心骨干。

    弃剑山庄初来乍到,本来只能与清辉宗、百狮子堂、无醒四门这种或弱小、或衰退的小宗门相提并论,但就因为沈振衣做出这一件大事,地位被无限拔高。

    甚至有人认为,即将举行的内城联盟会上,弃剑山庄的态度,将会直接影响到结果。

    骆大天王为此也甚为忧虑。

    “筹划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混进来这么个变数。”

    他面色发青,强自抑制着愤怒——若是他年轻的时候,肯定是毫不顾忌的打杀上门,但是随着他年岁渐长,势力渐大,就知道许多事不是打打杀杀可以解决的。

    ——实际上他觉得沈振衣就像当初的自己,只要实力强横,什么都不怕,再强的宗门只要打上门去无人能是对手,那对方也只能乖乖服软。

    ——只可惜,这种霸道不可能永远延续下去,因为不可能有人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骆大天王也不得不妥协合作。

    他手下进谏道:“天王,还是尽快铲除弃剑山庄才是,否则内城联盟,谁知道这个沈振衣会出什么幺蛾子。”

    骆大天王摇了摇头:“如今暂时顾不上弃剑山庄,六坟山那个老牛鼻子死活不同意咱们联盟之议,他若不死,事急难成。我们要先解决六坟山再说。”

    九宗十二家,骆大天王已经控制了一大半,剩下一小半,大多也不敢违拗他的意思。

    但是六坟山的宗主鬼方道人却倚老卖老,从来不肯给他面子,六坟山也是坚决反对骆大天王的一派,到了这个关头,骆大天王威逼利诱手段尽出,未能奏效,也只能图穷匕见了。

    手下身子一凛,低声答道:“是!属下会小心办理。”

    骆大天王看着手下离去,神色严峻,一动不动,直到天色断黑,才渐渐隐没于黑暗之中。

    杀戮将起。

    与此同时,城主府却仍旧是一般的寂静。

    城主坐在桃花树下,泪之剑插入泥土之中,锈迹斑斑,也不知道多久未曾拔出来过。

    他也一直一动不动,甚至呼吸与心跳都不明显,如果是不熟悉的人,甚至可能怀疑城主已经死了。

    但欧阳绝不会。

    欧阳绝已经追随城主多年,虽然城主大多数时间都是不言不动,但即使是最微小的一个表情和动作,欧阳绝也能揣度出其中蕴意。

    他今天来,是为了给城主讲一个笑话。

    “城主可知,最近内城中出了个大笑话。”

    欧阳绝得意洋洋,开口讲述。

    没有反应。

    城主对这种事,素来都没什么兴趣,他也不明白欧阳绝突然来对他说这个是什么用意。

    欧阳绝自顾自说下去,“九宗十二家中的司马家,被人堵住了门,划了条线,说越线者死。结果他们几个什么暗司马去越线,果然被人杀的干干净净。”

    城主仍然无话。

    神人境第四重的武者,生生死死,与他都没什么关系。

    死了便是死了,犹如蝼蚁,那又如何?

    “司马家不愧是忍辱负重的老乌龟,居然就这么低头,不但送礼赔罪,还将自家子弟送到人家那儿,任凭处置,也真是无耻之尤。”

    欧阳绝啧啧有声,对司马家的作为显然甚为不屑。

    司马家就是这样,忍的久了,便没有半根硬骨头,唾面自干,令人嫌弃。

    城主还是没什么反应,这些宗门家族,虽然是霸王城重要的战力,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惹人厌烦。

    欧阳绝眼珠子一转,这时候才说到重点:“这事本身没什么,不过城主可知道,堵住司马家大门的,其实只有一个人。”

    城主的衣袖轻轻一抖。

    欧阳绝满意的微笑。

    以一人之力,压服司马一城,这才是武道伟力。

    这才是城主会感兴趣的东西。

    欧阳绝乍听这个消息,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同为神人境第四重,那得有多高的武学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当然说神人境第五重高手应该不难做到,但神人境第五重自重身份,又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他言笑晏晏望着城主,最后抛出最大的关键。

    “而且,我相信城主一定会感兴趣的,这位堵着司马家的,非是旁人。正是我上次与城主提过的,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沈振衣!”

    泪之剑重重一震,发出凄厉之声,满树桃花散落。

    城主缓缓站起来,伸手安抚悸动的泪之剑,心中也是一片茫然。

    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泪之剑为什么会突然这般反应。要知道这一剑的骄傲,可是对凡兵凡人都不屑动手出鞘的。

    ——难道说这位什么沈振衣沈三公子,居然与泪之剑有什么渊源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