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金针换脉
    “爷爷!”

    馨儿大急,急叫道:“怎么能相信这种陌生人?我不要他治。”

    广圣君身子一顿,自然明白孙女的顾虑。

    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无论什么方法,怎么能不试一试。

    若是不成,大不了就杀了此人便是。

    沈振衣不在意他在想什么,不过是信手为之,不算什么大事。

    冰极病骨……他也曾见过一个啊。

    “沈三公子,你目光如炬,不错,我这孙儿确实是冰极病骨,不知你用何方法治疗?”

    病急乱投医,总也得问清楚才好,广圣君久病成医,打算先搭搭这年轻人的脉。

    沈振衣点头,“以金针换脉之法。”

    广圣君旁巨汉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振衣。

    “圣君,他说……金针换脉?铁神医不是说过,这法门早已失传万年?根本就没有人会了?”

    冰极病骨,是病人本身的极度衰弱,其实这人就不该活在这世上,本身就是无药可愈的疾病。

    想要延命,或许还有些办法,但想要彻底治愈,那就得用到逆天改命的方法。

    金针换脉,本身就是一种玄幻的医术,乃是以金针引渡天地之力,直接在身体内部重新构成筋骨经脉的方法。这法门据说在沧澜秘库中有留存,但早已失传万年之久。

    广圣君乃是霸王城中枢核心人物,权势滔天,他也想为孙女寻觅此法,但这么多年一无所获——这在路边随便碰到一个人,居然说会这种方法?

    “小兄弟,你不是诳我?”

    他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

    “是真是假,试一试便知。”

    沈振衣淡然回应,他也没有刻意剖白,反正是否能成,一看就知道了。

    “爷爷,他怎么可能会金针换脉之法!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了!”

    馨儿听爷爷越来越相信沈振衣,心中不满,急急叫嚷,“您可不要忘了,城中黑泽军师一系,一直想对付您老人家,说不定这就是他们设计的圈套!”

    霸王城虽然已成孤城态势,被凶兽团团包围,未来也难有拓展的空间,内部的争权夺利,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广圣君、黑泽军师两派在内城斗得厉害。如今因为广圣君忙于为孙女治病,黑泽军师的势力范围大幅扩张,甚至有东风压倒西风的态势。

    馨儿年纪虽小,心眼却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已经提醒好几次,让祖父不要多费心思,反正她得的是绝症,根本救不回来。

    而广圣家的基业,才是重中之重。

    她这一路上一直在催促祖父早日回返内城,处理事务,避开黑泽一派暗杀与埋伏。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年轻人,自然而然被馨儿归类到阴谋家那一边了。

    广圣君却摇了摇手,拉着她苦笑道:“不过只是试一试,又有何妨。这位沈三公子既然能够一口道出你的冰极病骨,慧眼如炬,想来自有本领,你不可胡说,冒犯了人家。”

    冰极病骨极为罕见,许多所谓神医都未必能够诊断的出来,沈振衣坐在江边,并未回头,居然就能确定孙女的病,就凭这一点,广圣君就敢赌一赌。

    “这说不定是早就有人套好词的!”

    馨儿记得跳脚。

    她具体是什么病广圣君虽然秘而不宣,但是以黑泽军师的本事,当然也能探查得到她的病因——想到这一点,馨儿更是对沈振衣充满了怀疑。

    沈振衣却没有搭理这小姑娘,转头看了看广圣君,蹙眉道:“本来若是有金针在此,现在便可施针,帮她第一引入天地之脉,只可惜手边没有,待过几日,我回去请铁匠打造一套……”

    这人连金针都没有,还想冒充什么神医!

    广圣馨儿眼泪汪汪,希望祖父能够尽快醒悟,不要被这大骗子骗了。

    广圣君却不觉有异,正色道:“孙女病笃,我身边多带有各种药材器具,也恰有一套金针,请沈三公子看看,是否合用?”

    他伸手一招,赶车的壮汉急急捧来一个锦盒,打开一看,果然是金光灿然大大小小一套针具。

    沈振衣粗略看了看,点头道:“做得有些粗糙,不过也勉强能用了。”

    这可是铁神医保命堂的绝世金针!在你嘴里,就是做得有些粗糙,勉强能用的货?

    壮汉嘴唇动了动,想要吐槽,终究还是忍了下去。

    沈振衣食指一挑,锦盒中最粗最长一条金针飞出,稳稳落在他白皙如玉的掌心。

    “来吧,就在这里,先施针为她接一道主脉,延长个几年寿元。”

    他语气漫不经心,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会儿连广圣君都哭笑不得,自己选择相信此人,是不是真的太草率了?馨儿的身体孱弱成这样,若要施针,以往医生都得调养许久,再让广圣君出手,护住馨儿周身脆弱的经脉,这才开始动手。

    ——你现在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就要出手了?

    他犹豫了一下,蹙眉道:“公子可知,我这孙女先天禀赋太弱,恐怕不能猝然治疗,我先用真气帮她打通全身经脉,护住心、脑、丹田、会阴诸处要害,再请公子动手如何?”

    大不了也就是白费一番功夫罢了。

    沈振衣却断然摇头,“不必,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天地之力入体,与你的真气还要起冲突,纯粹是画蛇添足。各人治疗,自有其理,若是信我,一针下去便立竿见影,若是不信,这便请吧。”

    这老人或许是内城的大人物,不过沈振衣也全然不放在心上。有缘则来,无缘则去,本身就是不认识的人,他愿意施以援手,已经是因缘所在,不必太过强求。

    “爷爷!”

    馨儿更是恼怒,这都像是什么话,我要是给你一针扎死了,你赔得起吗?

    广圣君犹豫良久,他转头看着孙女单薄的身影,心中挣扎,终于还是咬牙道:“那就请沈三公子施为!”

    只有拼一拼了,再拖下去,馨儿也必死无疑。

    ——如果这沈三公子增加了馨儿的痛苦,必将他碎尸万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