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玉石俱焚
    “是……是谁?”

    庹万年脑中浮现出一个不可能的人选,但很快又否定了。在霸王城十九外城中,只有一个人屡屡创造奇迹,但即使是他——未免也太夸张了。

    “弃剑山庄。”

    “沈三公子。”

    烟飞鸿的语气殊不平静。

    在回来的路上,五大天罡垂头丧气,她双目不能视物,反而想通了许多事。

    沈振衣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估。

    所以七宗宗主围攻弃剑山庄,本身就是送羊入虎口的笑话,而万俟绝境带着星月兽皇赤帝网去做黄雀,也当然是被人一口吞了。

    ——他再无消息,简直理所当然。

    “什么?”

    “真的是他?”

    庹万年与颛飞同时惊呼。

    他们都想到了这个名字——但却不敢相信自己。

    “怎么可能?雷将大人功参造化,难道……难道沈振衣神人境第四重不成?”

    “他进入七伤世界,也不过才短短时日,连第三重的真气积累都过不去,何况是第四重的顿悟?”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不必多想了!沈振衣的女弟子都到了神人境第三重,他到底什么修为,谁能预知?”

    烟飞鸿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总之如今情况有变,剑绝之血既然没有到手,便玉石俱焚,将功折罪吧!”

    这一次算是潜伏多年的兽心人组织大行动,几乎暴露在霸王城城主府眼皮子底下,动作嚣张,然而却未曾取得成果,甚至折了一位雷将,这次回去,他们统统都得被治罪。

    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引动凶兽攻城,将十九外城彻底毁了!

    烟飞鸿早有了这打算。

    庹万年与颛飞本来还有所顾虑不舍,现在听到传回来的消息,更是魂飞魄散,当下就听命行事。

    这玉石俱焚的计划他们早有准备,当晚便焚烧异香,狼烟滚滚。

    沈振衣与三个女弟子本来正在悠闲而行,准备在九斋湖之外,再寻一处修行之地,突然顿下脚步,若有所思。

    “怎么了?”

    楚火萝一路叽叽喳喳,一直在说沈振衣的丰功伟绩,对最近的参悟与突破也充满了期待。眼见沈振衣神色有异,好奇问道。

    沈振衣面色沉肃,微微摇了摇头,“没想到他们执迷不悟,出了这样的变故,还想着要遮掩害人,真是人心险恶。”

    他叹了口气,“今夜凶兽将会攻城,我们先去城墙边上,暂时帮上一把吧。”

    “凶兽攻城?”

    楚火萝与龙郡主面面相觑,不敢置信问道:“怎么会这种时候,突然有凶兽攻城之事?”

    听沈振衣的意思,好像还是人为的?

    “他们燃烧了七转木樨香,此味对凶兽极有吸引力,这一旦燃起,方圆数万里的凶兽都会集结,十九外城难以抵挡。你们刚刚提升境界,正好拿这些凶兽来磨练剑法。”

    之前虽有找兽心人组织的三天罡试剑,但毕竟不是生死之搏,难以将她们三人刚刚吸收的剑气发挥到淋漓尽致,也不能将自身武学完全融合。

    原本沈振衣也在犹豫,是先让她们几个继续提升,还是以战养战,培养实战经验。

    如今有人燃起七转木樨香,凶兽集结,刚好是一战的机会。

    龙郡主咋舌,惊呼道:“什么人竟然如此残忍?方圆数万里的凶兽,谁知道会引来什么怪物,如果一举破城,那十九外城百姓,岂不是死的苦不堪言?”

    而且一旦城破,凶兽涌入,想要驱除干净旷日持久,可能几十年内,十九外城都无法恢复生气,修补城墙,这就是间接害死了亿万人。

    谁能做得出这么残忍之事?

    “兽心之人,已无人心,也不奇怪。”

    事已至此,沈振衣也只淡淡慨叹,“自作孽不可活,只要我们紧守城墙,不让凶兽入侵,便能救得城中百姓。”

    “是!”

    紫宁君、龙郡主和楚火萝三人一起称是,她们知道这是正经事,也都打起了精神,追随沈振衣,急急向城墙赶去。

    ——此时,城墙边的斥候却都已经慌了神。

    “有大队凶兽,向十九外城的方向涌来!”

    “城外游民,已经急速向城内撤退,但照这个速度,一二日之内,便有大批凶兽会涌到城下,到时候如何应付?”

    “快向内城求援,快放烽火!”

    “我们得先禀告外城令与城门令大人!他们二人又到什么地方去了?”

    守卫们像无头苍蝇一般,想要找庹万年与颛飞二人报告消息,却怎么都找不到这两个人,更添慌乱。

    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几扇主要城门的机关都被人破坏,几日之内无法修复,甚至不能完全关闭的时候,心中的绝望更是不用再提。

    “这些城门……这些城门……”

    城墙与城门,是抵挡凶兽入侵最重要的防线,若是野战,人族根本无法应付一拥而上悍不畏死的凶兽,只有依托于城墙,形成空间上的优势,才能够勉强与凶兽对抗。

    饶是如此,每次凶兽攻城,守军也往往都损失惨重。

    如今城门破坏,凶兽早晚能够发现破绽,涌入之后,根本无法遏制。

    怎么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了?

    有人在捣鬼?

    守军们揣测着,惨呼着,自知必然无幸。

    “事到如今,也只有组织敢死队,堵住城门,无论如何,不能给凶兽打开缺口。只待内城来援,十九外城便能得救。”

    有老成之士提供了唯一可行的方法,“我们既为军卒,就要舍身护民。如今有七座城门,需要七支敢死队,诸位兄弟,就请自愿保命吧。”

    在城墙上抵抗凶兽,虽然也凶多吉少,但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在城门充当填空隙的敢死队,那是必死无疑。

    内城的援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按照惯例,至少也要十日左右。

    十日鏖战,什么敢死队,什么强悍的武者,都应该已经死的精光了。

    守军们面色惨白,只有极少数悍勇之士,才陆陆续续报名踏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