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拜月传统
    郭夫子一时语塞。

    他特意来向弃剑山庄示好,其实也就是出出嘴皮子,哪里想到有正经方法。

    弃剑山庄怎么算也只有小猫两三只,再怎么排兵布阵,也就是这几人出手,还能怎样?

    邹岳龙嘿然大笑,“郭君子说话冠冕堂皇,但心中实无一策,你别听他的。反正只要你们几个能够胜过宗主和长老战,弟子战不打也罢。”

    想要通过试炼,挑战三家宗门必须全胜,但每一次挑战只需三战两胜,所以只要宗主战和长老战获胜,也就足够了。

    郭夫子苦笑,邹岳龙倒是说得轻松,但沈振衣和三个女弟子,又有什么本事可以连战连捷?

    他是想等着弃剑山庄在这一次晋级失败之后,来结个善缘香火之情,现在说什么都是错,干脆就默然不语。

    沈振衣随着邹岳龙前往白塔院东苑,首当其冲的便是清辉宗。

    “清辉宗这家四级宗门,原本是内城嫡传,不过近几年败落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邹岳龙嘀嘀咕咕,还在为沈振衣解释。

    沈振衣微笑不语,郭夫子却又忍不住了,他苦笑道:“清辉宗虽然败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沈三公子不可掉以轻心。”

    他今天本来目的便是向弃剑山庄示好,便也不嫌啰嗦,喋喋不休道:“清辉宗乃是拜月祭祀之分支,一开始能够沟通月眼的时候,自有其强横之处。后来月眼壅塞,无法通过拜月感悟玄奥之力,也就自然衰落下去。”

    其实天下都有拜月的传统,许多人都隐隐约约,感觉到自身的力量是来自于月眼,就有自发拜月的习俗。

    就比如八修世界之中,沈振衣也曾遇上拜月窟这样的宗门。

    不过拜月窟并不能得到月眼之力,只是形式而已。而当两个世界的链接比较紧密之时,通过特殊的拜月仪式,可以获取从月眼中传来的更高等级真气,拜月传统就更广泛的传播开来。

    ——最初七伤世界便是如此,月眼之中有真气泄漏,故而早期有统一的月皇朝祭祀,以定天地。但后来两界联系越来越远,月眼中泄漏的真气越来越稀薄,皇朝倾覆,分裂成无数小国。

    拜月的传统祭祀便流传四方,渐渐衰落,到了如今,已经几乎完全无法从月眼中获得力量,像清辉宗这种残余的守旧宗门,都已经堕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甚至要与外城之人争锋来苟延残喘。

    “嗯,既然有此名,又得月神之名,想来应该是拜月正统。”沈振衣点了点头,微笑道:“可惜今不如昔。”

    若是以往,月神之名便代表着无上威能,一举手间天翻地覆。但如今继承月神之名的,也不过区区神人境第四重,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虽然今不如昔,但到底还是老牌宗门,武学传承可丰富得很。”郭夫子如数家珍,“其中有一门明月夜剑法,甚为高明,如月光泻地,无可抵挡。三公子要小心了。”

    “哦?”

    沈振衣略顿了顿,略有诧异,叹息道:“想不到明月夜之剑,居然传承在此。”

    他顿了顿,转头对紫宁君三人道:“这一门剑法润物无声,无所不在,无所不侵,对于你们三人的剑法都有借鉴作用,我为你们取来吧。”

    你到底在想什么东西?郭夫子瞠目结舌,他在渲染清辉宗的强大与可怕,但沈振衣似乎毫不在意,反而是把别人的绝学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邹岳龙看他吃瘪,哈哈大笑。

    “明月夜剑法,对沈三公子来说,算得了什么?郭夫子,你就好生看着吧!”

    他摇头摆尾,谄媚地对沈振衣拍马屁道:“三公子,您看这会儿有空,要不你给我讲讲这个蚂蚱?”

    邹岳龙右手还提溜着那草编蚂蚱,在沈振衣面前晃来晃去。

    他琢磨了这几天,只觉得其中蕴含无数武道至理,偏偏怎么都悟不出来,抓耳挠腮,急不可耐。

    沈振衣不搭理他,信步而行。

    早就说过了,这蚂蚱中蕴含的武道绝学,需要自己体悟,才有作用,别人点破,那反而就失去了意境。

    郭夫子本来还想给沈振衣介绍一下月神以及清辉宗几位长老的情况,但这样子也插不上嘴,而且连续被无视好几次,他心中也有气,干脆就闷头跟在他们身后。

    东苑中,清辉宗宗主月神静静地坐着,他外表是个清癯的中年人,身着青衣,面色冷峭。

    在他身后,一个少女略有些焦急的站着,低声问道:“师尊,如今大师兄等人都没来外城,一会儿百人弟子大战,恐怕难以获胜……”

    “不必担心。”

    月神冷冷开口,“难道他们还能撑到第三场弟子战?”

    少女哑口,这话说得也对。

    月神乃是神人境第四重的高手,他对上一个外城的宗主,应该是手到擒来。

    另外三位长老坐在一旁,也是洋洋自得。

    “圣女放心,弃剑山庄不过乌合之众,哪里能比得上我们清辉宗源远流长?”

    “我们几人,轻而易举便将它们的长老击溃,不用再召集弟子,多此一举了。”

    三位长老夸夸其谈,并未将沈振衣和弃剑山庄放在眼里。

    那少女乃是清辉宗圣女凉樱,月神的嫡传弟子,也极有可能是下一任月神。

    她踌躇道:“话虽如此,不过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到底伤势未愈,让他出手,我怎能安心……”

    “小樱!”

    月神厉声断喝,旋即急剧地咳嗽起来,吃力地摆手不停。

    凉樱赶紧上千,轻轻敲着月神的背,面露忧色。三位长老面面相觑,也是脸色难看。

    月神咳嗽了一阵,方才止住,摇头道:“若不是因为我受了这伤,怎会听从骆大天王之言,来做这等琐屑之事?不过你放心,纵然我不能全力出手,压制这外城的什么沈三公子,还是足够的。”

    他顿了一顿,又道:“总之我们这次解决此事,尽快回返内城,只要……有骆大天王支持,咱们清辉宗,总能渡过这次难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