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快胜!
    清辉宗的长老战与宗主战连败,失去了狙击弃剑山庄的资格。

    月神面色变幻不定。

    ——并没有完成骆大天王的要求,回去内城自然会受到惩罚,但自身所受寒心之毒居然治好了,这意味着清辉宗的窘境得到缓解。

    得失之间,难以衡量。

    沈振衣随心而为,也不期待他的感激,只淡淡对邹岳龙道:“既然如此,还请下一关。”

    邹岳龙答应一声,谄媚笑着引领沈振衣出外,好奇地问个不停。

    郭夫子跟在他们身后,失魂落魄。

    ——弃剑山庄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沈振衣的剑法,居然高到这程度?

    他脑中一片混乱,原定的算盘全被打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看沈振衣等人扬长而去,月神才长舒一口气,面色苍白地坐下。

    凉樱一直扶着他,忧心忡忡地看着,又有些将信将疑。

    “师父,你身上的寒心之毒,当真好了?”

    直到现在,月神仍然觉得如堕云里雾里,要不是生机勃勃的身体提醒着自己,他也决不敢相信寒心之毒竟然这么容易就破解了。

    “宗主……”

    几位长老也围了上来,脸上写满了疑惑。尤其是燕赤星,面色阴沉,低声道:“宗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就这么认输不成?”

    月神苦笑,他当然知道几位长老的想法。

    骆大天王钧旨,谁人敢违抗?即使他们之前并不知道月神身中寒心之毒,但既然已经应承了骆大天王,只怕清辉宗回去的日子会不大好过。

    他缓缓运动真气,只觉得体内说不出的舒爽,困扰他多年的寒心之毒已经消失无踪,心里也矛盾得很。

    “事已至此,我们又能如何?”

    月神摇着头,回想沈振衣的剑法,叹息道:“就算不是他出手救我,我们也没了再对付他的理由。此人剑法武学,远在我之上,他能一剑活我,当然也能一剑杀我。弃剑山庄根本不是我们清辉宗能对付的对象,希望大天王……能够谅解吧。”

    他心里全然没底,事到如今,也只是一片茫然。

    与此同时,弃剑山庄在第一关挑战获胜的消息传来,百狮子堂洪隐烈眉头紧蹙。

    百狮子堂驻扎于白塔院北苑,根据抽签,是守着挑战的第三关。

    “弃剑山庄连胜长老战与宗主战,想不到这外城小宗,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洪隐烈早预料到弃剑山庄不弱,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能够摧枯拉朽一般战胜清辉宗。

    “照这个态势,只怕无醒四门也挡不住弃剑山庄。也怪不得骆大天王要让我们来……”

    狙击弃剑山庄的三大宗门之中,以百狮子堂为最强,他们曾有割鸡用牛刀的担忧,但从现在情况来看,只能说骆大天王是未雨绸缪。

    “我自忖能胜月神与王冲,师弟你的实力,也远在这两宗长老之上,看来想要阻拦弃剑山庄进入内城,只有靠我们了。”

    陆传法点头道:“师兄说的是,不过弃剑山庄能够在长老战中获胜,倒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难道他那三大弟子在凶兽攻城时候获取的力量,已经能够固定下来,这一节却不可不防!”

    弃剑山庄底蕴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深厚,弟子战应该可以稳操胜券。

    骆大天王担心的应该也只有一个沈三公子——如今沈振衣能够胜过月神,可见此人确实已经踏入神人境第四重的境界,不可不防。

    洪隐烈为人谨慎,并不能确定自己有几分胜算,但对陆传法却极为有信心。

    但若是楚火萝等人实力突飞猛进,陆传法也得谋定而后动。

    “这倒也是。”

    洪隐烈蹙眉不止,“只可惜我们不便去观战,否则看他们如何对付无醒四门,或可有所端倪。”

    他话音未落,就有弟子急急忙忙赶来报告。

    “宗主,弃剑山庄快胜,无醒四门已经败了!”

    “什么?”

    洪隐烈霍然站起,与陆传法对望一眼,眼中都满是惊骇之色。

    无醒四门与清辉宗实力相当,输给弃剑山庄并不奇怪,但是败得这么快,那就不太正常了。

    陆传法追问道:“又是宗主战与长老战么?”

    那弟子战战兢兢点头,“无醒四门两位长老速败,沈振衣的两个女弟子快剑无双。王宗主连出九剑,连沈振衣的衣角都没沾到,废然认输……”

    洪隐烈面色发黑,涩声道:“九剑?当真是九剑么?”

    无醒四门,以破天九剑为最高武学,招招抢功,一往无前,威力无穷。王冲练成之后,所向无敌,便是比他更胜一筹的高手,都未必敢正面接他一剑。

    若是沈振衣能够让此人连出九剑,那就是让王冲尽情施展了自身的本领,这样还不能伤到沈振衣一根毫毛,未免就有些令人诧异了。

    就算是洪隐烈,面对王冲的时候纵然有战而胜之的把握,却也绝不可能不还手接他九剑。

    “此人的实力,还远远在我们预计之上!”

    洪隐烈面色凝重,心中却豪气顿生。

    “师弟,这一次,又要靠我们拼了!”

    百狮子堂,勇往直前,他们俩人年轻时候也不知道曾遇到过多少逆境,一路行来也都是筚路蓝缕,靠着一腔热血,方能走到现在。

    如今弃剑山庄展现出惊人的实力,也到了考验他们的时刻。

    洪隐烈跃跃欲试。

    陆传法却心中苦笑,当日被人欺压到头上,百狮子堂奋起反抗理所当然,他们胸中一股正气,也不怕什么。

    只是这一次,却是受人胁迫,无缘无故地去压迫其他宗门,名不正而言不顺,胸中雄狮,祖师之念,还能保佑他们么?

    他看这洪隐烈年老佝偻,却又努力挺直的背影,眼角发酸,只咬了咬牙,心中暗忖:“罢了罢了!只跟随师兄,尽力而为便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住百狮子堂一脉传承!”

    陆传法掌心运劲,就见一道红线在他身上流窜,在皮肤表面,隐隐透出无数狮头形状,甚至还隐隐有吼声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