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骆大天王
    同样的对话,在内城好几个宗门中都在进行。

    骆大天王下谕,针对十九外城弃剑山庄——这件事大家心里有数,但在外面却只字不提。

    内城之中,也就只有这几家接到命令的宗门知晓,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外城中了解之人,更是绝少。

    而现在拜访弃剑山庄之人,却对此事似乎甚为了然。

    “沈三公子,这位是我师叔,也是我们天门的护法。”释迦光轻咳一声,向沈振衣介绍邹岳龙。

    邹岳龙如今正蹲在沈振衣面前,好奇地看着后者。

    他也是一代宗师,在外城更是地位高企,但他却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释迦光不得不为他解释,“邹师叔对你的武学感兴趣,今日来此,也是为了传达天门的善意。”

    “善意却也未必。”

    邹岳龙纯粹是个同门拆台,摇头晃脑道:“沈振衣,你可知道你已经大祸临头了?”

    楚火萝大怒,“老头,你胡说些什么?”

    沈振衣却摆了摆手,阻止了她,微笑道:“邹护法有何教我?”

    邹岳龙一耸肩,慢条斯理道:“你得罪的人不少,听说骆大天王下谕,让好几家宗门下降,压着你不让你通过年终大比,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

    楚火萝与龙郡主面面相觑,紫宁君脸上也掠过一丝阴影。

    “什么骆大天王,竟然这般无耻?”

    楚火萝骂骂咧咧,她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释迦光却是不由手脚冰冷,他今天都是第一次从邹跃龙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

    ——为了弃剑山庄之事,骆大天王竟然亲自开了尊口?

    师叔你怎么没早和我说啊?

    骆大天王骆煞,是内城西北边缘的一霸,实际上掌控着与十九外城相连内城大片区域的控制权。

    他来历已经不太清楚,只知道他靠着心狠手辣在内城崛起,已经是个精瘦的中年人,人称“骆叔”。后来年岁渐长,威望渐重,便被人称为“骆爷”。

    等到这百年来,这一片区域已经几乎无人能与其抗手,他的名号,也就顺理成章地提升为“骆大天王”。

    骆大天王具体有多少年纪已经无人知晓,总之崛起超过了四百年,年纪肯定也已经不轻。

    “师叔,骆天王为什么会针对弃剑山庄?”

    释迦光额头冒汗,他原以为是七宗的什么几个后台恼怒,要对付沈振衣,谁知道竟然牵扯到一条大鳄鱼。

    这可怎么办好?

    他劝着邹岳龙来示好,那是基于他对沈振衣潜力的信心——但是对上强大的骆大天王,这未免有些让人底气不足。

    “我怎么知道?”

    邹岳龙吹胡子瞪眼睛,“也许就是这老鬼脑子不好了,胡乱动手。也可能是有人托到他手下,人家扯大旗作虎皮,我又和那老鬼不熟!”

    天门势力,骆大天王或许要顾忌几分,但是对他们这些天门中人,也没什么尊敬之意。

    邹岳龙和他当然也没什么好关系。

    “哦……”

    别人都大惊小怪,唯有沈振衣淡然处之。

    “那便这样吧。”

    骆大天王何许人也,他不知道,也不关心。

    反正如今大势已成,别说是区区地方一霸,便是霸王城住,乃至玄天九老,也拦不住他的路。

    “你不担心?”

    “不害怕?”

    邹岳龙好奇地绕着沈振衣转圈子,啧啧称奇。

    沈三公子白衣胜雪,态度从容如月,从头到尾,脸色都没变一变。

    “有何可怕?”

    沈振衣毫不在意。

    “不说别的,这一次年终大比,你们就未必能够过得去。”邹岳龙哈哈大笑,先竖起大拇指赞赏,“老夫最欣赏你这种胆大包天的年轻人了。但现在可不是光胆子大就能解决掉。”

    他开始为沈振衣计算,“下来对付你的,可不是你在外城遇到的三级宗门。”

    但凡踏入内城的,在百年保护期之后,一般都能够自然而然晋升入四级,不能晋升的便自然淘汰,也不可能接受骆大天王的谕令来对付沈振衣。

    所以年终大比,沈振衣要对付的是一堆四级宗门。

    “四级宗门,可都是有神人境第四重高手坐镇的。你怎么赢?”

    除非在这短短时日之内,沈振衣能够突破神人境第四重。

    ——他应该还没有神人境第四重吧?

    邹岳龙有点吃不准。

    沈振衣转头对楚火萝等人道:“既然如此,你们几个要抓紧了,神人境第四重,离你们还有点距离,只怕未必来得及突破。”

    紫宁君刚刚巩固神人境第三重境界,楚火萝和龙郡主摸到了第三重门槛,在沈振衣指点之下,一举突破也不是太难。

    但是神人境第四重,未免也太扯淡了吧?

    邹岳龙平日已经说话不着调了,没想到遇上一个比自己说话更不着调的人,不由哈哈大笑。

    “沈三公子,你是想让三位女弟子,去对付内城的四级宗门?好!这口气好大!我喜欢!”

    如果沈振衣真能用女弟子干掉对方的四级宗门,那骆大天王的面子可就丢得大了。

    虽然这种事不大可能发生,但想想就让人觉得解气。

    邹岳龙挤眉弄眼,凑到沈振衣面前,“你有此心,老夫也可以尽力帮忙,你要不要面色武学秘笈?灵丹妙药?老夫也有些路子,帮你搞一些不成问题?”

    想着沈振衣可以用来对付骆大天王,邹岳龙就暗自欣喜,哪怕让他补贴一些,也完全值得。

    ——反正不用他亲自出面与骆大天王对抗,他怕什么?

    沈振衣瞥了一眼邹岳龙,释迦光满面尴尬,这长辈如此行径轻佻,实在让他也没什么面子,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三公子,我师叔也是一番好意……”

    沈振衣微笑点头道:“我知道。”

    他顿了顿,然则又摇头婉拒谢道:“天门好意,我已心领,不过这位什么骆大天王,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内城一霸,何足道哉。沈振衣的目光从来不在这些蝇营狗苟的事物上停留。

    他的目光,早已望向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