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初月
    剑光如月光。

    清冷,温柔,却无孔不入。

    即使是万古长城,终究挡不住月光。

    倾泄而出,月光笼罩之下,白纱如同融化的千堆雪,纷纷退避。

    沈振衣负手而立,轻声吟唱。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亘古之初,月眼不移。”

    如果说梵天女的攻击,乃是万古变迁的沧海桑田。那么沈振衣的应对,便是——

    ——不变!

    这世界沧海桑田,变幻不停,无论是天地还是人心,都难以永恒。

    唯一不变的,只有天顶静谧的月眼。

    月既不变,我亦不变。

    根本无法看到沈振衣出剑,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否真的曾经出剑,剑光却如月光一般满溢。

    哀江南,落空!

    江南之哀,无非是故国凋零,华厦倾颓,但在永远不变的月光之下,仿佛冷眼旁观,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沈振衣无声无息之间,已经破了梵天女的第一招。

    “怎么……可能?”

    两名无情道人的脸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紧皱着眉头,张大了嘴巴,怔怔地看着月光下负手的沈振衣,话都说不出来。

    古雷将倒吸了一口凉气,轻轻捏紧了拳头。

    他终于开始正眼看着沈振衣。

    ——如果说之前一切可以解释为侥幸,那么现在沈振衣以“不变月光”的剑法,破解梵天女的哀江南,终于展现了高明到不可思议的剑道境界。

    这人……到底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古雷将忽然觉得心中没底。

    “你这是什么剑法?”

    梵天女蹙眉询问。

    从沈振衣的剑法中,她感觉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虽然清淡平静,却比她哀声戚戚的哀江南更加令人忍不住要落泪。

    这种剑意,深入到了情绪中,可说是剑意之神。

    “此剑名曰——初月。”

    沈振衣淡然回应,似乎带着些感慨。

    “这本是一位身受情伤的女子所创剑法,她遇人不淑,颠沛流离,到晚年凄怆冰冷,只求人如初见,月如初圆,这才悟出初月一式。”

    他叹了口气,顿了顿又道:“可惜,月能不变,剑亦不变,人心却不能不变。纵有无敌不变之剑,终究也难挽回岁月。这剑法便随她殁后,葬于深谷,不曾流传。我偶然得之,便展于人前,不至使明珠暗投也。”

    “初月……”

    梵天女默默咀嚼这两字,忽然觉得一股莫名的哀戚之意从胸口勇气,心口一痛,鼻子发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场中一时静默。

    大部分人,都为沈振衣的剑法震慑。

    古雷将与梵天女各出一招,不但未能奈何不了沈三公子,甚至不能让他动上一动!

    如今大家心中不由都怀疑起来——会不会这两人真的三招都无法逼退沈三公子,剑绝之血最终要落在他手里?

    灭生堂与兽心人组织费了这么大力气,难道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古雷将咳嗽一声,打破了沉默。

    他涩声道:“沈三公子的剑法果然高明,不过想要在古某三斧之内,不退一步,也未免托大。刚才天女既然出了一招,那么接下来,便又轮到在下了。”

    古雷将语声坚毅,稳稳地向前跨出一步。

    这次的任务只许胜不许败,他没有退路。

    沈振衣的强,反而是激发了他的斗志。

    这时候,他才将沈三公子看成一个真正的对手。

    “请。”

    沈振衣并不介意车轮战,“古雷将还有两招,无论怎样,能够逼退我一步,便算是你赢了。”

    他摊开双手,月光流转,晶莹如玉。

    梵天女一挥手,十二道白纱急速撤回,旋转于身周,将战场重新留给古雷将与沈振衣。

    古雷将却没有急着出手,头盔下的眼珠骨碌碌转动,肃然开口道:“沈三公子这一手初月,凝滞时光,封锁攻击,可说是第一守招。我刚才想了半天,欲要破除沈三公子的防御,非得要有千百倍巨力不可。”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境界远高于沈振衣,千百倍巨力也未必拿不出来,但现在沈振衣的境界摸不到底,他也不敢那么自信。

    “在下不才,只有全力一击,此招名曰巨斧开天,还请沈三公子品鉴。”

    他双手捧着巨斧,斧刃正迎着日光,闪烁七彩耀目的光芒。

    “开天?”

    沈振衣看了看古雷将的斧头,轻轻叹息一声。

    “天地之大,何以开辟。你的斧头虽然强,但用‘开天’二字,实在未免僭越了些……”

    他曾经见过真正开天的巨人,混沌开辟,天地分开,那种伟力,是七伤世界之人根本不可想象。

    古雷将的眼珠一转,干笑道:“在下之斧,当然未能有开天之威,只是个比喻罢了——总而言之,这便是在下的全力一击,沈三公子可要当心了!”

    沈振衣微笑,“也是,是我太认真了。”

    他摇摇头道:“既然你的斧以开天为名,那我就以一招覆地之剑来接吧,请。”

    沈振衣懒得多说,轻轻挥手,示意古雷将可以开始了。

    “你不用初月之剑?”

    古雷将却吓了一跳。

    在他想来,沈振衣的初月剑法如此高明,简直是守御之最,他能以此击破梵天女的哀江南一式,必然是得意绝招——这种绝招总不可能有许多吧?

    刚才他想了半天,便是想怎么破这一招初月。

    结果沈振衣居然对他说,不用这招?

    你是在逗我?

    古雷将的脸都像是菊花一样皱成了一团。

    沈振衣却不在意他的感受,微笑道:“一剑之美,用了一次便已经够了,天下剑法这么多,总要多展示才好。”

    难道你还能精通天下所有的高明剑法不可?

    古雷将不信,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随沈三公子你了!”

    他高举巨斧,浑身铠甲缝隙中陡然喷出黑气,背后披风扬起,猎猎有声。

    从他脚下开始,数道闪电形状的裂缝四面绽开,仿佛大地即将开裂。

    而天空黑云翻涌,刹那间光线便暗了下来。

    轰隆!

    巨大的雷声响起,仿佛史前巨兽的嘶吼。

    密云不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