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司马法神风绞(4更)
    弃剑山庄,沈振衣?

    这名字好像听过,但又没什么印象,众守卫面面相觑,忽然有人惊呼道:“如今铁甲军不是正在攻打弃剑山庄?这人怎么过来的?”

    司马家三千铁甲攻打弃剑山庄,现在他真的一个人来反攻?

    那三千铁甲呢?

    众人人心惶惶,飞奔逐级上报,消息传到司马老祖耳中,不由瞠目结舌。

    他活了几百年,还没遇到过这种事。

    这人真当司马家是纸糊的?

    司马老祖毫不犹豫下令:“派出五名暗司马,提他人头来见。”

    反正现在也撕破脸皮,对方还敢来挑衅司马家,那当然是杀无赦。至于此人到底是怎么从弃剑山庄脱身而出,来司马家捣乱的,那等司马幽攻克葬龙谷回来再说。

    ——派出五名暗司马,他也是对沈振衣甚为重视。毕竟是一出手就杀了管事的高手,但无论如何,五名神人境第四重武者,也足够将他击杀了。

    暗司马人数不多,都是精锐。

    其中司马四与司马七都折在弃剑山庄,他们原本就摩拳擦掌,想要为兄弟报仇,只是没有机会随军而已。如今有人送上门来,这几人自然是兴奋至极,争相上阵。

    司马二外出办事不在,司马一、司马三、司马五、司马六与司马八最强五人出手,昂然来到城门口,就见沈振衣盘膝而坐,面前一道深刻剑痕,延伸到城墙边际。

    “好大到胆子,居然敢在司马家城外撒野?当真是不知死活,就让我们兄弟成全了你吧!”

    司马一为首,上前冷冷开口。

    沈振衣没搭理他。

    这个人还没过线。

    他反正把话都说清楚了,任何人过线就死,线内他也懒得去管,更不想一个个去解释,否则到话,司马家城中那么多人,得说多少遍才算完事?

    “可恶!”

    司马三怒喝一声,“大哥,他不给我们面子,杀了他!”

    暗司马几人对沈振衣也有几分忌惮,毕竟对方刚刚杀了一个神人境四重管事,司马四与司马七也都死在弃剑山庄,这年轻人大约真有几分实力。

    不过他们都是心志坚毅的杀手,即使明知是强敌,也并不畏惧,司马三看沈振衣一人安坐,闭目养神,心中涌动杀机,脚下一顿,倏忽转到沈振衣背后,反手便伸出尖尖到五指,刺向沈振衣的后心。

    司马法百炼成兵!

    这也是司马法中到绝招,将身体的一部分炼称锋锐的兵器,让人防不胜防。司马三正是将右手化成神兵利器,任何东西在他右手面前,都如纸一样脆弱,一划即开!

    “三弟的修为又进步了!”

    司马一微微颔首,这百炼成兵的绝技司马三修炼最为刻苦,如今见他右手闪烁的寒光,当真已经无可匹敌。那沈振衣就算有几分功夫,但过于轻敌,让老三近了身,已经是必死无疑!

    他正打算欣赏司马三的右手从沈振衣胸膛伸出来的可怕情形,却听司马三一声闷哼,就如醉汉一般跌跌撞撞向后退了几步,脚步踉跄,面色发白。

    “怎么回事?”

    剩下几个暗司马一起惊呼。

    发生了什么?刚才沈振衣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司马三怎么会突然这般模样,难道是中了暗算?

    就看司马三蹒跚走了两步,忽然嘴角溢出鲜血,一头栽进壕沟中,再无声息。

    暗司马们后来才看清楚,司马三信口有一道细小的伤痕,鲜血绽开在他的外衣上,仿佛是一朵血红色的玫瑰。

    一剑穿心!

    明明是他要去穿别人的心,怎么就被别人穿了心?

    而且,明明没有看见沈振衣的动作。

    这一剑,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刺出的?

    暗司马们目光转向沈振衣身周,难道他身边还有人潜藏在暗处埋伏。

    ——不,感觉不到有真气的波动,在那条剑痕之外,确实只有沈振衣一个人。

    司马一面色沉肃,低声道:“结阵,不可怠慢!”

    看不清这人的出剑,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司马一可以肯定,就算是自己上去,也是被人一剑送命的结果。

    这个弃剑山庄沈振衣,居然强到如此地步?

    他们这时候才如临大敌,配合娴熟的占据四面方位,结成简单的攻击阵势。

    ——沈振衣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仿佛刚才司马三的死,对他来说也只是抹去一粒尘埃而已。

    越线者死。

    如是而已。

    至于线内,不管他们是结阵还是干嘛,沈振衣都随他们去,完全不在意。

    “这人好生托大!”

    即使结成阵势,暗司马四人也不敢阒然便上,司马八咬牙切齿,面色难看。

    他们暗司马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瞧不起过?

    上来折损一名兄弟不说,沈振衣全程都闭着眼睛,根本没将他们四个看在眼里。

    “不可轻敌!”

    司马一也觉得心中不爽,“此人剑法极快,我们必须一出手便全力以赴,逼得他没有机会出剑,才有胜算。”

    他阴沉着脸点点头道:“用那一招吧。”

    剩下三人面色各异,司马八更是露出震骇之色。

    对付区区一个沈振衣,要用那一招么?

    但大哥发话,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

    四人心意相通,无需多说,各自点了点头,便同时一跃而起,在空中握住手盘旋,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风火轮一般,看不清身影。

    旋即四人在空中飞出沈振衣的剑痕,从天而降,直扑沈振衣顶门!

    司马法神风绞!

    这是暗司马们拼命的招数,几乎是放弃了自身所有的防御,以此换取无比强大的攻击力,任何人被绞入其中都难以幸免,当然一招出手之后,被人反击,组成阵势之人大概也有受到极大的伤害,甚至于同归于尽!

    这一招,可说是以伤换命的绝杀!

    四人旋转不停,刹那间便已经落到了沈振衣头顶三丈处,只要再一呼吸的功夫,便能轻而易举的绞去沈振衣的脑袋。

    ——只要被绞入这风火轮中,还从来没有人能够顺利逃脱!

    司马一咬牙,谁叫你托大?如今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