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惊动四方
    “这一次的兽潮,大多是神境二重一重的凶兽,有少数神境三重。以十九外城的防御力,应该是撑不下来的。”

    大战之后,一片狼藉。

    姗姗来迟的内城官员看着遍地的兽尸,咋舌不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凶兽攻城,满目疮痍,撑过了这一战之后,十九外城的居民忙着重建家园,即使过了好几天,城外堆积如山的兽尸也未曾收拾干净。

    “到底是谁?”

    “是谁灭了这些怪兽?”

    “十九外城中,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内城的执事们议论纷纷,十九外城没破,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倒是外城涌现这种不可控制的高人,让他们头疼。

    ——弃剑山庄。

    ——沈三公子。

    这一役之后,十九外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名字。

    内城,也开始震动。

    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到底是什么境界,要不要引入内城?

    这些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

    至于外城,那就是传说级别的轰动了。

    谁都知道沈三公子派三个弟子出手,拯救了十九外城——有好事者出城门去看了那结果,都是瞠目结舌。

    徒弟尚且这么强,师父要强到什么程度?

    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一个强者,很多人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

    “你看清楚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天门驻地,有一个白发老者兴致盎然地盯着释迦光询问。

    “属下当真不知。”

    释迦光苦笑摇头,他与沈振衣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根本可以说对他一无所知。

    他的剑法从何而来?他到底是什么传承?为什么连他的弟子都能进步这么快?

    别人都在问他,他却压根儿答不上来。

    ——甚至,他都不知道沈振衣他们去了哪儿。

    “传言,弃剑山庄得了沧澜秘库的传承,不知此言可真?”

    白发老者瞪大了眼睛,穷追不舍。

    释迦光微微色变,“此事属下倒是调查过,查无实据。还请邹护法慎言,以免给弃剑山庄带来不测之祸。”

    这谣言在七宗论武之前传得沸沸扬扬,天门当然不会放任不管。

    释迦光调集人手,顺藤摸瓜,发现这是有人故意在散播谣言,只是到底何人所为——他还是查不到。

    这肯定是针对沈振衣的阴谋,释迦光对弃剑山庄颇有好感,所以不想他们为此事困扰。

    白发老者不耐烦地摇了摇头,“知道了!我不说便是,但我不说,有的是别人说。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弃剑山庄想要独善其身,可没那么容易呢!”

    他乃是天门护法,姓邹名岳龙,生性诙谐,行事有如顽童。这一次十九外城这么大变故,天门就近派他过来查探,释迦光心里早就暗自叹气。

    ——好在此事与天门也没有太大的利益攸关,释迦光想着只要与弃剑山庄保持良好的关系,也就够了。

    但挺邹护法的口气,似乎情况还不大对。

    “护法,这次弃剑山庄立下大功,必然是直升四级宗门,可以不必再参加年终大比,提拔进入内城。还有什么问题吗?”

    释迦光小心翼翼问道。

    “哼!”

    邹岳龙哼了一声,洋洋自得,又忍不住炫耀自己消息灵通,神神秘秘道:“你在外城自然不知晓,这次内城其实也是翻了天。弃剑山庄这几个人全无根基,然后将十九外城的几家三级宗门一网打尽,得罪了不少人呢!这次虽然立下大功,但未必就能讨得了什么好处,要对付他的人多得很呢!”

    七大宗门与内城或多或少都有联系,内城中的势力,也等着这些宗门晋升上来,好为自己所驱使。

    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沈振衣将这七大宗门杀得没了火种——虽然是七宗自己找上门去送死,但内城那些老爷们,可不在乎这种细节。

    “那……”

    释迦光动了心思,“要不然我们天门笼络这位沈三公子呢?若是在这种时候,天门向他示好,日后必有回报。”

    邹岳龙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释迦光,“你傻了是不是?没错,这位沈三公子可能修为不差,但他能报答得了天门什么?你在外城呆久了,眼界也如此不堪?”

    在城外的战场,邹岳龙也去看了,确实令人惊叹,不过考虑到对付得主要是神境一二重极少数三重的凶兽,这剑法威力强极也有限。何况从泄露出的气息来看,出手之人对力量的控制还有很大的问题,显然并非自身修炼所得,很有可能是借用外界的力量。

    ——在外城,这确实是惊世骇俗的武学,但放在内城,也不过尔尔。

    如果想将弃剑山庄纳入麾下,那天门或许会想办法拉拢沈振衣,但现在明显沈三公子是个烫手的山芋,为了要这么个人,很有可能得罪内城其他几个大势力,天门当然不想干。

    邹岳龙觉得以自己的智商都能想明白这事,怎么这一个一向以智慧文明的外城执事反而钻牛角尖了呢?

    释迦光苦笑,“护法,可能是我真的糊涂了。但我心中总有一种感觉,这沈三公子并非池中之物,一入内城,便是蛟龙入海,必能掀起大风浪,我们天门若有机会与他交好,千万别和他敌对!”

    前车之鉴太多了,释迦光直到现在还能回想起当初在山中看见鬼蜮冷喉尸体的那种冰冷感,七大宗门的宗主不信邪,结果也是死得泥牛入海,无声无息。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还怕他能威胁到天门?”

    邹岳龙吹胡子瞪眼睛,连连摇头,“我们天门底蕴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放心,我自然会照顾你的朋友,但你也不必危言耸听!”

    他顿了顿,笑道:“反正现在要去得罪弃剑山庄的,乃是内城的执事,我们在旁看热闹也就行了。”

    邹岳龙挤眉弄眼,忽然身子一纵,提起释迦光飞驰——原本他对此事不打感兴趣,但释迦光说的如此有趣,他还真想去亲眼看看,到底会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