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认怂退兵(3更)
    送礼的三叔父一进营地,就狠狠抽了自己侄儿一个大嘴巴子,走到司马幽面前,冷冷道:“老祖有命,令你们立刻撤退!”

    司马幽一急,“三叔,我们已经将葬龙谷团团围住,只要一个冲击,便能灭了弃剑山庄,此刻后退,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司马家?沈振衣纵然脱逃寻找外援,我们司马家也不是没有靠山,只要灭了弃剑山庄,到时候大家扯皮,又能如何?”

    他看到司马家送礼的队伍一来,便觉得有些不对,思忖大约是沈振衣突围而出,找了什么关系,比如广圣君之类,但想来广圣君也不会为弃剑山庄出死力,顶多便是出言调解。

    打个时间差灭了弃剑山庄,广圣君也奈何不得他们司马家,顶多到时候再服软道歉便是。

    司马三叔冷笑:“如今咱们司马家就成了笑话!沈振衣以一人之力,围堵司马城,号称越线者死,到了这时候,内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笑我们!骆大天王都已经传令,让我们司马家与弃剑山庄讲和,你还痴心妄想,是想要害我们司马家家破人亡么?”

    司马幽如遭雷击,面色发白,嗫喏道:“这怎么可能?沈振衣如何能有这种本事?”

    他确实尽量高估了沈振衣的实力,但没想到还是小看了这位沈三公子。

    司马家有多少高手,司马幽心知肚明,如今司马城中,恐怕都有接近百人的神人境第四重高手,更不要说老祖修为炉火纯青,强横之极——在这种情况下,沈振衣还能围堵司马城?他能够以一当百?

    司马幽知道老祖既然低头,显然是被逼的没办法,当然司马家行事保守,不会拼命,但至少也是明面上拿沈振衣没办法,这才不得不讲和。

    现在可如何是好?

    司马三叔的话说出口,一众铁甲与百夫长都是人心惶惶,他们都是司马家人,家人孩子都在司马城中,听说被人威胁,哪里能不担心?

    军心涣散,就算是司马幽想要强攻,也已经不成了。毕竟他不是这支军队真正的主人,只是借了老祖的命令,才能狐假虎威。

    司马幽黯然道:“既然如此,便请三叔带队,我们退兵吧。”

    三叔不耐烦的摇头:“你自己带人回去,等待处罚,我还要去弃剑山庄送礼。”

    倒是忘了这一茬,司马幽垂头丧气,目送司马三叔运送礼物进葬龙谷递送拜贴,自己带着没了火种的三千铁甲,缓缓往司马城退去,恍若丧家之犬。

    来时意气风发,去时蔫了精气神。

    弃剑山庄也是意外得很,突然听说司马家送礼前来,都是大为诧异。

    楚火萝问龙郡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内城的规矩,先礼后兵,送来礼物,然后就要开打了?”

    龙郡主心细,笑分析道:“哪有此事?恐怕是师父又干了什么,逼得人家不得不低头了。”

    众人觉得大为有理,沈振衣总是能够创造奇迹,司马家是庞然大物,只不知道他是用了何种手段,才能让人前倨后恭。

    楚火萝出面,接待司马三叔,听了司马家奉上的礼物,更是惊奇。

    灵药万斤、秘笈十本、晶金十万,除了秘笈之外,几乎比得上弃剑山庄这历年的积蓄,即使对于财大气粗的司马城来说,这也是割了块肉。师父到底干了什么?

    她咳嗽一声问道:“有道是无功不受禄,你们司马家攻打弃剑山庄,此事未了,突然送礼算什么意思?”

    司马三叔心中暗恨,还不是你们那个沈三公子干的好事?只能含糊道:“沈三公子莅临司马城,与我们家老祖商谈,解开误会。这正是司马家赔礼的诚意。”

    说几句话就能让人退兵送礼?楚火萝又不是三岁娃娃,岂会相信,她更确定师父一定是干了什么,难道是去打跪了那位司马老祖?她心痒难搔,好奇问道:“我就是想知道,我师父是如何说服你们什么老祖的?”

    司马三叔老脸通红,这种丑事难道还要他自己说出来么?这弃剑山庄之人真是欺人太甚!

    但这是奉着老祖之命而来,必须得完成任务,他只能硬着头皮道:“实在是沈三公子神功无敌,他在司马城外划出剑痕,声称越线者死,司马家之人尊重三公子,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这才商量着两家罢手,握手言和。”

    霸气!

    楚火萝听得眉飞色舞,只觉得解气。

    之前司马家三千铁甲围住弃剑山庄,也是说了越线者死,杀了好几个墙头草。当时楚火萝就气不平,想要杀出去看看他们能不能杀死自己。

    ——但这哪有沈振衣的方法解气?

    你不是要拦着我越线者死么,那我依样画葫芦,在你司马城门口也划一条线,看看到底是谁怕谁!

    三千铁甲,都封不住弃剑山庄。

    而沈振衣一人,就压得司马城噤声,这是何等的威风霸气!

    楚火萝收了礼物,让司马家的人回去,与紫宁君、龙郡主以及弃剑山庄众弟子一说,大家都是悠然神往。

    龙郡主叹道:“师父神威,真是不敢想像,吾等拼命修行,每次提升之后,却总觉得距离师父更远了,真是高山仰止,瞠乎其后。”

    沈振衣到底有多强,她们直到现在也无法确定。

    以前实力孱弱的时候,觉得沈振衣也不过比她们高一两个层次,但是随着修为渐长,与沈振衣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觉得之间的差距越大,更觉得师父深不可测,仿佛实力永无止境一般。

    虞大少、怒千发等人又是欣喜又是黯然,纷纷道:“你们能追随三公子的脚步,已经是运气了,我们只能远远遥望,说起来,也已经是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缘。”

    他们与沈振衣接触,或长或短,这才因此改变了人生。

    寻剑客目光闪烁,心中激荡,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怀中魔剑也振动不已,嗡嗡有声,忍不住想要开口说话,对沈振衣更是敬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