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越线者杀!(2更)
    邹岳龙赶紧拉住了楚火萝,苦劝道:“楚小姐莫要胡来,这是司马家的铁甲,百夫长都是神人境第四重高手。我刚才粗粗看了,只怕来了一二十个,这怎么抵挡得住?你上去岂不是送死?”

    楚火萝一怔,她向远处望去,只见四面各站着几个身着金甲之人,手持长戟,威风凛凛,诧异问:“这几个都是神人境第四重高手?”

    外城连一个神人境四重都找不出来,楚火萝近期突破,还有些洋洋自得。一入内城,怎么就像是大白菜一样不值钱?

    邹岳龙苦笑:“我早就说了司马家底蕴雄厚,叫三公子不要惹他们。现在好了,对方倾巢而出,此事恐不能善了。”

    他顿了顿,又道:“我之前已经通报天门,希望宗门能够派人来调节斡旋。否则的话,只怕我这把老骨头也得交待在这里……”

    两名暗司马死后,邹岳龙提心吊胆,当即传讯给天门求助。他本可以撒腿就跑,但他还算是比较讲义气,留在弃剑山庄等消息,没想到司马家的动作这么快,如今葬龙谷被团团围住,连跑都没地方跑。

    天门的人要是不来,他恐怕要玉石俱焚了……

    邹岳龙心中嗟叹,这时候龙郡主却跑来对楚火萝说:“师姐,师父让你去对那些人说一声,他们太吵了,葬龙谷是私人地方,让他们退出三十里之外。”

    啥?

    邹岳龙下巴都几乎快掉了下来,人家兵临城下,你还嫌弃别人吵?

    他只觉得自己操碎了心,当即跑去劝沈振衣:“三公子,如今形势紧迫,你就不要火上浇油了。”

    如今司马家的三千铁甲围住了葬龙谷,暂时还没开始进攻,这是否说明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沈振衣却浑不在意,“不过是些行尸走肉罢了……”

    人家二十个神人境第四重高手,你说是行尸走肉?你不如说整个霸王城都是酒囊饭袋喽?邹岳龙欲哭无泪,觉得怎么也劝不好这位沈三公子了。

    幸好这时候天门使者到了。

    天门源远流长,在霸王城发展了这么多年,底蕴也不在司马家之下,只是常年与鬼蜮开战,持续失血,所以对其他宗门事务都是以调解为主,并不会强出头。

    弃剑山庄在外城的时候,天门便有拉拢之意,等沈振衣进入内城,邹岳龙常日呆在葬龙谷,也是天门示好。

    ——如今这般变故,不知缘由,虽然不愿意得罪司马家,但总也要过来看一看。

    天门使者姓袁,与邹岳龙也是老相识,到了葬龙谷,司马家铁甲也没拦他,让他进去。他找到邹岳龙便私下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家老奸巨猾,很少这般好勇斗狠,这弃剑山庄是怎么得罪了他们?”

    看见司马家倾巢而出,居然派出三千铁甲来围剿,袁使者也是一脸懵逼。

    邹岳龙老老实实回答:“是杀了两个暗司马。”

    袁使者倒吸了一口凉气,偷偷瞟了一眼远处的沈振衣,低声问:“是沈三公子出手?还有那位紫宁姑娘?”

    暗司马都是神人境第四重的杀手,行事狠辣,难以对付。

    弃剑山庄能够杀掉两位暗司马,至少也得两个神人境第四重高手一起出手。

    邹岳龙叹气:“他们俩都没出手。”

    袁使者发愣:”那谁能杀的了两位暗司马?就算是弃剑山庄这些弟子一拥而上,也不至于对方跑不掉啊?”

    邹岳龙指了指楚火萝与龙郡主,苦笑不已,“你自己看看。”

    袁使者盯着楚火萝与龙郡主看了半天,只觉得她们俩的神光炽烈,迟疑问道:“难道她们俩都已经是神人境第四重?”

    “当然了。”邹岳龙苦着一张脸,“要不然她们怎么会这么厉害,一举击杀两个暗司马,这弃剑山庄的潜力真是强,但惹麻烦的能力,更是不一般强!”

    袁使者也皱眉了。

    弃剑山庄如今至少有四个神人境四重高手,潜力无穷,天门大有拉拢之意。但如果要庇护弃剑山庄,就得与司马家正面杠上,这可是天门不愿意的。

    他叹了口气,“我先去看看司马家想要干什么再说。”

    袁使者先过来见了沈振衣,好言安慰:“沈三公子不必担心,有我们天门在此,司马家的人暂时不敢造次,我先去问问他们退兵的条件。”

    沈振衣摇头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袁使者愕然,果然与邹岳龙说的一样,这位沈三公子实在是恃才傲物,视天下人如无物,也不知道他是胆大还是愚蠢,人家三千铁甲在此,居然连面色都不带变一下?

    他无可奈何,只得先去司马军中,通报身份,自有军士领他去见司马幽。

    司马幽正坐在营帐中看书,瞧见袁使者入内,也不起身相迎,只淡淡拱手道:“司马家围剿弃剑山庄,不知天门使者到来,有何贵干?”

    他语气强硬,袁使者心中打了个突,他可不想引火烧身,只能勉强陪笑道:“弃剑山庄与天门有旧,在下特来讨个情面,为两家讲和。”

    司马幽霍然抬头,目光冷冷盯着他:“弃剑山庄杀我两暗司马,若不报复,世人岂不是认为我司马家软弱可欺?天门打算来搅这摊浑水,是想与司马家为敌么?”

    袁使者连道不敢,他气势被司马幽压住,只能忍气吞声道:“天门绝无此意,司马家要报复也是理所当然,只是想问问司马家要如何做?”

    死了连个暗司马,拦着司马家不报复也不可能,但总不至于要灭人满门吧?

    司马幽霸气道:“此事自有家中老祖作主,我奉命将葬龙谷团团围住,连苍蝇都不准逃出去一只,我已在谷外划线,越线者死!全无例外!”

    袁使者心惊胆战,这是要赶尽杀绝的意思?

    弃剑山庄建葬龙谷,这一段时间有不少墙头草想要来攀附,如今出了意外,都想落荒而逃,谁知才出葬龙谷,还没到铁甲军驻扎之地,只越过了地上红线,就被纷纷射杀,死状凄惨!

    越线者,杀无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