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流光飞袖
    “寒心之毒,你能治?”

    凉樱却是又惊又喜,她不顾一切上前,殷切地望着沈振衣。月神对她来说名为师父,实际上与亲生父亲没什么两样,她一身都是月神养大,岂能眼睁睁看他死得苦不堪言?

    不管沈振衣说的是真话假话,她也总得死马当成活马医。

    “凉樱!”

    月神呵斥一声。

    他满面愁容地抬头,苦笑道:“莫要无礼,寒心之毒怎么可能有人能解?沈三公子不过是消遣我罢了。”

    刚才那一刹那间,他确实心中狂震,为之意动。

    但仔细一想,还是不敢置信。

    就算这弃剑山庄剑法有独得之秘,又能借他们清辉宗的月影真气顿悟,但在治疗上可未必有什么本事。

    寒心天下绝毒,就算是骆大天王也束手无策,月神之所以言听计从,无非是为自己死后宗门的将来打算。

    “可是……”

    凉樱蹙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月神生生打断。

    他不想再让自己有虚无的希望,便高声喝道:“沈三公子,今日一战,势所难免,请出剑吧。清辉宗承你之情,我让你三招。”

    流光飞袖,隐约闪动。

    月神心志如铁,不再为言语所动,这才展现了一番宗师的气象。

    清辉宗诸人全都面若死灰,大部分人是刚刚知道月神常年的伤竟然是无药可治的寒心之毒,这也就意味着宗主活不了多久,这种冲击让他们难以接受。

    “宗主……宗主都这样了,还要打下去吗?”

    “就算今日能胜,那又有什么意义,我们清辉宗何去何从?”

    “既然接了骆大天王的令,无论如何今天也要狙击弃剑山庄,将来只有指望骆大天王照拂了。宗主一向清高,与其他宗门素无来往,想来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会忍辱负重……”

    众人议论纷纷,为前途惶惑不安。

    月神听在耳中,心中更是凄苦。

    他处心积虑,将自己的伤势真相瞒下,正是为了这一班弟子,只是如今被沈振衣一言道破,再也瞒不住了。

    心中茫然,也只有置之脑后,全凭手中一剑,来问答案。

    沈振衣却哑然失笑。

    “你要让我三招?”

    他审视地看着月神,叹息道:“原来你竟然别出机杼,将性命元神融入流光飞袖之中,突破前人桎梏,倒也有所成就。就算是身受重伤,也能发挥出平时的战力,只是不能持久而已。”

    他顿了一顿,感慨道:“这份功夫,在这衰败的武学末世,也算是了得。可惜,就凭你这元神流光飞袖,还是伤不了我的,你还是全力出手,免得后悔。”

    清辉宗功法,拜月而得,借用月华之力,化成自身成就。

    这其中就涉及精神修炼的层面。

    若是更高世界,能够有完整的修行法诀,能够将元神与月华凝结为一体,进入身即是月的境界,自身如月眼,可以从上界抽取无穷无尽的真气,与神相合,几乎至于不败之境。

    可惜此地的拜月传承早已衰败,天地淤塞不通,原本粗浅而有用的法门,现在更是变得支离破碎,月神能够在应用武学之中悟出神、气结合之理,也算是天纵其才。

    对于这种在艰难环境下还有进步的武者,沈振衣总有耐心,这才又提醒了一句。

    月神心中暗惊。

    他少年时多有奇遇,精神力强大,又得异人传授,这才侥幸练成了这一法门。而除了他以外,清辉宗所有人都根本摸不到门槛。

    本来月神天资禀赋皆不突出,也是靠着这一门元神流光飞袖,他才能在一众师兄弟中脱颖而出,成为宗门中全力培养的对象,以至于最后突破神人境第四重,夺得宗主之位。

    ——这本是他武道的秘密,就算是清辉宗中亲近人,知道的额没有几个。

    这沈振衣又是一言道破。

    ——他到底哪儿来的消息?

    想到自己身中寒心之毒都被对方知晓,这点子秘密似乎也不算什么。

    月神苦笑一声,“沈三公子知道的真多,不错,我用的正是元神流光飞袖法,此法以‘变’字为诀要,变化无穷,诡异莫测,沈三公子,可不要大意了!”

    他懒得再说,以免被动摇了心志,长袖挥舞,之间流光如匹练,从他袖中激射而出,几乎是刹那间便成了了一道道剑网,将沈振衣囊括于其中。

    平心而论,月神的武学境界,即使是在神人境第四重中,也不算是最差的一列。尤其是他这流光飞袖一旦展开,覆盖四面,消耗极小,可说是极为强力的攻招。

    一般来说,要对付月神这剑法,大抵都是开局抢攻,压制月神不能轻松的将流光飞袖完全展开,才有一丝获胜之机。

    然而沈振衣却一点儿都不着急抢攻,他瞥眼瞧着月神的剑光,身形如游鱼,在那无算剑光中穿梭来去,从容自如。

    月神蹙眉,厉声喝道:“沈三公子,我说让你三招,你还趁此机会出手么?”

    他对自己的元神流光飞袖充满了信心。

    沈振衣叹了口气。

    这世上的武者,总是太相信自己的武学,也太小觑了别人。

    既然月神这么说了,他也无所谓矫情,否则的话就根本打不下去了,便轻笑一声,手指轻摇,只见一道清光在他指尖摇动,刹那之间变幻三次。

    “三招已过。”

    沈振衣淡然开口。

    这只是三招虚影,根本没有向月神出手,沈振衣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接受别人居高临下的让招。

    “好傲的脾气。”

    月神目光阴沉下来,“既然你如此骄傲,那在下也就不客气了。”

    这一战在所难免,而且他必须得赢,才能取得骆大天王的庇护。

    清光暴涨,有如月光,铺天盖地,弥漫而来!

    只是一刹那间,月神便将元神流光飞袖催动到极致,从他袖中飞出来的剑光,已经不像是流星或者剑气,而是像天河一般汹涌而出,仿佛像是噬人的凶兽,要将面前的一切全部吞没!

    这一剑,惊天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