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强迫救人?
    清辉宗拜月虔诚,月神更是其中心志极为坚毅之辈,数百年苦修非同小可。

    他以极大毅力,顶着寒心之毒,修成无上元神流光飞袖,更在剑意之中带上了一股彻骨的寒意。

    满月清辉,宛若冰霜。

    这一剑施展出来,如六月飞雪,仿佛要冻结天地!

    “师父!”

    凉樱掩口涕泣,以前不知,如今知晓月神身中寒心之毒,以她的武学见识哪里能猜不出来。这正是月神以自身武道,借用寒心之毒的力量,增强剑招威能!

    ——这种做法骇人听闻,借着寒心之毒的威力,月神的元神流光飞袖固然能倍增威力,但寒心之毒对身体的侵蚀也自然而然更深一层。

    ——这分明是缩短了自己的寿命!

    想到师父竟然如此决绝,凉樱鼻头一酸,眼泪就忍不住哗哗而下。

    沈振衣却是微笑赞叹。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常人受伤中毒,只会自怨自艾,实力大减。月宗主在寒心之毒的侵蚀之下,心智清明,甚至能反过来借用这天下奇毒之力,这份心性,可比你的机缘更值得一赞了。”

    之前月神能够参悟出元神流光飞袖之法,变化多端,沈振衣已经对他高看一眼。如今见他能够在磨砺之下再进一步,更是赞叹。

    不过赞叹归赞叹,那铺天盖地的剑光,他却仍然淡淡不放在眼里。

    沈振衣站在原地,未曾一动。

    剑光如雪,在他身周飞过,却只是吹动了他的发丝。

    月神的瞳孔收缩,涩声道:“沈三公子,你不避不让,不怕死么?”

    这样的剑法,实际上超出了他的界限,能放而不能收,就算是他自己,也绝不可能抵挡。

    即使对方同样是神人境第四重的武者,面对这样吞噬一切的剑法,也只能退避三舍。

    ——月神下定决意要赢下这一场,却也不想置沈振衣于死地,这才出言提醒。

    “不妨。”

    沈振衣淡然回应,刹那之间,他的身躯已经完全沉入月神的剑光笼罩范围之内,衣袂飞舞,仿佛狂风大作中的飞絮。

    他身形如电,急趋前行,在刹那之间联系点出七指。

    嗤嗤嗤嗤!

    周围人只看到沈振衣的身形一闪,就见月神身子一僵,眉心、胸膛、小腹几处要害同时透出灿烂光点,整个人凝滞不动,一股紫色烟气从他顶门涌出,化作烟柱直冲云霄!

    “宗主!”

    清辉宗的弟子和长老惊呼出声,他们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两人身形刹那相交,旋即月神就僵立动弹不得,沈振衣微笑束手。

    ——难道是一招之间,就分出了胜负?

    这怎么可能?

    月神宗诸人心中只觉得荒谬。

    相反弃剑山庄这边楚火萝等人,就都觉得理所当然。

    反而是师父居然还出了手,这才有点奇怪呢!

    “这个月神的本事还真不小啊!我以为这次师父又是一瞪眼就解决战斗了。”

    “毕竟人家是神人境第四重吧!好歹进入神人境中阶,师父总要稍微认真一点儿。”

    楚火萝与龙郡主窃窃私语,沈振衣却已经袖手退后,静静回到原位。

    ——只有月神一人,还呆若木鸡,立在场中。

    郭夫子与邹岳龙都发怔。

    这就结束了?

    不可能啊?

    就算月神有伤在身,那也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

    刚才那一刹那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郭夫子的目光惊疑不定,转向邹岳龙——毕竟他们的修为相若,难道都没有看清沈振衣是如何克敌制胜。

    邹岳龙漫不经心。

    他还在玩弄着他的草编蚂蚱,他想了想明白了,沈振衣能给他指点这么高明的剑法,境界自然在他邹岳龙之上,那也理所当然凌驾于月神之上。

    沈振衣要赢,那又有什么好诧异的?

    自己看不清楚就看不清楚,反正这草编蚂蚱中的武学邹岳龙一样看不清楚,有什么奇怪。

    ——不过,这时候似乎应该宣布胜负了?

    邹岳龙抬起头,看着呆滞的月神,正想开口询问,却见月神脸上表情激动,转而化为正色,拱手向沈振衣行礼。

    “多谢沈三公子,沈三公子仁义无双,剑法无敌,在下甘拜下风,感激涕零!”

    啥?

    郭夫子张大了嘴,全无平日的儒雅风度,瞠目结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说沈振衣一招之间打败了月神也就罢了,总有个意外不是?

    但月神输了还“感激涕零”,这是什么鬼?

    “师父!你没事吧!”

    凉樱扑到月神怀中,担心地抚摸着他的手臂,害怕他在刚才交锋中受了重伤——他们师徒情深,凉樱也根本顾不上月神认输,清辉宗一败涂地之事,只想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傻孩子。”

    月神凝重一笑,拍了拍凉樱的后背,示意她松开,这才开口解释道:“师父不但没事,还好得很呢。”

    他顿了顿,目光转向沈振衣,脸上满是感激,但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刚才沈三公子以无上活人剑法,点破我周身要穴,让我经脉俱通,以玄奥之法,将我体内的寒心之毒逼出体外!”

    “什么?”

    这一下,惊呼之声更盛。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寒心之毒,无人可解,这一点早就深入人心。

    沈振衣就算有办法能解,怎么可能在两人交手的那一刹那,不需要月神的配合,强行将对方的毒逼出来?

    这是何等神奇的手段?

    他能够强迫着救你,那意味着那一刹那间,沈振衣可以杀死月神无数次!

    就连一直觉得沈振衣了不起的邹岳龙也傻了。

    “这个小子……到底有多强的修为?”

    他心中暗暗嗤笑,心道这一次骆大天王只怕踢上了铁板,等到沈振衣带着弃剑山庄光明正大踏入内城之后,曾经叱咤风云的骆大天王,只怕也要睡不安枕了。

    “好了,既然清辉宗连败两场,那这一场大比,便是弃剑山庄赢了。”

    邹岳龙上前,贼忒嘻嘻地宣布了结果。

    “多谢清辉宗出外比斗,你们可以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