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这么简单?
    “师父也真是找事……”

    楚火萝在旁与龙郡主嘟哝,她觉得根本没必要做好人,以师父高高在上的态度,就算是做了好人别人也未必领情。

    但她也知道沈三公子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那她们几个或许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我不要!”

    馨儿还在抗议,沈振衣却压根儿不搭理她,手轻轻一招。馨儿身不由己,从广圣君的身后飞出,落在沈振衣面前,盘膝坐下。

    广圣君面色微变,“小友好功夫。”

    馨儿天生体质特殊,几乎无法修行武学,但体内有他数百年的精纯真气护身,等闲高手根本近不得身。

    沈振衣居然能够远远将其控制,让她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份本事放在外城,就令人觉得可怖了。

    赶车壮汉福寿仿佛想起了什么,凑到广圣君面前,低声道:“老主人,我想起来了。咱们从内城出来时候,有人提起过这个弃剑山庄沈三公子,说他因为解救凶兽围城,立了大功,提升为四级宗门……”

    “哦?”

    广圣君挑了挑眉毛,这种小事,他挺过就算,也不会放在心上。不过这也能说明沈振衣确实是外城中的佼佼者,这与他的武学境界就相符了。

    “你干什么?”

    馨儿被无形之力拘束,更是恼火,想要挣扎却纹丝不动,咬牙大叫。

    “得罪。”

    沈振衣也不理她,右手一抖,那一枚金针激射而出,直刺她头顶百会穴,瞬间没顶!

    “鼠辈尔敢!”

    广圣君目眦尽裂,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人竟然胆大包天,敢在自己面前动手。这一针哪里是治病,分明是致命!

    天灵一针下去,哪里还有命在。

    广圣君悲愤狂啸,只想先奔过去看孙女情形,随后再将这人碎尸万段!

    但他脚步刚动,旋即一僵。

    ——不对。

    沈振衣这一针下去,若有杀机,以馨儿体内的真气状况,必然会有所反应,引动天地之力的反噬——这本身就是广圣君为孙女做的防护。

    如今这一层防护却并没有启动,难道说此人的武学能够高明胜过自己,绕过这一层防护不成?

    ——如果他真有这本事,又何必对一个小姑娘动手。

    广圣君到底城府极深,稍一思索便觉不对,定睛细看,只见孙女身子摇摇晃晃,却并无垂死之兆,反而是脸上泛起一股红润之意。

    ——这分明是生机重建之相?

    难道这一针下去,还真的逆天改命,换了主脉?

    广圣君诧异之时,沈振衣已经垂手而退,面色淡然,“好了,带她回去休息一阵,半年之后,我再为她用针,便能逐渐重铸经脉,几次之后,自能恢复与正常人一般。”

    他仍然平平静静,好似并不是治愈了绝症,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广圣君又惊又喜,扑上前去搂住孙女,伸手在她脉搏上一搭,脸上便现惊喜。

    ——冰极病骨之人,身上经脉、骨骼全都滞涩不通,虚有其表,脉相类似于无,几乎和死人没什么分别。

    如今馨儿的脉相虽然仍旧微弱,但却有了轻轻的搏动,这一线生机听在广圣君耳中,就不啻惊雷!

    “真……真的!”

    一针下去,主脉贯通,从头顶百会穴到会阴穴,长长的一道脊骨,竟然是在逐渐形成的过程中!

    天地元力丰沛,在体内蓬勃转动,盎然生机!

    “这……这怎么做得到?”

    广圣君狂喜之余,心中更是惊诧。

    ——之前保命堂的铁神医对他解说过金针换脉,在这位神医口中,金针换脉乃是极为精细医道圣术,据断简残篇记载,运用金针换脉手法,原本就是逆天改命之举,要受天谴,遭遇天劫。

    这固然说得有些危言耸听,但金针换脉确实是极为复杂的手法,铁神医研究多年,也只能得其皮毛,自惭不已。

    没想到这年轻人随手一针,便有这般奇效。

    ——这真的是金针换脉吗?

    感觉到自己世界观被颠覆了的广圣君一脸迷茫,抱着昏迷过去的孙女,茫然望着沈振衣,甚至忘了道谢。

    “走了。”

    沈振衣也不图他的谢,事情完毕,也就不愿多留,招了招手,吩咐三个女弟子与他一起收拾东西,扬长而去。

    看着沈振衣的背影,广圣君才反应过来,他沉吟一阵,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交到福寿手上,吩咐道:“你去把我这家主玉佩交给沈三公子,说日后他到内城,若有难处,尽管来找我。”

    这玉佩通体青色,上有白鸟形状,栩栩如生。

    福寿吃了一惊,“老主人,要将这东西给他?”

    这位沈三公子治好了小姐,主人肯定是感激涕零,必然有大回报,但是把这白鸟玉佩交给他,未免也太郑重了吧。

    ——这可是先祖留下来的宝贝,持白鸟玉佩之人,几乎能够得到广圣家的倾力支持。

    “他能救馨儿,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都愿意。”

    广圣君坚定点头,“何况之后还需要他多次给馨儿施针,当然得表示我的诚意。”

    他顿了一顿,又道:“似乎他进入内城,还有什么麻烦,到时候凭着我这玉佩,调用广圣家之力,必然能够轻易扫除,他就与我们广圣家绑在一处,何乐而不为?”

    广圣君虽然不清楚来龙去脉,但是弃剑山庄升级为四级宗门,加上沈振衣的武道修为,居然不能够直接晋级到内城,必然有其原因,大概率便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他当然可以主动出手,为沈振衣扫清障碍,甚至沈振衣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这样就没办法施恩于人。

    所以广圣君干脆狠了狠心,将家传玉佩交到沈振衣手里,让他随时可用广圣家的力量。

    ——正常人,就该感激涕零了吧?

    广圣君觉得自己虽然老了,但敏感性还是不差,收买人心自有一套。

    可惜沈振衣的反应,却仍然淡漠的很,他接过福寿赶来送的玉佩,上下翻看了一下,只淡淡地说:

    “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