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内城来人
    “大胆!刁民!无礼!”

    杜如封气得面色发青,他根本没考虑过沈振衣敢于拒绝跪下的可能。

    ——当然本来内城封赏,也没有这样的规矩,纯粹是他故意要给沈振衣一个下马威而已。

    没想到沈振衣居然硬顶,这叫他如何下得了台?

    若是寻常,他早就出手诛灭,但……弃剑山庄刚刚立下大功,如果这般行事,只怕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只能退而求其次。

    “来啊,将这弃剑山庄的大门给砸了!”

    杜如封尖声呼喝,手下人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拗不过上峰意志,上前就要动手。

    楚火萝杏眼圆睁,傲然向前,拔剑怒喝道:“死胖子,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手!”

    管他什么内城巡察使,楚火萝天不怕地不怕,还在乎这么一个肥胖的老家伙?

    “你……你你……说什么?”

    杜如封何尝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气得几乎跳脚,信手一挥,想要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

    但他刚一伸手,旁边就有人轻笑阻拦,一道祥云飘过,轻描淡写地托住了这位内城巡察使的手掌。

    “杜兄,稍安勿躁,这位楚姑娘在城门立下大功,这可不能随随便便动了。”

    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儒生凌空而立,远远向着杜如封拱手。

    “郭夫子!”

    “郭夫子竟然也来了!”

    “看来内城对沈三公子也是极为重视啊!”

    众人一片欢呼,崇敬之情洋溢。

    郭松,正是出身于十九外城的一位传奇人物。他力博凶兽,行侠仗义,名声流传于十九外城。数十年前才突破神人境第四重,以个人武力的强大选入内城。

    如今他虽然不在十九外城,名声却没有丝毫下降,但凡提起,十九外城人都是交口称赞,引以为豪,不直呼齐名,而以“郭夫子”称之。

    没想到他居然也来到了弃剑山庄,这下放心了,纵然郭夫子去了内城,他为人正直,必然会庇佑弃剑山庄。

    杜如封的面色发冷,三角眼如毒蛇一般,嘿然笑道:“郭松,我惩治几个不敬的小辈,难道还要你来批准吗?”

    他是土生土长的内城人,平日也不大看得上郭松,只是双方实力地位相若,一时那郭松也没什么办法。

    郭松微微一笑,态度从容,捻须道:“杜大人乃是内城巡察使,当然有惩戒之权。不过今日我们前来,乃是封赏弃剑山庄,这本是大喜事,严师也曾交待过,可千万不能办砸了。”

    他淡淡提了一下官面上的任务,杜如封一凛。他知道郭松的意思,十九外城、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本来都不算什么,但是耐不住有人关注。

    虽然也有人怂恿他对付沈振衣,但是至少不能明面上做得太过分。

    杜如封冷哼一声,“既然如此,就请郭大人代劳吧。他们不愿意出门,这封赏可怎么给,难道还要我们送进门去不成?”

    他决口不提明明是自己要人出来跪迎,这才整出这一番幺蛾子,现在只怪沈振衣不肯出来领赏。

    郭松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在意,便只笑道:“此等小事,不敢劳动杜大人,在下处理便是。”

    他徐徐降下,走到弃剑山庄门口,早有不少人上前向他跪拜行礼,口中只叫“夫子”、“恩公”不一而足。

    郭松一一应答,含笑点头,有不少人他还能叫出名号,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知道是某某之子、某某之徒,态度和蔼之极。

    “这倒是个好人。”楚火萝嘀咕道。

    她收起了剑,饶有兴致地望着郭松。作为神人境第四重的武者,本该高高在上,此人却平易近人,仿佛并不以自身实力而自傲,光这一点,就胜过许多旁人。

    郭松走到弃剑山庄大门前,抬头瞧着那铜剑标志,微微点头,向楚火萝道:“汝等三人斩杀凶兽,立下大功,内城要封赏令师,麻烦通传一声,请沈三公子出来。”

    他说的客客气气,楚火萝便答应一声,“你等着。”转头就向门中走去。

    沈振衣正在沐浴。

    他泡在大木盆中,热气蒸腾,双目微闭,似乎甚为享受。

    紫宁君与龙郡主守在门口,楚火萝匆匆过来,先向两人打招呼,“怎么样?师父要出去么?这会儿又来一个老头儿,态度还颇为恭敬,要不师父就出去领个赏?”

    郭松若是听到这话,只怕要气得笑了,他年龄虽高,但外表不过中年人,肤色红润头发乌黑身板挺直,怎么算不伤老头儿这三个字。

    楚火萝随口乱叫,却也不以为意。

    “不必了。”

    沈振衣的声音从房间中传来,淡淡道:“我懒得见他们,就请你们大师姐出去,领了内城的封赏吧。无论是什么,不必争执,得了便是。”

    内城中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沈振衣才懒得理会。

    他这一次不过是为了救护十九外城的百姓,也想让三个弟子借用剑绝之血,体会更高武道的奥妙。如今两个目的全都达成,是否有什么封赏,他也不放在心上。

    ——沈振衣看透人心,知道如今内城中人对他肯定是忌惮更多,怀疑更多,既然如此,何必要热脸去贴冷屁股?

    这种些许小事,他也不必亲自出面了。

    “这……不大好吧?”

    龙郡主有些担心,紫宁君却是对师父言听计从,已经答应一声,转身便出了门。

    “不妨。”

    沈振衣微笑摇头,浸在水中,闭目若有所思。

    紫宁君走到门口,对着郭松微微欠身,“封赏在哪里,师父令我来取。”

    空中的杜如封气得脸都歪了,这幸好是郭松前去,要是自己去,这老脸可丢尽了。郭松自己仗着有面子,想要笼络弃剑山庄,这会儿自取其辱了吧?

    他又是生气,又是幸灾乐祸,冷笑不止。

    郭松也微微一愕,他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沈振衣会出来见一见,他再说几句吹捧勉励的话,自然可以拉近两家的关系,再图日后。

    ——没想到这位沈三公子,当真不按牌理出牌,居然真的不出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