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打仗还送礼?(2更)
    骆大天王的命令传到司马城,司马老祖看到之后,几乎口吐鲜血。咬牙喝道:“快派人出去,将那小畜生叫回来!”

    原本是为骆大天王办事,派出三千铁甲攻打弃剑山庄,结果惹出了沈振衣这妖孽。骆大天王还反悔了,他不要对付沈振衣,这叫当了出头椽子司马家该如何自处?

    现在骆大天王让司马家与弃剑山庄和解,都打成这样怎么和解?

    而且是现在沈振衣堵在他们司马家城门口,难道要他去求沈振衣退去不成?

    “老祖,我们派不出人去……”

    属下委婉提醒司马老祖,如今沈振衣堵在门口,谁能出的去?

    “飞鸽传书!”

    司马老祖气得七窍生烟,只觉得手下都是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鸽子倒是放出去了,可惜飞经沈振衣面前的剑痕,立刻被剑气射落,血染尘埃。

    ——这下子司马老祖当真傻了眼。

    “此人莫非真要灭绝我司马一家不成?他一人之力,又怎么做得到,难道不怕我们鱼死网破么?”

    司马家上百高手,数千精锐,拼了命一拥而上,就算是堆也将沈振衣堆死。

    ——但司马老祖不舍得。

    沈振衣的剑法如此犀利,这么正面攻坚,得死多少人才能将他除去?除掉沈振衣,对司马家又能有多少好处?

    司马老祖一算帐,怎么也不愿意了,只能放下面子,派使者出门,和颜悦色向沈振衣请求。

    “沈三公子剑法惊人,我们司马家知道惹错了人,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就此退去,司马家必然立刻退兵,给予赔偿。”

    既然已经不要脸,司马家的人话就更显卑微。

    他们家素来柔顺服从强者,这也算是家族特性。

    沈振衣这时候才睁开眼,看了看使者,淡然道:“司马家无故攻伐弃剑山庄,不是说要让我们弃剑山庄之人,一个都不准越线么?如今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不过大半天功夫,你们就想算了?”

    使者陪着笑脸道:“这是我们司马家有错在先,还请三公子见谅。”

    明明是你们杀了两个暗司马,司马家才发动攻伐!不过这时候不是争论谁对谁错的时候,使者只顺着沈振衣的意思。

    沈振衣微笑道:“既然错了,那就要接受惩罚。司马家若是觉得这越线者死的惩罚太严厉,倒也不是不能商量。率军攻打弃剑山庄之人,至少要交出来给个交待吧。”

    他语气平静,使者却不寒而栗。

    这是要家主把司马幽交出来?司马家若是这么做了,哪还有半点人心?

    使者为难道:“这我做不得主……”

    “那就让当家作主之人出来谈。”

    沈振衣闭上双眼,懒得多说。

    使者无奈,回返城中,禀告司马老祖。老祖砰然摔了桌上的花瓶:“这小子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司马家再怎么忍辱负重,什么时候干过把血脉子弟送出去求饶的事儿?更何况司马幽不仅仅是司马家的人,还是黑泽军师的心腹,这叫司马老祖怎么敢牺牲他?

    沈振衣实在是欺人太甚!

    司马老祖愤愤不平,只是叫嚣归叫嚣,事关司马家的生死存亡,他还是得纡尊降贵,亲自到城门口面见沈振衣。

    使者陪着司马老祖,一溜小跑来到沈振衣面前,开口介绍道:“沈三公子,这位便是我们司马家的家主,公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场误会,商量解开就好。”

    沈振衣瞥了他们两眼,点头道:“这可不是什么误会,司马家若无诚意,那就不必多谈。”

    他指了指面前的剑痕:“越线者死,其他你们随意。”

    司马老祖气得鼻子冒烟,对方这么说话简直没法聊下去,也亏得他老谋深算脸皮厚,硬生生忍了下去,苦笑道:“是我司马家得罪了公子,还请公子见谅,公子请容我们派人出城,召回司马幽那小畜生,以免他在外与弃剑山庄中人起了冲突,更不可收拾。”

    他顿了顿,咬牙道:“待他回来,我自当将其五花大绑,送到公子面前,请公子随意惩治。”

    刚才出城的一路上,司马老祖也想清楚了。

    司马幽为黑泽军师、骆大天王办事,凭什么要司马家承担后果?既然沈振衣点名要领军之人,就将司马幽交出去,祸水东引,让黑泽军师与骆大天王出面去。

    ——他们为了面子,也得保下自己的手下。如果沈振衣执意不放人,那就是弃剑山庄与黑泽军师、骆大天王的矛盾,干他们司马家什么事?

    想通了这一点,司马老祖干脆就不要脸,直接说你要就带走。

    “除此之外,司马家愿意赔偿弃剑山庄灵药万斤、四级秘笈十部,晶金十万。”

    在财物方面,司马家一向阔气,现在只求能息事宁人。

    沈振衣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随意颔首道:“那就马上送去吧,顺便把你们的狗叫回来便是。去送礼之人,暂时免死。”

    你还真马上就要啊!

    司马老祖苦笑,只得立刻让人准备礼物,秘笈送到沈振衣面前,他连看都不屑多看一眼,直接便让送去山庄,由楚火萝接收。

    司马家之人押运礼物,提心吊胆出了城,越过剑痕,那位杀人狂魔果然没有再动手,这才松了口气,撒开脚丫子就跑,急急赶到弃剑山庄。

    ——这时候司马幽还没得到消息,他将弃剑山庄团团围困,正自得意之际,忽然有人报告说有一支队伍押运货物过来,似乎是要给弃剑山庄送礼。

    司马幽皱眉,这时候还有谁给弃剑山庄送东西,便吩咐道:“截下来。”

    手下那百夫长远眺,愁眉苦脸道:“这支队伍恐怕截不得。”

    司马幽冷下脸来,厉声道:“为什么截不得?”

    百夫长老老实实回答:“因为这支队伍是我们司马家的,领头的正是在下三叔父。”

    啥?

    司马幽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一支队伍穿入营地。司马家怎么正在攻打弃剑山庄么?突然来送礼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