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白纱宫墙
    无情道人却不这么想。

    那两个道人对视一眼,冷笑道:“司马公子,何必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古雷将若是三斧拿不下这油滑小子,可不代表咱们姑娘不行!”

    无情道与他们司马家本来就不睦,虽然同属灭生堂,但彼此之间看不顺眼,这次来外城执行任务,他们对司马幽也没什么好脸色。

    司马幽苦笑,他真不是想争什么,只是这个沈振衣实在太古怪。别人没有接触过,他可是清楚得很。

    “天女……”

    他试图向梵天女解释,然而梵天女也摇了摇头,“先不要心急,看看古雷将的结果。”

    梵天女也很好奇。

    刚才沈振衣一动未动,却避开了巨斧轮回,这到底是什么武学,她还未曾看清。

    ——但在骨子里,她还是不相信沈振衣有威胁到她与古雷将的实力,所以仍然没有提高警惕。

    司马幽欲待再说,古雷将却突然转回了头,皮笑肉不笑地对梵天女道:“我已出了一招,没能把这小子拾掇下,为了公平起见,你们灭生堂要不要先来试试?”

    他迟迟没出第二招,就是想要摸清楚沈振衣的底细再说,可是无论怎么回想,都想不起刚才巨斧轮回一招对方的应对,这就让他有点儿发虚。

    并不是拿不下这个年轻人,但是总得有万全把握才好。

    ——刚才他抢着出手,是因为觉得可以轻松一招秒人,抢先夺得剑绝之血。

    可现在看来,对方也有底牌,何必做了出头鸟,让灭生堂的人试试,自己再观察观察不是更好?

    梵天女一怔,这种时候当然不能说不答应,不然岂不是堕了威风?

    她傲然道:“既然古雷将没有把握,那就让我来试试就是。”

    言语上也不能吃亏。

    古雷将讪讪一笑,他年纪大了,小小面子挫折压根儿不放在心上,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在说出一斧取沈振衣性命不果之后,还好意思赖在这儿。

    只要能够得到实际的利益,何必在意一时的面子。

    “梵天女要先来赐教么?”

    沈振衣倒不在乎,他静静站在原地,“那也好,三招之内,只要天女能够逼我后退一步,这剑绝之血就交给你。我还会将这东西的正确使用方法告诉你,这也算是我的赔礼。”

    剑绝之血,真要照他们想的那么用,只怕流毒无穷,如果真的落在他们手里,沈振衣肯定是要指点一二的。

    不过现在剑血主动认主,宝物有德者居之,沈振衣也就却之不恭了。

    梵天女上前一步,蹙眉道:“沈三公子,不可否认你确实惊才绝艳,但是与庞大的灭生堂比起来,那就根本不算什么。我这次出手,不仅仅是为了取回剑绝之血,也是希望你能够认清现实,莫要螳臂当车。”

    “天女好意,在下心领,请尽管出手便是。”

    沈振衣淡然而应,并无半分情绪的起伏。

    像梵天女这样的人,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只可惜有的时候,也真的只是错觉而已。

    梵天女也不以为忤,长袖轻招,十二道白纱展开,滚滚有数十丈之遥,仿佛帘幕或是宫墙,高高竖起。

    “我这轻纱,如万里长城,隔绝天下,层层压迫,纯粹以境界压人,实在不算是什么高明的武学,但却逼人正面对抗,沈三公子要小心了。”

    她点点头,坦然相告。

    ——沈振衣毕竟不是敌人,她只是要将剑绝之血取回而已。

    司马幽以手扶额,想要阻止,却怎么也来不及了。

    沈振衣微笑,“我理会的。”

    呼——

    只听风声骤起,十二道白纱越升越高,近乎遮天蔽日,一举将沈振衣笼罩在内。刹那之间,有起高楼。

    此时就听梵天女轻声吟唱,“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刹那之间,那白纱堆轰然塌下,正如千丈悬崖,一举崩碎,要将人掩埋在内!

    “师父!”

    楚火萝等人大惊,没想到梵天女的招式如此古怪,看上去不起眼,一变动之间,却有这般威势!

    古雷将也为之一凛,刚才他与梵天女都是试探性的交手,这招绝招也未曾使出,要是自己遇上,应对起来也有些麻烦。

    他现在更加洋洋得意,预先让梵天女出手,查看双方的底牌,那是最好不过。

    ——但是,沈振衣这小子不会挺不过去,就在这朱楼坍塌之中丧了命吧?

    如此一来,还得与梵天女一战,硬抢那剑绝之血。

    古雷将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偷偷往梵天女背后挪动,一旦确定她败了沈振衣取得剑绝之血,就要从背后出手偷袭!

    这时候梵天女还顾得上回头安慰弃剑山庄中人,“你们不必担心,我这白纱宫墙虽然坍塌凶猛,但自然将你师父隔绝在天地空隙之中,不至于危急生命,只要他认输,便能脱出,你们尽管放心便是。”

    她出手自然有分寸,不可能像兽心人组织一样杀人如杀鸡。

    “我师父才不会认输!”

    楚火萝嘀咕一句,刚刚猝不及防确实有些惊讶,但是沈三公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绝不至于在这儿翻船!

    她对师父有着充足的信心。

    沈振衣,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

    就在这几人说话间,只见那那坍塌的白纱越聚越多,仿佛永远没有止境的堆积下去,只是外表却像是波浪一样,起了涟漪。

    仿佛是在这遗迹掩埋之下,藏着什么可怕的怪物即将出世!

    嗡嗡嗡!

    嗤嗤嗤!

    振动声先起,随后便是丝缎破裂声。

    梵天女面色微变,目光转向白纱堆的中央,就听石破天惊之声响起,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