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百狮子堂
    沈白鹤带人出城,再去接引弃剑山庄的一批弟子不提。在内城,为了弃剑山庄之事,其实也起了小小风波。

    霸王城的历史已有千年以上,其实就是从内城逐步从小到大,真正的核心只能算是内城。

    内城之中,以城主府为尊。

    传说城主千年之前便已修成玄门绝学,武道不在当今几个大城主人之下。只是他练武成痴,少在人前出现,霸王城的发展规模才没有那么快。

    除了城主府之外,内城还有各种势力——其中天门、鬼蜮算是出挑的两大对头,依次下之,各色宗门帮派组织,多如牛毛。

    其中位于底层的宗门,也是举步维艰。

    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也不想做的事。

    百狮子堂,一个金发老者双目紧闭,脸上的皱纹如刀刻一般,全身气势肃然如刀,即使只是静静坐在那里,身上也透着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

    他的下首,站着一个青衣中年人,面色愁苦,两鬓有风霜之色。

    “师兄,这次骆大天王专门下谕,让我们百狮子堂前往十九外城,参与年终大比,阻挠弃剑山庄升入内城——这事,实在答应不得啊!”

    青衣人忧心忡忡。

    百狮子堂乃是内城中普通宗门的一家。

    也有多年历史,费尽力气才从外城晋升上来,得了内城的资源,这么多年也小有所成,但前途茫茫,终究还是步履艰难。

    百狮子堂堂主金发神君洪隐烈,一身狮子神功已经修成九十九转,只差一转就能功行圆满,将本门武学推到前无古人的境界,也是稳稳当当的神人境第四重高手。

    他的师弟青衣人陆传法,也将狮心剑法修成,如今是神人境第三重巅峰,是百狮子堂另一位最有机会突破到神人境第四重的高手——可惜资源不足,只能靠时间积累,到底在寿元终末之前能不能突破,那还是未知之数。

    洪隐烈一直觉得自己占了师门的机缘,愧对这位天资绝顶的师弟,可惜如今他地位虽尊修为虽高,也很难将宗门所有资源倾注在师弟身上助他突破——毕竟宗门最重要考虑的是传承问题,所有机缘、珍惜药材,都要先用在他的大弟子身上——这就成了他的心结。

    这一次骆大天王找人去外城压制弃剑山庄,内城宗门心中当然都是不愿的,洪隐烈也觉得不屑,但是看到大天王许诺的大量报酬,不由心动。

    “此事关乎宗门发展,若有这一大批药材,或许能助师弟你再进一步……”

    他知道陆传法心中不解,还是坦言相告。

    陆传法心中一阵激动,摇头道:“堂主心意,我已尽知。只是此事未必像骆大天王说的那么简单。我所修剑法,能突破则突破,不能突破也就罢了,何必强求?”

    “哦?”

    洪隐烈眉毛轻轻一挑,“师弟所言何意?”

    他不想做这件事,无非是觉得丢人现眼,身为内城宗门,居然沦落到去欺负外城宗门,说起来真是愧对历代祖师。

    但在洪隐烈想来,他们百狮子堂要出手对付一个外城尚未晋升的宗门,应该易如反掌,陆传法的担心从何而来?

    陆传法知道这位师兄脾气耿直,除了门内事务,大多漠不关心,外城之事更是只会稍微扫一眼,哪里会知道弃剑山庄最近的名声?

    他苦笑道:“堂主容禀,这弃剑山庄非同一般,前几日凶兽突然袭击十九外城,足有千万之数,却被山庄三名女弟子以剑阻之,也正是因此,内城才将弃剑山庄提升为四级宗门……”

    “四级?”

    洪隐烈怔了怔,终于睁开眼睛,“为何内城不直接将它们晋升上来,还要他们参与年终大比?”

    不过他旋即醒悟过来,脸上露出厌恶之色。

    那还用说,自然是有人看这弃剑山庄不顺眼,故而刻意打压。

    不过……他们能够慑服千万凶兽,那说明也有几把刷子。

    “他们山庄之中,可有神人境第四重高手?”

    洪隐烈稍加留心,问了一句。

    陆传法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应该是没有……”

    若是有神人境第四重高手,那无论如何,只要弃剑山庄向内城申报,便可以避开年终大比,直接晋升内城。

    弃剑山庄之人,总不至于这都要藏拙吧?

    没有人会往这个方向去想。

    “既然没有神人境第四重,又怕什么?”洪隐烈嘿然冷笑,豪气顿生,“我猜正是因为这弃剑山庄没有神人境第四重高手,才让内城有机会打压他,非让他经过年终大比才能晋级……”

    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种保护。

    通过年终大比晋级的宗门,一般门中都只有神人境三重高手,可得内城百年的保护,专修武道培养人才,百年之后,这种保护限制才取消。

    这样的话,若是有人要针对弃剑山庄,至少表面上不至于太过分。

    “如果没有骆大天王下谕,也许还真是好意。”

    陆传法知道师兄的意思,苦笑道:“只是如今,明显是内城要压制弃剑山庄。让一个四级宗门留在外城,什么好处都没有,哪里说得过去?堂主,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搅这浑水。”

    弃剑山庄的实力,经凶兽攻城一役之后,也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骆大天王能压他几年,又不能压一辈子,何必要凭空结这么个仇敌?

    洪隐烈长笑,“师弟,你未免太操心了些。他们弃剑山庄厉害,咱们百狮子堂难道弱了?至少还有师兄我在,日后崔霄这孩子,也定能扛起大梁?我们有这传承,难道还惧怕他区区一个弃剑山庄?”

    一个神人境四重高手,足以压制对方一整个宗门。

    洪隐烈觉得此去一趟,无非是麻烦些,总不至于威胁到自身。

    “日后,若是师弟能够借此机缘,一举突破,我们有两个神人境四重高手,便有机会一探五级宗门的线,到那时候,区区一个弃剑山庄,又何足道哉?”

    洪隐烈豪气满满。

    陆传法一凛,躬身道:“堂主雄才伟略,为师弟如此着想,实在是……感激涕零。”

    他知道师兄不仅仅是为宗门发展,也是为了自己,这份心思,实在难以报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