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分身法!(5更)
    沈振衣仍然没有动。

    他甚至还是没有睁开眼睛,直到那神风绞四人快落到他头顶的时候,才轻轻一拂袖子,一手指天。

    噗!

    仿佛是什么东西被洞穿的声音,四人觉得招式中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身不由己的四散飞出,身上如被乱箭攒射般剧痛。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闷响,四人陆续坠落地面,其中三人顿时就没了呼吸,浑身千疮百孔,就像是漏了气的皮球。

    司马一的修为最高,又苦练横练功夫,如今还能强吊着一口气,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振衣。

    “这……这是什么……剑法?”

    沈振衣虽然只出一根小手指头,但司马一能够明确的感觉出来,这是剑气。

    只是,这个弃剑山庄的沈三公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剑气?

    一剑破除四人联手,只怕就算是庄主也未必能做到!

    “生杀一剑。”

    沈振衣淡淡解释道:“养剑气以修成,聚天地于一体,一剑出手,生杀由心。我养了这么久的剑气,你们刚好撞上来了。”

    还有这种积聚力量爆发的剑法?

    司马一瞪大了眼睛,只觉得死的冤枉,早知如此,多找些炮灰先消耗他的剑气不好吗?

    将沈振衣的剑气消耗完毕,他们再行出手,就绝不会是这个结果!

    司马一又悔又恨,带着无尽的遗憾闭上了眼睛。

    沈振衣仍然是懒洋洋地盘膝坐着,对于杀了什么人,根本就不在意。

    司马老祖拍案而起。

    他面上无比愤怒,从心底却生出了一股恐惧感。

    ——他早就知道弃剑山庄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司马家要做出头鸟,去剿灭弃剑山庄,恐怕要损兵折将,但万万没想到,沈三公子居然如此强大!

    就凭他一剑秒杀四名暗司马的能力,就连司马老祖自己也不敢正面撄其锋。

    “当真是一剑杀了司马一等四人?”

    “当真是一剑杀了。”

    手下们战战兢兢,魂不附体。

    他们平日嚣张跋扈,是因为司马家有强大的武力,谁敢惹他们便灭之,久而久之,当然就形成了唯我独尊的脾气。

    ——但是在霸王城中,还是有比他们更强的武力,不说城主和五长老,便是骆大天王,司马家也得客客气气。

    ——如今,又来了个沈振衣。

    或许弃剑山庄的底蕴远不如司马家,但如果沈三公子有本事胜过司马家的每一个人,这就不得不小心应对了。

    “他会不会已经晋升到神人境第五重?”

    司马老祖沉吟良久,终于还是问出了他最害怕的问题。

    如果沈振衣已经是神人境第五重,那就万事皆休,就算是整个司马家陪葬,都未必能够挽回。

    “应该不是。”

    手下们也害怕,不过从沈振衣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尚未晋级。

    “他神光收敛,看不出到底是何境界,但从他杀暗司马几人来看,并未用到神人境第五重的神光压制……”

    境界差异会有神光压制,在战斗中会大有帮助,使得低一阶的武者很难向更高阶武者挑战。即使有精妙招式武学,也只能支撑一时而已。

    沈振衣出手的时候,尽管霸气十足,但并未有神光波动,这是其一。

    “另外,他若是神人境第五重,何必还要装神弄鬼?直接从正门杀进来便是,难道还有人能拦得住他?”

    神人境第五重高手,高出一个境界之后简直可以为所欲为。

    沈振衣就算是冲进司马家城中大杀特杀,也无人能够阻止,之后他扬长而去,也无人能够问罪于他。

    第五重的实力对于第四重便是碾压,即使是九宗十二家各有后台,后台也很难因为此事与一个神人境第五重的高手撕破脸皮。

    毕竟整个霸王城数亿人口,在神人境第五重以上的高手,总共也不会超过十个,其中几个还隐遁不见,神龙见首不见尾,谁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明确是神人境五重以上的,除了城主、五大长老,便只有一个骆大天王。

    怎么算沈振衣也不可能抵达这个境界。

    ——他斩月飞仙而来才多久?

    想到这一点,司马老祖心下略定,“那么说来,他必是学了什么强力的剑法武功,到我们司马家耀武扬威来了!”

    他心中一痛,本来司马家不必惹上这种强敌,可惜司马幽为骆大天王卖命,他也无可奈何。

    既然已经结成了仇家,那跟不能坐视沈振衣变得更强,只有全力将他绞杀在此,才能保得住司马家的基业。

    司马老祖思忖一阵,低声吩咐道:“先试试他的本事,安排好手,从四面出门,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司马本事能够做到过线者死!”

    司马家城池占地广大,四面都有城门,东门于西面只见相隔数里,如果同时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脱离,沈振衣又那有本事四处拦截?

    过线者死,岂不是就成了个笑话?

    司马老祖甚是自得,拍了十几个人四面离开,找亲朋故旧来助拳。

    不管沈振衣怎么厉害,他终究只有一个人而已。

    这十几个人,无论如何,总能走掉一半吧?

    没多久从东门出去之人先来回报:“启禀老祖,沈振衣守在东门,已经杀尽逃生的好手。”

    司马老祖拍掌道:“那就好,他没有离开东门,西、南、北三门之人,必能脱身。

    话音未落,南门之人赶来汇报道:“南门已全军覆没,沈振衣守在门口,实在脱身不得。”

    司马老祖一怔,难道是沈振衣杀完东门之人,急速看赶去南门阻截?这也未免太快了些。

    他正自糊涂之际,北门之人又来报,说沈振衣守在门口,已经杀了他们好几人,不得已便退了回来。

    “怎么可能?他刚刚去南门,怎么又来得及去北门?”

    司马老祖只觉得脑袋蹦蹦的疼,他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很快西门之人又来报告:“沈振衣守在剑痕之外,出线之人,一剑一个,尽数杀了,我们不得已才逃回来。”

    难道沈振衣有分身法?司马老祖瞠目结舌,脑中一片混乱,再没有之前凌厉的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