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怒天下,平天下
    沈振衣并不是个冷漠的人。

    接触他时间久的,比如楚火萝、龙郡主,都知道他表面淡漠,其实内心是个温柔的人。

    但他出手的时候,总是很无情。

    仿佛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剑出无悔,虽无杀意,却也没有慈悲。

    他杀人从来没有心慈手软,情绪仿佛也不会因此而波动,永远处于最平静的巅峰状态。

    梵天女的攻势,都是以情绪为主导,引动天地之力的急剧变化,从而形成奇特的攻击模式。

    一旦情绪被其影响,攻击的力量就更大,就更难以抵挡。

    之前哀、悲二意,都是伤人肺腑,如今怒意,更是五脏俱伤,即使没有被笼罩在内的猪人,都觉得五内俱焚,摇摇晃晃,出全力护住周身,才不至于被这招意所影响。

    “刚才的哀江南悲塞北,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这一招,还真有点意思!”

    楚火萝退得远远的,这怒天下之意气势甚烈——但这会儿她已经一点儿都不为师父担心,甚至优哉游哉。

    “这招式与之前一脉相承,大悲大喜,修炼之人的情绪也得动心忍性,无情不动,否则的话难以承受心脉的动荡变化。”龙郡主稍微一感知这招意的变化,便觉得五内俱焚,胸口烦闷。

    紫宁君稍微好一点,本来她也心似冰清,没什么动荡起伏,所以远远感悟招意,还能自控。

    ——沈三公子站在怒天下的风口浪尖,却依旧面色不变,从容自若。

    梵天女只觉得心越来越冷。

    怒天下撕裂天地的威势,并不是这一招的核心,核心是招式中裹挟的悲愤之意。

    恨天恨地,灭尽苍生。

    这一招既出,就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如果对手能够控制,那就极为恐怖!

    沈振衣淡然微笑,微闭双目,他似乎在体会和享受着招意,偶然和轻轻叹息。

    “可惜。”

    “当初哀江南与悲塞北,以情入武,可称绝妙。只是这怒天下一式,强则强矣,终究误入歧途。”

    “未能伤人,先要伤己,这是同归于尽招式,未免有点太傻。”

    沈振衣慨叹一阵,身在迸裂的世界中游走,只见他手指点处,生机重现,竟然是与白纱的撕毁之力对抗。

    梵天女眼睁睁地看着他演化虚拟的生机,在自己发出的招式之中,竟然控制不住自身。

    其余人,更是看得呆了。

    ——之前梵天女怒天下一招出手,就连被禁天血魔阵困住未能离去的五大天罡的都呆了。

    这招式的威胁与力量,让他们都感觉到惶恐不安,就算是古雷将仍然活着,只怕也要退避三舍,此时这股愤怒之意,更是对着他们五人有生杀予夺之能!

    梵天女的实力,比他们预估的还要强!

    就算是沈振衣不来,这一次兽心人组织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我们这次,当真是一败涂地。”

    烟飞鸿双目流血,表情木然。

    这本来有一次相当顺利的开头,他们一举解决了十九外城的高手,料想以霸王城的官僚效率,这段时间会形成高手的空白,有雷将率领六大天罡,在九斋湖可以为所欲为。

    可是从第一个万俟绝境的失陷开始,他们就走上了败亡之途。

    “烟姐,我们还是得等他们分出胜负才能走了……幸好是沈三公子必胜……”

    素苦初长叹了一口气,“他应该会放我们走的,之前就说过只要我们陪他的弟子试剑,便不管我们作为。”

    当时觉得沈振衣托大,现在素苦初只觉得是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像沈振衣这样的人物,总不会说了不算。

    “是。”

    烟飞鸿点头,“他应该会饶我们的性命,刚才我说日后会去报答,也是存了试探之意。他既然不在乎,应该就不会杀我,所以你们一定要睁大了眼睛,仔仔细细地看明白了。这人武学到底如何,出手怎么样,我们看不明白,便一五一十向上级汇报,总有人能够看得清这位沈三公子的底细。”

    他们确实不是沈振衣的对手,就算是雷将级别,对手也不过就是一指杀之。但是在他们身后,有庞大的兽心人组织,一级级问上去,总有比沈振衣更强之人。

    “九斋湖这次惨败,死了一位雷将,便是组织内部也不会不重视。我们一定就要活下来,看着组织为我们报仇!”

    烟飞鸿话虽这么说,面相沈振衣白衣胜雪的背影,却只觉得敬畏,并没有什么仇恨之意。

    ——因为恐惧,甚至连仇恨都不敢。

    ——连愤怒都不敢。

    如今出手的梵天女,突然发觉自己也同样处在这样的境地,自身的情绪竟然在脱出掌控之外。

    怒天下一招,本身就是以如狂的怒意来推动的诡异招数,她心中的愤怒,却在渐渐流失,在沈振衣的操控之下,渐渐变得平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辈梵天女创出这一招为禁招,是以自身付出极大代价来玉石俱焚的武学。梵天女心血来潮,对沈振衣用出这一招,是因为古老的遗训,在沈振衣破除悲塞北的时候用出的剑招。

    她当时心中无念无想,也没有恐惧,在施展怒天下之后,情绪更完全被愤怒所占据,不去想别的东西。

    这时候缓缓恢复,心中才感觉到讶异无比。

    ——这位沈三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要比历代梵天女更熟悉这哀、悲、怒三式,为什么他能轻而易举地消解这情道武学?

    “怒天下,并非正道,此事怪我。”

    “以我之心,哀江南、悲塞北之后,有天下之志,可也。”

    “不过,并不是一怒摧毁天下的招式,而是以和为准,以平为念,天下苍生,太太平平。”

    沈振衣的语声飘渺,恍若如云中传来。

    “这样的招式,或许可以称之为——”

    “平!天!下!”

    梵天女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洪流倒卷,回入身躯之中,在经脉中不断游走,竟然是在改动她出招的真气线路!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沈振衣在实战之中,不但破招,还在改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