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第二场!
    月神终于看出不对。

    ——燕赤星的面色越来越青,这不是那种月光金身的青,而是真的因为恐惧和愤怒发青。

    “难道说……”

    他诧异地看着场中局势,燕赤星多年积聚地月华之力不断流出,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不停手,就算不死,回去也得大病一场!

    “住手!”

    月神咬了咬牙,开口喝道:“这一场我们认输了!”

    他伸手一探,燕赤星的身子腾空向后飞起,踉跄落在月神身前,摇摇晃晃连退了好几步,这才好不容易站稳,面色涨得通红。

    刚才他大言炎炎,觉得能够轻而易举战胜楚火萝,没想到出师不利,竟然宗主出手认输,实在是丢尽了脸,一时间惭愧无地,话都说不出来。

    另外两位长老知道他心思,上前安慰道:“这非战之罪,谁知道这小姑娘居然会进入无心问剑的状态。老燕你虽败犹荣……”

    燕赤星苦笑,输了就是输了,还有什么好多说,他蹙眉低声道:“两位哥哥,这女子的剑法怪异,就算没有进入无心问剑状态,也不好对付。她的两位师姐妹,只怕也不简单,你们要小心些。”

    清辉三老,燕赤星年纪最轻,修为却没差多少,对方已经胜了一场,只要再胜一场,长老战就算是赢了。他虽然觉得丢脸,但事关重大,还是得出言提醒。

    两名长老对视一眼,都以为燕赤星是因为输了没面子,所以才这般说话。不过确实不能再输,两人都点头道:“下一场,让大兄先出手,拿下胜场之后,后面也好办。”

    清辉三老中,年纪最大的是卫煌仲,他修行的时间最久,也是天资纵横之辈,只可惜资源不足,一直不能突破到神人境第四重。不过也因此,他将一身武技磨练精熟,月光金身更加稳健,由他出手,纵然对手千变万化,他始终以不变应万变,胜率最高。

    楚火萝打着打着,对手不见了,这才如梦初醒,总觉得有些不爽利。

    “要是再能打一会儿,我说不定又能突破了!”她气鼓鼓走到沈振衣身边,不满地抱怨。

    沈振衣却不以为意:“不过是一次顿悟罢了,以后再找就会就是。修行太快也容易心境不稳,不必太放在心上。”

    啥?什么叫不过是一次顿悟?清辉宗诸人的面色难看,尤其是月神,更哭笑不得。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进入传说中无心问剑的境界而不得,若是能够有此机会,甚至有人愿意用几十年寿命来换取。

    在这位沈三公子的口中,就这么不值钱?

    还是他根本就不识货?

    月神心中有些不屑,面上不屑,淡然道:“长老战第一场,是我们输了。第二场,就请卫长老上场,不知弃剑山庄由哪一位应战?”

    他目光瞟向邹岳龙和郭夫子,这两人都在发呆,一时都没继续主持比武的自觉。

    邹岳龙原来对楚火萝与燕赤星的比斗不感兴趣,一直翻来覆去研究着他那个草编蚂蚱,直到楚火萝突然进入无心问剑状态,这才霍然惊起。

    郭夫子更是愣神,他们俩人都是暗自羡慕,这个年轻女孩儿的资质与运气也实在太好了。

    这无心问剑的状态,别说是这种年轻人,就算是他们,要是能有机会碰上一次,都有可能找到突破原有境界的契机,只可惜这种顿悟可遇而不可求——所以他们听到沈振衣轻描淡写的说法,只觉得痛心疾首。

    邹岳龙本来还想埋怨双方几句,如今听到月神催促,这才想起自己的责任,咳嗽一声,转头问沈振衣道:“你派哪个弟子出战?”

    沈振衣老神在在,他不管人家的次序怎么调动,派出弟子的顺序总是一样,“就由龙郡主接下这一战吧。”

    邹岳龙一怔,欲言又止。

    弃剑山庄三个女弟子,楚火萝与龙郡主实力大致差不多,紫宁君却要略胜一筹。这一点众所周知。

    对方既然派出大长老卫煌仲,乃是清辉三老中实力最强之人,理论上就应该有紫宁君对上——难道沈振衣是想以上驷对下驷之策,来取得这一场长老战的胜利?

    沈振衣可没想得那么复杂。

    他根本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费脑子。

    龙郡主气势沉稳,上前拱手,“请老先生指教。”

    她一向是三个弟子中最老成的一个,虽然知道对手厉害,但也不惧,只宁定心神,静心迎敌。

    卫煌仲迎上前,微微点头。

    他年纪最大,城府最深,刚才燕赤星败下阵来,他当然不会再小觑弃剑山庄女弟子的实力,“这位姑娘请了。”

    身放微光,双目闪烁,虚室生电。

    ——月光金身!

    “哦?”

    沈振衣抬了一下眼皮,微笑道:“此人的月光金身,居然能够修行‘我身如月’的地步,总算真正到了小成。”

    楚火萝听得迷惑,问道:“这什么‘我身如月’,很厉害么?比我刚才打的那个更强些?”

    沈振衣摇头,“也不算很厉害,不过总算是练到了拜月祭祀的正途……”

    他一开口评价月光金身,围观之人包括清辉宗诸人、郭夫子、邹岳龙都开始竖起耳朵听,不知他会做什么高论。没想到沈振衣又说不算很厉害,众人都是哭笑不得。

    不厉害你那么惊讶做什么?

    清辉宗月神、燕赤星和另一位长老黄柏都知道卫煌仲修行月光金身多年,与他们修行的路子已有不同,但是也没看出来威力是不是变得更强。与人动手的时候,别人更无从判断。

    ——沈振衣是第一个明确说出来卫长老修行差异的,听起来似乎还是更高的境界?

    月神心里痒痒,有心想开口询问,偏又拉不下面子。

    好在楚火萝不懂就问,“这月光金身的防御也没多大加强,不过看起来就是比之前那个谁舒服一点儿……”

    沈振衣点头,“正是如此,月光金身,本是求自身清净的修炼武道,将它当作单纯的横练功夫,本身就是谬误,我以为月辉不再,天地壅塞,无人能悟出其中奥妙,这位卫长老倒是幸运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